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九十一章 王梅花

九十一章 王梅花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什么,楞伽花竟有如斯典故?”

    “楞伽花是淫花,第一次听说。”

    “不过其花瓣可以入药,确是事实……”

    “献坟籍和南华说,是什么著作,我怎么没听过……”

    “…………”

    说话之人,正是许易。

    适才那番论断,当然是胡说,不过却非全是胡说。

    楞伽花的药性,乃至楞伽花的命名,的确是他曾从典籍上看来。

    其余的诸如《献坟籍》、《南华说》,天知道是什么典籍。

    杜撰是杜撰,但许易将局势把握得极好,他相信,即便是杜撰,也能从容过关。

    “原来,看来却是圣母之仁德,感动天地,才将这淫花之海乱去,若非先生开解,我等还懵懂不知,谢过先生。”

    一位身材欣长,面容英俊的白衣公子,抱拳说道。

    许易抬手为礼,“三圣子太客气了。”

    说话之人正是许易当初在天神殿所见的三圣子,今日相见,三圣子依旧一副雅量公子的形象。

    “老三,你到底是何意,这人明明是胡言,其中必有情弊,你怎的就听信了。”

    嘉怡女主大急,向三圣子传心念喝问。

    三圣子传心念道,“即便是胡言,也是救场,难道二姐想要对天下人说,是圣母不够仁德,才发生了如此意外?还是说如此意外,正是上天对圣母的惩罚?”

    “二姐,你到底是我天家贵女,倘若再处处为那妖僧张目,我这个做兄弟的是不好说话,但圣主陛下一旦动怒,二姐您细细思量。”

    三圣子冷冷地传去心念。

    本来,此次法华会,三圣子就懒得参加,尤其是嘉怡女主还请来了机辩那妖僧,又弄出什么楞伽花海。

    三圣子更不耐烦了。

    如今楞伽花海被毁,正合他心意,免得他妖僧因此而更负盛名。

    三圣子的话虽不入耳,嘉怡女主却是听进去了。

    旁的不管,楞伽花必须是邪的、恶的,否则何以佐证圣母陛下受天心体量。

    嘉怡女主一表态,刘子铭简直呆若木鸡,实在弄不明白还有这种搞法。

    颠倒黑白,逆乱阴阳,当真是在两张皮之见。

    若非今日亲见,他真以为此事只能现于典籍,完全是夸张之说。

    “居士之舌,如利剑长枪,贫僧生平仅见,楞伽花自古便为我佛门圣花,岂会因居士的三言两语,便沦为邪恶。倒是居士自己,如此不积口德,恐有恶报。还望居士幡然悔悟,莫在歧途越行越远。”

    安坐在嘉怡女主左侧的青年和尚朗声说道。

    此人正是圣辉城中有名的高僧,法号机辩,信徒颇多。

    和尚生了副好容貌,高大的身材,长手长脚,一襟薄衫敞开着胸怀,露出雪白而紧凑的皮肉。

    五官精致,轮廓好似雕塑而成,稳稳坐在那里,宝相庄严中夹杂着一抹妖艳,真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和诱惑。

    许易微笑道,“众星罗列夜明深,岩点孤灯月未沉。圆满光华不磨莹,挂在青天是我心。大和尚,佛家的那一套,我懂得不比你少,要不要当场以诗论佛,辨辨高下。”

    此诗一出,满场又是一迭的叫好声。

    机辩:“……”

    饶是他佛法高深,此刻也忍不住想骂人。

    他忽然发现眼前的家伙,出乎预料地难缠。

    宏论佛法,他当然无惧世上任何人。

    可以诗论佛,显然又是另一回事。

    适才这人两首不知是自创还是抄袭的两首是诗作,无疑显露了极高的才华。

    倘若这位始终保持着这种水准,机辩除非失心疯了,才会与他当众以诗论佛。

    可以机辩的风度和形象,又不能当众说“论佛可论诗不必”的话来。

    左右为难,机辩忽觉此处实乃是非之地,事已不可为,退一步海阔天空。

    当下,机辩起身,冲嘉怡女主深深一礼,又冲许易鞠一躬,双手掐出一个诡异的法诀,飘然远去。

    许易心中大骂,“好一个装十三的和尚,真是个聪明人。”

    旁人不知那法诀心意,许易却是知晓。

    那法诀实无意义,不过是让旁人胡乱解读,越是胡乱解读,越显得机辩和尚高明。

    机辩这一去,嘉怡女主看向许易的眼神立时变了,冷声道,“这位仙兄还未点元吧?不知出自哪家仙门。”

    能到此的俱是内门以上,既有内门仙君,又有新入内门尚未点元的修士。

    当众逼问点元与否,无疑令人尴尬,面上无光。

    “启禀嘉怡女主,这位乃是我东华仙门后进,不敢劳女主过问。”

    一声道罢,别长老长身而起,冷冷看着许易道,“你既然来了,就归位吧,不要无事生非。”

    此次法华会,东华仙门带队的正是别长老。

    他近来在仙门中心气不顺,逢着这个机会,特意领队外出,本就是想换换心情,怎么也没想到又在此处遇到了许易。

    更让他不耐烦的是,这家伙什么场合都能把持得住。

    法华会上,这人明明大放厥词,却连机辩也能逼退。

    他实在见不得许易在场中大出风头。

    许易朗声道,“别长老此言恕我不能赞同,倒是别长老既然充为领队,缘何就自甘堕落,坠了我堂堂东华仙门的威风。”

    他此来并非为出风头,根本就是挑事。

    前面的一切,不过是预热,后面的才是正餐。

    “王千秋!你住口!”

    别长老气炸了,双目充血,几要择人而噬。

    岂料,他一声话落,场中顿起风云。

    “王千秋,他就是王千秋!”

    “一朵梅花一滴血,梅花落处敌踪灭,他就是王梅花!”

    “那个由试弟子直入内门的传奇!”

    “真元五转,永无点元可能的废材!”

    “…………”

    乱声入耳,远远超过法华会至今的任何一刻。

    同为修士,修士中的传奇,永远最震撼人心。

    无疑,王千秋的事迹,在一干修士眼中,便是传奇,便是热点。

    王千秋由试弟子直入内门,不仅是东华仙门数千年来的奇迹,更是八大仙门千年未现的神迹。

    神迹当前,自然引动全场。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