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二十二章 调整目标

一百二十二章 调整目标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妖族的问题到此为止,不知二位可否告知某,真丹强者强在何处,换言之,如何成就真丹,具体过程是怎样的?”

    许易连点元都未达成,距离真丹尚有十万八千里。

    而东华仙门内部,成就真丹的知识,皆是三位真丹老祖口述,根本不会见诸文字。

    许易再是翻阅典籍,也是无从得知。

    元龙和元天司落入今日这般田地,连极水珠的秘密都说了,如何会掩藏关于真丹的内容。

    况且,他二人也只知晓个大概,再详细的,也无从得知。

    便听元龙道,“成就点元后,剩下的便是壮大神魂,积累真元,修行至真元五转后,真灵圈破碎化金,环抱神魂。再进一步,便是要孕育真元种子,催化其发出胚芽,真元种子一旦发出胚芽,沟通神魂,灵华金的真灵圈,立时紧抱神魂,成就真丹。”

    元天司道,“种下天元种子,点元强者对五行灵力的操控,已远远超过了非点元强者。而天元种子生就胚芽后,真丹强者便可演地水火风,其对五行灵力的掌控,超乎想象,非我等可能言喻。”

    许易道,“那真元五转的点元强者,有无可能成功战胜真丹强者。”

    元龙和元天司皆瞪圆了眼睛,像看疯子一般死死盯住许易。

    许易道,“这个问题很意外么?真丹又不是真仙,连打败真丹的想法都不敢有,还求什么仙,修什么道。”

    怔怔半晌,元龙方重重叹息一声,道,“难怪阁下尚未点元,便有如此造化,原来阁下有一颗永向胜利的心,佩服,元某佩服。”

    这一声“佩服”,却是真心实意。

    至少在他本人,从未想过要与真丹神尊抗衡。

    真丹神尊强大不可抗拒的意识,已融入他的灵魂。

    眼前这位,能有此心,简直超乎常人的想象。

    元天司道,“尊驾的问题,元某从未敢想过,不过现下想来,也当不为晚。从根子上说,真丹和阳尊没什么分别,依旧是分作魂与魄两部分。”

    “要想灭亡,无非分两条路,灭身和灭魂。说来两条路分明,其实根本找不到行走的办法。”

    “硬要假设,也只能是重伤其肉身,让其丹魂衰微,再行灭之。当然,我丝毫看不到此种假设有成功的可能。”

    许易微微一笑,“某也觉得毫无可能。”

    他心中已打定主意,要重新调整目标了。

    按他原来的设想,是打算以元天司和元龙为鱼饵,钓来元家的真丹老祖,以极水珠设计惊天巨爆,先灭肉身,再用招魂幡亡丹魂。

    其实,具体的设计方法,他脑海中已经有了大致的策略。

    待听了元天司和元龙论化妖,他原来的既定策略就松动了,再听二人论述真丹之强,他彻底决心改变策略。

    原来,他要强行灭杀真丹,正是存了从元家真丹老祖处,打开筋络石化的缺口。

    他急需一位真丹级的前辈,来指引方向。

    却没想到元天司和元龙三言两语,便为他指明了前进的道路。

    尤其是元家那位老祖曾经做的那个实验,简直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般。

    如此一来,他自然没必要冒风险,去设计元家老祖。

    毕竟,他如今的肉身防御颇弱,一旦一击不中,便有身死魂灭的风险。既然无须设计元家的真丹老祖,他也犯不着再如此用界障珠,拘禁二人了。

    此界障珠初始设计,的确是防备二人向外界传递消息,到得后来,许易要设计元家老祖,便也想着就此界障珠,演一出将计就计。

    具体的设想无非如此,先设计好极水珠的爆破方案,再故意制造意外,让元天司腰囊的界障珠失效,故作不觉,放任二人传递消息,引元家老祖到达预设的埋伏场域。

    设计不能不说巧妙,但终归是弄险。

    如今无须设计了,自然用不着如此防范了。

    当即,许易取出一枚传讯珠,催开禁制低语几句,半盏茶后,便即跃出,尔后又跃回,随即收了元天司腰囊中的界障珠,微笑道,“恭喜二位,可以探查于外了,在二位动用秘法,向元家族庭传递消息之前,某先告诉二位一桩事,适才某已招来人,将二位的噬心虫瓶,交付与他了,若某有意外,二位就自求多福吧。”

    许易始终用界障珠防备二人传递心念,正是明白,没有人会心甘情愿始终为人所制。

    即便目下,元天司和元龙,还慑服于他的淫威,不敢妄动。

    但时日一久,这二人必定不敢雌伏,想办法传讯回族庭,请动真丹老祖出手,乃是必然。

    在二人的认知中,真丹神尊当对眼前这魔头有瞬杀之能,一旦瞬杀,取走此魔头须弥戒中的噬心虫瓶,他二人自然得救。

    许易正是深通人心,才始终用界障珠锁定二人,而且并打算利用界障珠的失常,调动元家的真丹老祖来此。

    此刻,用不上此策了,自然也就不用界障珠了。

    许易话音落定,元天司没有感觉,元龙却由衷地心痛。

    正如许易所料,元天司还处在极度惊恐中不曾醒悟,根本没觉醒反抗意识。

    反倒是元龙,始终都在想着如何脱离这魔头的魔掌,如何脱离眼前的窘况。

    思来想去,唯一的办法,也只能是想办法传递消息给族庭,请动真丹老祖出手。

    他甚至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忍耐,只要这魔头一个疏忽,自己就能抓住机会,将消息递出去。

    哪知道峰回路转,这该死的魔头竟将噬心虫瓶,交给了别人。

    适才,许易遁出洞窟之际,他和元天司依旧被界障珠锁定,神念根本不能透出。

    也不敢趁许易不在,关闭了界障珠,毕竟如此距离,必定在那魔头神念笼罩内,他如何敢妄动。

    如此一来,他根本无法确定,许易是否真的叫来了人,并真的将噬心虫瓶交付于了那人。

    不敢确定,就注定了他不敢去赌。

    一旦许易真的将噬心虫瓶,交给了外人,作了保险。

    他即便将消息传出,请来了真丹老祖,又能如何?

    瞬杀了许易,还是拿不回噬心虫瓶。

    若是如此,自己岂不彻底走入了死局?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