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七十五章 千穿万穿

一百七十五章 千穿万穿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易一旦加入散社,无疑便多了个天大的靠山,到时,许易除了妖籍还列在武威妖府,屠闵根本不可能借助府主的身份,奈何许易分毫。

    因为,一旦成为散社一员,其社员若是感觉到丝毫的被欺压,胁迫,都可上报散社理事会,自然有人出面料理。

    许易辛苦埋下这一根根草灰蛇线,求名不假,但又何止于求名。

    如果名声不能换来实实在在的好处,求之何益。

    此刻,成为散社一员,便是他的主要目标。

    “笑话,散社成立上千年,岂是阿猫阿狗就能加入的,你不过侥幸弄出两篇作品,就想以此混入散社,岂非小视散社中的诸位卓越才士。”

    屠闵高声道。

    他岂能坐视许易逃出掌握,但眼前之事,已非是他能左右的,只能寄望于胡春友等人瞧不起许易的高傲,不肯开这方便之门。

    许易根本不睬屠闵的叫嚣,视线依次扫过胡春友、郎素新、季孟良、牛博党,“四位以为许某可有资格入这散社。”

    许易对散社所知不多,却知晓最简单的入会规则。

    以胡春友等人在散社的地位,皆有推荐权,只需有一位点头,他便能获准进入散社的考察期,有两位同时推荐,他便能一步直接跨入散社。

    胡春友、郎素新、季孟良、牛博党四人互以目视,皆未立时出声。

    眼前的局面,对他四人而言,也十分棘手。

    四人对许易的观感皆不佳,实在是这家伙太狂傲了。

    另一方面,他们也很难相信,这两篇大作,真的是这家伙顷刻之间写就的,这得是何等惊人的才思。

    但要出言拒绝,同样很难。

    即便他们再是昧着良心,也无法掩盖许易两篇大作的光辉。

    这是注定要载入文学史的两篇佳作,一诗一词,皆有争竞诗词史前三的实力,尤其是那篇发出了“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感叹的《秋江雪夜》,简直就是惊天之作。

    若干年后,后世重订文学史,许氏的第一首《秋江雪夜》,多半会成为压卷之作。

    所以说,此刻拒绝了许易,便等若拒绝了这两篇旷世佳作,除非四人能同声否认许易是这两篇佳作的原创作者。

    可毫无证据,这般下定论,必定要引起风波。

    而若不否定许易原创作者的身份,胡春友等四名士则再也找不到理由拒绝。

    否则,外间少不了给一个嫉贤妒能的评价。

    身为文化明星,孤高倨傲都可以,但坏名声万万承担不起。

    要知他们纵横四方,靠的就是名声。

    “若是连许易这等千年难得一出的奇才,也入不得散社,散社的存在还有何意义?”

    龙景绣高声道,“胡先生,郎先生,季先生,牛先生,切莫因一时意气,为天下笑。”

    “龙大人此言差矣,许易不过一阶小妖,凭什么再顷刻间做出如此名篇,便是稍微有思想者,便能看出这两篇佳作,绝非许易原创。胡、郎、季、牛四位先生,若是贸然将此人录入散社,将来真相揭开,岂非勇士难以翻身。依我之见,此事不如押后,待散社仔细考教后,再来决定。”

    屠闵看破胡春友等人心中的挣扎,及时补刀。

    既然难以决断,拖下去也是可以的。

    胡春友正待接口,许易仰天长叹一声,“世上到底贤者少而愚者多,好好一桩事,偏要平添这无数波折,好生令人烦恼,随即吟出一首诗来。”

    许易一诗作罢,满场死寂无声。

    屠闵一双眼目几要瞪瞎,脸上的表情诡异到了极点,他知道,便是天神下凡,也阻止不了许易加入散社了。

    不信去看胡春友,郎素新,季孟良,牛博党等人的表情。

    那一个个满面通红,眼中放光,摇摇晃晃,好似饮醉了酒一般。

    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偏生又这般捷才,该死,真真是该死。

    屠闵心如乱麻之际,龙景绣却死死捂住嘴巴,看向许易的双目流淌出的满满爱意,连整个大厅也一并温暖了。

    忽的,胡春友冲许易一抱拳道,“阁下如此大才,我等甘拜下风,散社得你加入,实如蓬荜生辉。”

    郎素新,季孟良,牛博党亦冲许易抱拳行礼,同声道,“我等若能名垂后世,实耐许兄之力,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许易抱拳还礼,连道不敢,心中却暗道,果然,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原来许易所作之诗,乃是这首:“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胡郎文章悲秋骨,中间八叉又清发。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此诗一出,无怪屠闵立时明白一切都无可挽回了。

    实在是许易的马屁神功,太过威猛无敌。

    文人求得是什么,无非是名声,而许易这首诗作一出,不仅给四名士带来了身前名,连身后名也一并奉送了。

    四名士,虽是当今文坛的执牛耳者,各自都有一二传世之作。

    但传世之作,也分等级,有的流传几十年,便绝了,有的传上一两百年,也渐渐无声。

    真正能传之不朽的,还得达到极高的经典程度。

    显然,许易所作的三篇,皆属于这个范畴。

    而这句“胡郎文章悲秋骨,中间八叉又清发”,却是将胡春友,郎素新,季孟良,牛博党俱皆囊括,一并捧上了天。

    如此一桩大礼,便是神仙也买好了,何况四名士本就是好名之辈。

    果然,接下来的事,自然水到渠成,四名士同声作保,愿将许易推荐加入散社。

    心情大好的胡春友更出言道,“知晓许老弟在散社中熟悉一二,胡某等必将推举许老弟博一个理事的职位。”

    “此言大善,许老弟实乃不世出的奇才,似这等人物怎可以再我散社沉沦下僚呢。”

    郎素新高声道。

    牛博党,季孟良接连出声附和。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