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八十六章 招 (贺陈先生189盟)

一百八十六章 招 (贺陈先生189盟)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兔起鹘落,不过瞬息,胜局已分,满场无不骇然。

    王梅花的手段,少数人见过,却多听过传说。

    可当初的传说,在如今仙门剧变的当口,已经不算什么了。

    那三五七剑,并不再新奇。

    可谁曾想,这王梅花不止有三五千剑秘法,看他动作,竟是全面横压了真元三转的点元强者刘长老。

    曹长老同样震撼不已,他先前使出的“水龙吟”,亦是新修习的宗门秘法,威力极大,却怎么也没想到,满以为一击必然建功,却怎么也没想到,竟连那王梅花的皮毛也没伤着。

    难道传言是真,这人真的灭掉过真丹强者的金甲神?

    这不可能,根本不可能,传言,必定是传言。

    哼,不管如何,不将此贼擒了,执法殿威严何在?

    曹长老正待下令,却见许易周身光芒一闪,一道青色护阵,瞬间聚成,单看护阵光罩的厚密程度,绝非等闲。

    “这家伙是要干什么,难道以为区区护阵,便能永保平安么?”

    曹长老猜不透许易的用意。

    却听许易朗声道,“曹长老何必心急,待王某了了此间因果,再和你回执法殿领罚便是。”

    曹长老不明究竟,传心念询问白胡子长老,待弄明因果,失声道,“东方拓竟这般死了,我东华仙门失了最后的良心。”

    曹长老身为执法殿掌殿长老,最是嫉恶如仇,东方拓的大名,他也听过,只当是传言多虚。

    此刻听闻东方拓,竟为师洗冤,自燃神魂,万劫不复,如此忠肝义胆,即便是他的铁石心肠,也忍不住有些感动。

    再看刘同洲,他简直厌弃到了极点。

    很显然,东方拓用自己的死亡,将刘同洲钉在了耻辱柱上。

    刘同洲当然深知此点,当他被白胡子长老救醒,看见东方拓横尸当场,便明白自己完了。

    即便谁也拿不出证据,来实证他和东方拓师尊身死有关,但谁都知道,东方拓死在他的手中。

    修行之辈,有几人心怀仁义。

    可到了东方拓的份上,仁义却足以杀人。

    他怎么也想不到,东方拓会选择用如此悲壮,而决绝的办法,来和他拼命。

    万劫不复,不入轮回,世上竟有如此蠢人!

    “老刘,说说事情吧。”

    许易直愣愣盯着刘同洲,眼中不含丝毫感情。

    刘同洲冷笑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有本事你杀了我。”

    事已至此,他索性想开了,反正名声是臭到底了,性命总归是无忧,他背后还戳着架不错的靠山。

    至于许易,他根本没放在心上,这人除了有些本事外,算不得什么。

    此刻他即便沦入许易之手,他也丝毫不慌,他压根不信,众目睽睽,许易敢要了他性命。

    世上又有几个东方拓?

    “你既寻死,如你愿便是,但想好死,总归是不能。”

    许易冷声说道,掌中多出枚噬心瓶,轻轻摩挲,叹息一口道,“终归是要破上一枚。”

    拍开禁制,一条噬心虫爬入掌中,才一现身,满场剧震。

    “那是什么,蛊虫?”

    “不对,是噬心虫!王千秋,你别冲动。”

    见多识广的白胡子长老疾声喝破。

    “噬心虫,如此阴毒之物,怎会问世。”

    “传闻此虫无有实体,只是一段气流,只要寄居的噬心虫瓶破碎,便会发作。”

    “一旦发作,可比什么蛊虫暴虐十倍,将人噬咬得肠穿肚烂,周身化作一滩浓水,一旦服下,连神魂都无法得脱,如此邪物,实在令人不寒而栗。”

    “………………”

    乱声入耳,刘同洲终于变了脸色,他虽依旧不信许易敢杀自己,可如此毒物入体,即便不死,也难免受制于人,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可再是惊恐,身不由己,连反抗的举动都做不出来,便被许易将那噬心虫塞入口中。

    “你还有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如果我还得不到我要的,就只好委屈你上路了。放心,你肯定会白死的,如今的仙门大便在即,你说在那些大人物眼中,我这个天才重要,还是你这种行将就木连紫域都轮不上的老朽重要。对了,你也不会白死,你至少保全了你背后的那个人,他会惦记你的好的。”

    许易传心念道,大手一松,噬心虫便朝地上落去。

    “不要!”

    白胡子长老和曹长老同声喝出口来。

    两人喝出口的心理虽不同,却差相仿佛,皆不愿在自己眼前,出现这等同门相残之事。

    除此外,曹长老稍稍起了惜才之心,因刘同洲这等小人,损了王千秋这等天才。

    几乎在同时,刘同洲也呼喝出声,“我招!”

    眼见噬心虫瓶距离地面还有寸许距离,却稳稳停住了。

    许易不愧是精通人心的家伙,他很清楚,刘同洲所依仗的就是自己不敢杀他。

    此刻,他不是不敢,而是想问出究竟,他根本不相信就凭刘同洲,敢暗算同等地位的长老。

    何况,对刘同洲来说,即便得了金魂果,作用也不大,犯不着冒如此奇险。

    要威胁刘同洲,靠口上的生死,无用。

    总不能指天发誓,对刘同洲说非杀你不可。

    越是这般,刘同洲必定越不害怕。

    许易要做的,便是要将杀死刘同洲之事,量化在刘同洲的眼前。

    还有什么比噬心虫更有用的呢,噬心虫瓶一落,刘同洲便可以亲眼见证自己的死亡。

    这个时候,死亡的恐惧必定放大到最大。

    于此同时,许易又魔鬼一般地吐出一番让刘同洲不得不思考自己死亡价值的话来。

    这个时候,刘同洲的心理防线,不被攻破才怪呢。

    似他这般之人,怕死是定然的,可比怕死更甚的是,为别人而死,为一个绝对不会为自己可惜的人而死。

    一听许易说什么“你不会白死,你至少保全了你背后那个人,他会惦记你的好的”,刘同洲立时就不平衡了,老子凭什么为他去死。

    不甘之余,立时就呼喝出口。

    “说吧,你大可说自己受了胁迫,这应该是对你最好的结果。”

    许易继续传去心念,在一旁如魔鬼般地蛊惑道,

    刘同洲死死一咬牙关,自牙缝里迸出话来,“是陈府君!”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