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九十二章 诱供

一百九十二章 诱供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冲虚子乃是东华仙门首脑级别的人物,或许对关于王千秋的消息,自然是真实不虚的。

    至少,许易和夏神尊金甲神一战的真实情况,他是完全掌握的。

    乃至朱掌教为了许易,亲自出仙门,去向夏神尊定下七年之约,冲虚子亦知晓。

    本来嘛,宗门出了熊北冥、王姚一流的人物,乃是天大的好事。

    即便这位王千秋注定没有点元的希望,但他的存在,天然就能抬高东华仙门的名望。

    就如同熊北冥之于太清上派。

    可冲虚子怎么也想不到,许易会是陈辽的对手,听夏长老的陈述,在许易狂暴迅猛的七千剑下,陈辽根本没有还手的能力。

    这就让他摸不着头脑了。

    处于他这个层级,对不同境界实力强弱的判断,自然比江湖上的种种传言,更为精准。

    在他看来,每一位紫府府君,都有和四阶大妖对战的能力,其中的卓越拔尖者,能和妖族四阶至强者对战。

    王千秋不曾点元,光靠灭掉一个远不如假丹的金甲神,根本不算什么。

    可现如今,王千秋竟然能死死压制住陈辽,轻松令其授首。

    如此实力,分明有紫府府君中的拔尖者的实力。

    光靠无量之海,和七千剑,就能做到这一步?

    冲虚子绝不会如此幼稚地认为。

    当然,对他而言,眼下的关键,绝非品评许易的实力,而是处理眼前的乱局。

    当信符传来消息,显示有紫府府君在赏宫岛死亡的时候,冲虚子第一个念头是,信符定然是出了毛病。

    很快,便有消息来报,陈辽的命魂牌破碎了。

    冲虚子火速朝此间赶来,一路上,此次自紫域归来的全部紫府府君接二连三赶到,没到赏宫岛,便都汇聚起了。

    漫说一名紫府府君的亡故,就是一名外门弟子发生在宗门内非正常死亡,都能掀起轩然大波。

    何况,处在这大变之期,且还有一众紫府府君汇聚。

    这件事处理不好,一众紫府府君先就得失心。

    在宗门外,东华仙门是一个团体,而在仙门内,自又分成其它多个小团体。

    显然,这些自紫域归来的紫府府君,自发地就会凑成一个团体。

    本来陈辽之死,就够棘手了,中间还夹杂了同门为夺宝相残的大案。

    种种麻烦汇聚起来,以冲虚子的地位和手腕,处理起来,亦倍觉麻烦。

    但是,大方向他是拿定了,那便是舍小就大。

    当然,若是这王千秋上道,他也乐得保全,谁叫掌教大人格外看重此人呢。

    不过,这个档口,就是掌教大人在场,料来也会严加惩戒王千秋,谁叫他和一众关乎东华仙门未来紫府府君们站到了对立面上去了呢。

    正是存了这番打算,冲虚子一指许易道,“王千秋,大号王梅花,本座听过你的名号,知晓你不凡,却没想到短短时日,你竟成长到这等地步,令人惊叹,道声天才毫不为过。只是你再有天赋,也犯不着杀人,尤其不该对同门下杀手。你不要不承认,似你这等人物,莫非当着本座的面,还要扯谎么?到底有什么隐情和证据,从实道来,掌教师兄如此看重你,你千万不要让他失望才是。”

    冲虚子话音方落,不少人同时变了脸色。

    一部分认为冲虚子太过偏袒王千秋,再是有理,岂能戕害同门,更遑论紫府府君。

    东方拓和其师虽然死得冤枉,可到底不是被谁直接用灭杀的方式灭亡的。

    陈辽和刘同洲的死法,说白了,就是犯了大忌。

    犯如此忌讳,首座大人还如此回护,难道天才就该有特权么?

    一时间,一些本来站在许易这边的旁观者,反倒起了嫉恨。

    而另一部分,则是惊叹王千秋的大名竟然惊动了掌教大人,听首座大人的意思,连掌教大人都无比的赏识许易,还有天理么?

    “首座大人玩笑了,晚辈有什么天赋,不过是机缘巧合,得白长老赐下神功,苦心修炼,才有小得,万万称不得天才。至于首座大人说晚辈杀害同门,这个是万万没有,场间诸位同门皆是亲历者,刘同洲死于陈辽之手,陈辽死于谢武之手,若说误杀,该是这二位误杀,晚辈只是适逢其会,被卷入其中。”

    “至于首座大人说的隐情,的确是有。陈辽伙同刘同洲强夺东方拓之师宣中长老金魂果之事,刘同洲已经承认,而遭陈辽灭口,但亲耳听到的同门极多。除此外,我这里还在陈辽须弥戒中,发现了金魂果,铁证如山,还请首座大人为东方拓和宣中长老伸冤!”

    许易高高举着一枚金魂果,朗声道。

    冲虚子依旧面目平静地盯着许易,心中却是好一阵翻腾,只觉牙梆子处阵阵抽紧,心头不由得暗骂,好一个难缠的鬼。

    原来,他适才的说辞,看似对许易有利,又是激将,又是维护,又是要许易陈述隐情,又是言及勿失掌教之望,实则是在诱供。

    只要许易亲口承认了杀人,一切都好办了,什么隐情,什么掌教之望,都可以靠边站了。

    他可以名正言顺,先将许易拿下,解了眼前的困局。

    至于后续如何处置,到底是回护,还是大惩,再看局势发展便是。

    他哪里知晓,这惯用的招数,这回竟然失灵了。

    这貌似至诚君子的家伙,竟死活不肯咬钩。

    非但如此,这人竟反咬一口,将罪责全推开。

    临了,又将东方拓师徒的冤案牵扯进来,数证并举,眼见便要将这案子坐实,叫他冲虚子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好生为难。

    尽管心中纠结,冲虚子却丝毫不展露在脸上,盯着许易道,“东方拓师徒之死,宗门自会派执法殿追查,现在本座关注的重点是紫府府君陈辽之死,你既敢杀人,却不敢承认,真真白叫掌教大人高看,本座看实在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许易道,“我哪里来的盛名,再说,陈辽死在谢武手中,谁都知晓,首座大人为何偏偏要将罪名着落在我身上?再说,陈辽和我对战,十余招不见有性命之忧,偏偏谢武一出手,他便死了,世上可有这般巧的事?”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