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七十三章 华丽背景墙

一百七十三章 华丽背景墙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红袍青年,正是郎素新,在东海妖域,他还有个雅号:诗称。

    郎素新话音方落,九黄便觉得自己寻到知音了。

    惯因他的看法,和郎素新如出一辙,也认为许易写的《秋江雪夜》,必定是龙景绣从那座雅墓中获得。

    所谓雅墓,便是坟墓,只不过因为坟墓中偶然出土了不为后世所知的佳作,便号为雅墓。

    这在整个妖域,乃至人族世界,都极为常见。

    毕竟,不是每一篇佳作,都能传播于世的。

    无尽坟墓之中,掩藏了太多的瑰宝。

    妖域之中,亦有性情高洁之士,视诗词文章为灵性之抒发,写下佳作后,不愿现于世间,悄然掩藏,死后更是伴身而葬。

    此类情况极多。

    故而,郎素新一见许易书就的《秋江雪夜》,便下意识地以为出自哪座雅墓。

    “什么,他写的,十息!笑话,天大的笑话。”

    郎素新左侧的绯袍老者状若癫狂地冲到许易身侧,瞪着一对昏黄的牛眼,似乎要用肥厚的眼睑将许易整个儿夹了进去。

    “笑话不笑话,阁下还是先报字号再说,不瞒几位,几位之所以到此,全赖许某提议,既然来了,总得让许某认识一二才是。”

    许易微眯着眉眼说道。

    “老子是胡春友!朋友抬爱,给了个词宗的诨号”

    绯袍老者朗声道罢,一指左侧的高额头中年,“这个是季孟良,名字有良,其实一点不良。”紧接着又指右侧的白衣修士,“他是牛博党,勉强认得字,你有相好的没有,若是有,须得藏紧了,这老牛专好沾花惹草。另外,那头红狼,已经自报家门了,老子就不介绍了。你的要求,老子达成了,现在是不是该你回答老子的问题了。”

    胡春友是四名士中成名最早的前辈,性格急躁诙谐,他一发浑,诸人也没办法,被他贬损的季孟良和牛博党甚至连嘴都不想还。

    其实,季孟良和牛博党亦有雅号,一个号作悲秋客,一位号为八叉君。

    所谓悲秋客,乃是出自季孟良的名篇《万里悲秋赋》,此篇名气极大,光论知名度,还在玉玑子的《秋江雪夜》之上。

    而八叉君,亦有故事,说得正是牛博党此人才思极为敏捷,临作诗词,以指试韵,八叉而成,故号为八叉君。

    “诗称,词宗,悲秋客,八叉君,四名士竟聚齐了,如斯盛会,星光熠熠,真是我黄风领莫大荣耀,少主,作为主人,您也说几句。”

    屠闵高声道,满场红光。

    四名士文名震动妖域,若逢盛会,随意来上一位,便足以令盛会增光添彩。

    如今,却是四名士齐聚,细细数论,却是数十年不曾有过的。

    凤九虽不通诗词,却也听过这几位名号,往常并不怎么重视。

    此刻,四人齐聚,待见场间气氛陡然热烈,连老沉的屠闵都有些心摇神驰,他自然意识到,往常自己眼中戏子一般的人物,做到绝顶,也足以傲王侯,慢公卿。

    当下,凤九热情地冲几人寒暄,四名士却颇为骄矜,注意力皆放在许易身上。

    许易依旧姿态高能,草草将前因后果道出。

    岂料,四名士根本不关心他和九黄的比斗,皆执着于他那篇《秋江雪夜》的原作。

    不管是文人相轻也好,还是抱着对盖世诗篇负责任的态度也好,四名士关注的重点,都在原作者是谁。

    显然,他们不相信这篇诗作出自许易之手。

    “你叫许易是吧,胡某没兴趣理会你和九黄府主的赌约,但若说你这一阶小妖,在十息之内,就能做得如此诗篇,简直滑天下之大稽,为免你为天下笑,老夫劝你还是将原作何人,或者此篇出自那座雅墓?”

    胡春友瞪着眼睛喊道。

    他自高惯了,分外不赖烦和不相干的人寒暄,强耐着性子忍到现在,却是再也忍不住了。

    许易道,“某也不赖烦一句话翻来复去的说,再说最后一遍,此篇诗作,真是出自许某之手。在尔等以为要做此篇,如何如何艰难,但在许某这才华天授的天才眼中,此技不过小道。”

    许易选出这四人前来的根本目的,自然不是给九黄出难题,而是选了四面华丽不凡的背景墙。

    他既然打定主意要扬名,光在凤九、屠闵、九黄几人面前,自然是不够的。

    尽管今日之事会传开,名生会缓缓凝聚,但到底太过缓慢。

    要造成轰动效应,快速累积名声,非得选这四面华丽背景墙不可。

    “胡搅蛮缠!”

    “不知所谓!”

    郎素新、牛博党同声喝道。

    作为妖域的大明星,自然罕有好脾气的。

    九黄一抱拳,道,“诸位雅士,何必与这小人一般见识,他不是口口声声咬死,适才的诗作乃是出自他手么,几位既然来了,何妨出题一试。抄袭便是抄袭,岂能矫饰?”

    在九黄看来,许易的这一连串反应,正中他的预料。

    分明是被逼到墙角了,又不敢应战,只好胡搅蛮缠,指望将这四名士气走,好混赖过关。

    季孟良正待开口,胡春友道,“既然如此,老夫便出一题,你二人各自作答,老夫有言在先,倘若这位许小友不能顺利作答,适才那篇《秋江雪夜》的作者,还请据实以告。”

    九黄道,“这是应当应分的,许易,你不会有问题吧?”

    龙景绣道,“倘若老九你再输了,不会又混赖说什么再比一局吧?”

    九黄老脸一红,冷道,“龙大人何必小看某。”

    “如此最好。”

    龙景绣要九黄不许混赖,暗中却打着混赖的主意。

    她不可能坐视许易失败自刎,此番出言,明为逼迫九黄,实则是为了限定比斗局数。

    即便许易此轮失败,九黄和许易不过各占一胜,算是平手。

    而她又有言在先,抢先限定了局数,便能保许易在文战中立于不败之地。

    她这番思虑,可谓煞费苦心。

    兼之堂堂龙大人素来桀骜,深沉如屠闵亦未看破龙景绣此番话中的深意,竟是为接下来的混赖打的埋伏。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