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七十一章 承诺

一百七十一章 承诺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算?”

    许易玩味地盯着九黄道,“听九黄大人的意思,似乎心有不甘,别有所指。”

    九黄嗤笑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心知肚明,龙大人,早就听闻您颇爱人族的那些咿咿呀呀的戏剧,却没想到您的演技也是如此的高超。”

    事到如今,九黄的思路,渐渐和屠闵不谋而合了。

    他亦认定今番折腾出的一幕幕,分明就是龙大人在幕后推手。

    这个题目必定是龙景绣在就想好的,而许易的所谓诗作,自然也是早早准备好的。

    否则,天下怎会有人有如此捷才,在短短时间内,做出如此惊世骇俗的诗篇。

    九黄诘问罢,龙景绣毫无反应,一双美目已然失焦。

    许易高声道,“原来九黄大人又打算打口舌官司,可惜某失了兴趣,不过,九黄大人到底是认输了,认输了就好。”

    九黄冷哼一声,不再作答,暗恨自己千算万算,却是漏算了龙景绣竟会使如此下作手段。

    屠闵打个哈哈,轻轻拍掌,“没想到,真没想到,我武威府下竟还有你这等人才,平顶,似此等人才,你如何不早早上报,失察之罪,暂且记下。不过既是如此出众人物,若是在我武威妖府埋没了,真就是我这个府主的罪过了,哈哈……”

    若许易只是因义愤折腾出如此场面,他还能忍。

    眼前的一幕,摆明了就是许易和龙景绣相互勾连,早有预谋,姓许的眼中,何曾有半点将他屠某人这个府主。

    然而,不管姓许的如何作想,他屠某人到底是姓许的名正言顺的上官,要想折腾他,岂非轻而易举。

    即便姓许的再是紧抱龙景绣的大腿,只要他屠某人不松口,便能将只按死在武威府。

    毕竟妖族的《太平律》,若真扛出来,却也威严如天。

    许易微微一笑,越过屠闵,冲九黄道,“既然九黄大人输了,就该记得在赌斗之前,九黄大人还应了我一个承诺。”

    九黄如遭雷击,他已将此事完全抛在脑后。

    彼时,他以为许易不过是虚张声势,为了摆脱许易无休止的口舌上的纠缠,兼之以为自己根本不可能会输,草草应诺,连那个承诺具体是什么,他都不曾细究。

    如今,再反过来,若是许易真叫他自裁,又该如何是好。

    难不成,众目睽睽,他堂堂七星妖府的府主要出尔反尔。

    屠闵眉心一跳,冷笑道,“输了?胡吹什么大气,此番比斗,何时说过一诗定输赢?”

    只有屠闵意识到,许易所要提的条件,恐怕不是要九黄如何如何,而是要逃脱他武威妖府的控制。

    因为换位思考,九黄如何,对许易根本没有任何利益上的影响,而借助九黄,逃脱他屠大府主的掌控,才符合许易的最大利益。

    这偏偏是屠闵不能允许的。

    而他同样也不能拒绝九黄。

    道理很简单,一旦许易要九黄在帮他许某人脱离武威妖府,和自裁中选一个,九黄必定毫不犹豫选择前者。

    到时候,屠闵就不可能拒绝九黄,否则就是他逼死了九黄。

    其实,屠闵也不在乎九黄死不死,但却不能承担逼死九黄的恶名,毕竟凤九还在一旁立着。

    唯一的办法,只有将所谓的比斗拖下去。

    尽管这个办法,看着有些混赖,失了体面。

    但事已至此,哪里还顾得了那许多。

    屠闵话音方落,九黄赶忙道,“正是如此,某只说适才的比试,某认输了,何曾说过此场比试就输了。”

    虽是情急之下,此番话出口来,他也忍不住面上发烧。

    到底是堂堂一府之主,何曾被逼到需要如此在口舌上混赖。

    而他身在局中,根本不似屠闵身在局外,看透了许易的目的,以为许易定要拿这所谓的承诺逼死自己。

    既然如此,能用口舌之辩,挽回生机,他自然千肯万肯。

    何况,在他看来,许易根本就是龙景绣手中的傀儡。

    只要不让龙景绣接着出题,切断二人之间的联系,他堂堂九黄大人,必定稳操胜券。

    “果然,果然……”

    许易在心中叫着果然。

    眼前发生的一切,验证了他心中的一个猜测。

    即便是质朴、刚健的妖族,修炼到了屠闵、九黄这等程度,也早就无师自通,领略了奸猾。

    他却好不以为意,九黄和屠闵的反应,原在他预料之中。

    否则以他的城府和经历的无数赌斗,如何会留下这等破绽,让九黄来钻。

    “堂堂九黄大人,七星妖府一府之主,要用这等手段,来逃避失败,真令某大开眼界。”

    许易朗声说道。

    九黄面皮狂跳,寒声道,“你和龙大人做得好戏,谁看不明白,还要某点明么。换一位出题,若是某输给了你,便……”

    “九兄何必和这小儿辈置气。”

    凤九及时喝止。

    毕竟和龙景绣有过一段,凤九深知龙景绣的性格,此女放荡不羁,好热闹不假,却好附庸风雅,又爱面子,怎么看也不似和许易勾连在前,炮制了这场热闹。

    但要说许易有本事自己做出此等惊世骇俗的诗篇,他也是万万不信。

    但不管怎么说,在未弄清究竟之前,他以为九黄凭一时意气,夸如此海口,实为不智。

    “换一位出题?据我所知,龙大人出题,也是你九黄大人选定的吧,此刻又要换,对许某是不是太不公平,既是比试,怎么也没道理,事事都听你九黄大人的吧。”

    许易说罢,忍不住挪了几步,调换个方位。

    他实在受不了龙景绣那灼热的目光。

    “你们果然作弊,既然如此,此场比试,就此作罢便是。”

    许易的反应,正在九黄的预料之中,直接印证了他自以为是的猜测。

    许易道,“好牵强的理由,九黄大人不敢比就直说,直接认输便是。”

    “你!”

    九黄怒不可遏,偏偏毫无办法。

    凤九冷道,“某以为九黄兄所言在理,龙大人既已出题,便该换一位出题,莫非你以为黄某没有出题的资格。”

    许易道,“惊闻凤九少主前段时间连玉玑子前辈的《秋江雪夜》都不知晓,我等谈诗论词,却不知凤九少主怎么来的自信,要插足其中。”

    这句话说直白点便是问凤九少主,我们文化人之间探讨些文学的问题,与你何干?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