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一十章 妖讯

一百一十章 妖讯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刘副岛主瞪圆了眼珠,“你,你便是东华王梅花!”

    此话一出,祝先生,曹掌柜,左副盟主三人如被施了定身法一般。

    许易怔了怔,笑道,“没想到区区薄名,竟传到了这东海之滨。”

    对这几位“自己人”,他没什么好隐瞒的。

    与此同时,他还有几分名扬天下的自得。

    这种一报名头,敌手望风披靡的感觉,实在不错。

    左副盟主猛地大笑,抱拳道,“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了,王仙君怕还不知道,我与贵派的何仙君,乃是多年好友,咱们是真正的自己人……”

    许易摆摆手道,“不瞒左兄,我和何仙君在仙门中出了名的死对头,左兄与何仙君交厚,告知于王某,不知是何肺腑?”

    左副盟主好似被卡住脖子的鸭子,戛然而止,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尴尬一笑,“其……实,我与贵门的何仙君,也就见过一面,王兄,切莫误会。”

    许易笑道,“原来如此,我以为是撞上仇家的朋友了,左副盟主今后切记勿要再乱攀交情。”

    左副盟主抱拳,愧退。

    曹掌柜道,“王先生大名,如雷贯耳,以先生之才,当不会在这偏僻之地久居,我等不开眼,得罪了先生,实在是天大罪过。不过,但凡先生肯给机会,我等必定竭诚报效,只盼先生看在我等一片赤诚的份上,此缘好结好散。”

    许易指着清癯老者道,“看祝先生的意思,是知晓了王某所求,诸位问我,不如问他。”

    清癯老者抱拳道,“不敢。祝某不过有所思量,不管对不对,说出来博王先生一笑。王先生仙门高徒,不远万里,来此偏僻疆域,只怕与头一段的鸾玉仙岛之乱有关吧。”

    此话一出,曹、左、刘三人齐齐变色。

    许易点点头,“祝兄果然多智。不知祝兄有何教我。”

    他对鸾玉仙岛那边的动静,所知不过一鳞半爪,这几人皆是这片海域有名望的大人物,想必所知非少。

    清癯老者才要搭话,左副盟主抢道,“左某倒是听说过一些,这忘情海域,向来是四王争锋,近千年来,各方势力平衡,倒也安宁。最近不知怎的,妖族竟起滔天风浪,尤其是北王所在的海域,频频出现叛乱。鸾玉仙岛恰在北王领域之畔,似乎这次遭厄,便是受了妖族叛乱的池鱼之殃。”

    言罢,不忘冲清癯老者传心念道,“祝兄勿怒,左某也是不得已,见谅见谅。”

    先前套交情,在许易面前触了霉头,好容易寻着机会,他当然要想办法,在许易面前,刷刷好感。

    若非至此,许易哪能知道这些纠葛,抱拳道,“多谢左兄见告,某此来,正是领了仙门交付的任务。”

    清癯老者道,“想必是要王先生绘制海图吧,这方面祝某当能帮得上忙。”

    许易眼睛一亮,“祝兄消息果然灵通,莫非祝兄有深海海域的疆图。”

    清癯老者道,“深海不可触碰,只有少数的卓绝人物,才敢入内一探,祝某却没这等能力,不过若是这浅海海域,我等四家凑凑,当不会让王先生失望。”

    “不瞒几位,王某得到了一位老海客赠送的海图,颇为周全,只有些许遗漏需要填补。几位谁先献图?”

    许易含笑盯着几人道。

    覃老妖进献的海图,虽然庞大,但与许易此次领受的任务,还是有所出入。

    他负责的南面海疆,位置极为博大,覃老妖的海图,却涵盖各个海疆,但每个海疆皆有缺失。

    此番若能补全,那许易便不须再关注这浅海疆域了。

    一个“先”字道尽神髓,左副盟主最先响应,当即催动传讯珠,不过片刻,便将一颗影印了海疆图的光影珠朝许易抛来。

    清癯老者暗骂左副盟主愚蠢,这个当口,不趁机讨价还价,还待何时。

    眼见得曹掌柜,刘副岛主有样学样,清癯老者再生气,也得效法为之了。

    不多时,四枚光影珠入手,许易稍稍扫了一眼,便知浅海的海疆图,已尽数解决,当能帮他再获得数月的空闲时光,精神不由得为之一震。

    当下,他将搜刮完毕只余下一些私人之物的须弥戒,归还给四人,笑道,“王某最守规矩,投桃报李,自不会让几位吃亏。今天先聚到这吧,几位先行归去,咱们找机会再聚。”

    语态自然,说得好似老友相聚散场一般。

    “王先生且慢。”

    曹掌柜急声道,“我知王先生不会立时就解了我等之毒,亦知王先生要我等性命无用,不过是留我等为先生的海疆之行效命。”

    “为先生计,只有我等的身份还能维持原来,就能发挥最大的作用,为先生效命,此点,无须在下点明,先生自知。”

    许易笑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出头把那乱子顶了,好还尔等自由身?”

    他话音方落,四人面上皆露出渴盼来。

    雅兰居一炸,必定轰动整个猎妖坊。

    他们四人入内,知晓的人不少,那般乱局,如果没人顶缸,那他四人出现,必定会被作了最佳的顶缸之人。

    而唯一能取他们而代之的,便只有许易这个真正的始作俑者。

    许易微笑道,“罢了,便依尔等所言。”

    他当时入雅兰居,亦是变化了身份,所谓的顶缸,也不过是再用那身份,再在猎妖坊出现便是了。

    届时,舆论自然转向,曹掌柜等人再出现,就是受害者的形象了。

    闻听许易答应,四人心头长舒一口气。

    许易道,“还是那句话,我对你们的性命没兴趣,为我效力,等我过了这阵儿,自然为你们消灾解难。当然,若是谁要作死,我保他必死。”

    言罢,许易破洞离去。

    曹掌柜四人随后离去。

    四人出了深涧,清癯老者道,“去梅陇岭,暂时也只能在那处躲避,就看王先生是否尽力了。”

    半个时辰后,四人躲入梅陇岭的一条地脉深处,各自调息打坐,默默不言。

    距离四人自深涧洞窟离开,过去足足半日了。

    左副盟主忍不住道,“还没消息传来,莫非那人耍我们?”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