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九十一章 首座

一百九十一章 首座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谢武自问自己的杀招金雷风暴,何等强大的神通,除了瞬发,不如三五七剑,论及威力,根本就全面盖过。

    他的神念,分明就锁定自己的攻击,确凿无疑地击中了许易。

    可这人身上片伤也无,他不能确定许易是否身披防御法宝,却能确信轰击到时,许易根本不曾有任何激发法宝的迹象。

    换言之,金雷风暴是切切实实击中这人的。

    天下怎么可能有如此恐怖的防御神通!

    强大到让他看不明白的恶贼,偏生对紫府府君没有丁点畏惧,陈辽就死在眼前。

    他敢杀陈辽,难道会不敢杀自己?

    一念至此,谢武的脑袋就忍不住嗡嗡作响。

    “老夫没看清楚,只知道陈府君死在适才的攻击风暴中。”

    夏长老闷声吐出一句,险些没让谢武当场喷出一口老血来。

    其实夏长老心中的惊诧,何曾半点逊色于谢武。

    论地位,夏长老还在白胡子长老之上,白胡子知道的秘辛,夏长老知道,白胡子长老不知道的秘辛,夏长老还知道。

    紫府府君的恐怖,根本难以想象,那是标准的假丹级别的强者。

    夏长老曾亲眼看见副掌教测试紫府府君的战力时,当众取出一具假丹丹尸。

    那一战的惨烈和震撼,夏长老至今回想起来,仍旧不寒而栗。

    可这王千秋展现的手段,却超出了他的理解能力。

    但不管夏长老再是震惊,却没法忘却陈辽、谢武之辈,施加于己身的巨大侮辱。

    尤其是谢武,事前,正是此獠仗着身份和手段,当众禁锢自己,此刻被王千秋的神威吓得胆寒,竟又转过来寻求执法殿的保护,吃了大亏的夏长老,肯相帮才有鬼了。

    事实上,他是真没看清陈辽如何死亡的,非但眼睛没看清,连神念也不曾锁定。

    原来,陈辽和刘同洲一道,早就上了许易的生死簿。

    但此处到底是东华仙门,众目睽睽,他连刘同洲都不便杀,遑论紫府府君。

    所以他才让刘同洲死于陈辽之手,让陈辽死于谢武之手。

    陈辽的本事虽然不凡,按许易的估算,应该和当初的胡景辉在伯仲之间。

    他如今的七千剑大成,剑发由心,若真动了杀机,陈辽根本就不会有说话的可能。

    他也不会是一剑间隔着一剑轰击,而是密集的剑气暴雨轰来,根本就不会有谢武出手的余地。

    之所以缓缓一剑接着一剑杀来,本来就是诱惑谢武出手,否则他如何制造乱局,去结果陈辽。

    谢武一出手,许易直接一剑将陈辽劈到了金雷风暴的风暴眼处,速度之快,除了身在局中谢武掌握了情况,其余人等根本连反应也没有。

    谢武发动禁招的时候,不是不知道陈辽已经彻底沦为了被动挨打的地步,但在他想来,以陈辽的身份,除非王千秋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才敢让陈辽死亡。

    哪知道,这王千秋根本就不似这个世界的人。

    你以为他畏惧的,他统统不当回事。

    “谢府君好利的牙口,好厚的脸皮,适才可是你不屑执法殿,强行制住夏长老的,这会儿,你又怎好意思让夏长老主持公道?再说,陈府君可是死在你手中,即便你是无心之失,但陈府君死便是死了,虽然他戕害同门,罪有应得。但王某以为还是当由执法殿审理裁量,岂能这般私相杀害?更不应该误杀了陈府君后,将罪名抛到王某头上,还请夏长老主持公道。”

    许易好整以暇地信口雌黄。

    “啊呀呀……”

    谢武气得发了狂。

    他在紫域待了数十年,连话都少说,何曾见过如此巧言令色,厚颜无耻,颠倒黑白如等闲的家伙,直被气得哇哇乱叫。

    若是往常,遇到此辈,他直接一巴掌拍飞,偏偏眼前这家伙,不但无耻,他还打不过。

    就在谢武羞愤欲狂的档口,连续十余道身形狂飙而来。

    来人尽皆身着紫服,气场和谢武和陈辽,都极为相近,拱卫着一位玉面道人,那道人素服芒鞋,掌中持一尾银色拂尘,气质冲淡。

    “恭迎首座大人。”

    夏长老、白胡子长老等躬身行礼,朗声问好。

    他们这一行礼,骚然场面顿时寂静,众人皆跟着行礼问好,无比肃穆。

    实则不止一众试弟子,包括外门弟子在内,都兴奋莫名,有种见到真神的感觉。

    要知,眼前这位首座大人的官称乃是东华仙门第一副掌教,除了几位太上长老,自掌教以下,以这位大号“冲虚子”的真丹大能的首座大人为尊。

    寻常弟子,见一面仙君都费劲,遑论首座大人。

    场中绝大多数自打加入仙门以来,就根本没见过这等级数的大人物。

    此刻,不仅冲虚子大人到场,还有如此众多的紫府府君驾临。

    大场面,真的是罕见的大场面。

    玉面道人轻轻一杨拂尘,“免礼,夏涵,你来说说是怎么回事。”

    话语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但谁都知道堂堂紫府府君丧在了宗门内,首座大人心头不窝火才怪。

    夏长老深吸一口气,抱拳道,“我知道的事情是这样的………………”

    夏长老不偏不倚介绍了前因后果,包括东方拓为伸冤自燃神魂,刘同洲指证陈辽,以及刘同洲之死,陈辽和许易大战,陈辽之死。

    其实,夏长老的不偏不倚,已经是偏向许易了。

    因为他介绍的细节,实在太详细了。

    越详细的过程,便让陈辽和刘同洲的密谋,越无所遁形。

    也让许易两度杀人,都不那么明着违背宗门律法。

    夏长老话罢,冲虚子长叹一声,“如此世风,不意还有东方这等忠义之士,仙门当厚葬之。”

    他没一上来就提及问题的核心,而是感叹了一下东方拓的忠义,此等手段,正是化被动为主动,渐渐将场面的主动权掌握在手。

    作为实际处理门派事物多年的第一副掌教,冲虚子御使这等手段,自然得心应手。

    说话之际,冲虚子的目光,始终打在许易身上,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个家伙才是全部乱局的症结。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