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九十七章 脱出

一百九十七章 脱出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黑影飚射间,无数道惨呼响起,无数道身影飚飞,血雾飘散。

    却见谢武等紫府府君无一漏网,尽数被打飞了天。

    惊变骤发,没有人能反应过来,除了冲虚子。

    他怔怔盯着许易那可怖的妖躯,似乎想要将他周身的每一根毛发都记下来。

    一众紫府府君遇袭,他没有出手,因为这依旧属于比斗内容,他并未从那可怖凶妖的眼中窥见杀气。

    果然,一众紫府府君虽被打得凄惨,重伤呕血,皆无性命之忧。

    忽的,那道黑影,直射苏凤凰而来,冲虚子动了,他竟从那恐怖妖躯中,感受到了浓烈的杀意。

    “王千秋,莫要走上绝路。”

    冲虚子怒喝一声,朝着苏凤凰狂飙而去,虽近在咫尺,此刻却远如天堑。

    一道黑幡临空布展,幡体一转,冲虚子只觉灵台中的元魂一虚,正要布展的玄功猛地一滞。

    便是这一滞,一道巨响传来,苏凤凰临空飞上了天。

    “碎丹田,丹田碎了……”

    不知谁发一声喊,满场俱是呐喊声。

    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喊什么,和为什么呐喊,可心头像憋了一团火,一座山,非要随着呐喊而出,才能一泄块垒。

    冲虚子惊怒交集,他万没想到,这王千秋为毁苏凤凰丹田,竟敢对自己出手。

    这是要翻天啊。

    狂怒之下,冲虚子再不留手,身躯化虹,直朝那道正像东南狂掠的身影飚去,口中怒喝道,“做下这等大案,你还想逃么,给我留下吧。”

    掌中一柄印玺爆发出耀眼的光亮,伴随着冲虚子大手一挥,那耀眼的光亮聚成一道光波,直射许易。

    “神灵之宝,首座要杀人。”

    “王千秋死矣!”

    “相煎何急!”

    “…………”

    乱声呼喊,场面如沸。

    冲虚子出手,本就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眼前的战斗,本来就是紫府府君和王千秋之间展开,生死胜败,手底下见真章。

    本来一众狂傲的紫府府君以多欺少,就叫众围观者心中不忿。

    此刻,首座冲虚子竟也冲王千秋出手了,一瞬间,所有人都替王千秋抱起不平来。

    岂料,呼声未落,冲虚子竟倒飞了出去,随即一道声音响彻天地,“首座,王某无意冒犯,苏凤凰要杀我时,你怎不出手阻止,这般拉偏架,实在叫人齿冷,王某到底留了姓苏的一条命,还有,记得事前的赌约,输了的都给老子去东方拓坟前叩头……”

    声音先洪亮,渐缥缈,原来那道庞大的黑影,飞速地破空离去。

    冲虚子立在半空,怔怔偏空,忽的发出一道轻啸,“大胆狂徒,本座在此,岂由得你自说自话……”身形化虹,朝许易狂追而去。

    他心头的怒火,已完全被许易拱起来了。

    许易的暴体神功,原本并不被冲虚子看在眼中。

    似这种靠壮大气血,鼓胀筋络的神通,修炼界并不罕见。

    但许易展现的龙象相,竟能生裂混乱天魔,动如光影,飘如神龙,横扫之姿,拍苍蝇一般将谢武等人拍飞,自然就显出这神功的不俗来。

    即便如此,冲虚子依旧没太当回事,境界之隔,甚于山海,他若出手,自然能轻松掌控局面。

    岂料,乱局骤发,这王千秋竟还有震动他真魂的法宝,一举抢在他之前,震碎了苏凤凰的丹田。

    暴怒之下,冲虚子根本就没想着手下留情,一上来便冲动了威力绝伦的神灵之宝,苍蓝印,直击许易而去。

    但他打破头也没想到,这该死的家伙,竟有奇胆奇智,竟猛地调转头来,迎着苍蓝印的攻击袭来。

    当时的情况,就好比两鸟追逐,前鸟陡然掉头,后鸟余势不绝,撞上是一定的。当时情形看似凶险,冲虚子依旧无所畏惧,他不信王千秋的妖躯,能扛得住苍蓝印的攻击,更对自己的肉身有着绝对的信心。

    哪知道,那道庞然黑影,竟直直撞入了苍蓝印的光阵中,直接在他胸口印了一掌。

    那一掌之威,竟拍得他筋骨齐鸣,元魂发出剧烈的震颤。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成就真丹之后,会在肉躯上输给一个未曾点元的小辈。

    不管是于当前的局面,还是心头的怒火,冲虚子都不打算再放过许易,哪怕是掌教师兄再惜才,他也决议要送许易去幽狱住上十年。

    至于,此刻许易临逃之际抛下的话,他一句都懒得听,他只要抓人,将人抓了再说。

    急追之际,他先就取出玺印,传音外事殿锁死了全部的信符。

    只要封住了信符,在这方世界,他抓许易就如笼中捉鸡一般。

    岂料,封锁信符的命令传下未久,外事殿掌殿长老便传来一道耸人听闻的消息,适才外事殿的星空盘,竟然检测到了巨大的能量波动,有人遁出东华仙门世界了。

    一听之下,冲虚子的头发都冲起来了。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宗门掌控此方世界最大的利器,就是凭借信符锁死了往来通道。

    怎么可能有谁,能不经过信符自由来往这片世界。

    冲虚子的暴跳如雷和巨大震惊,许易不知道,也管不着。

    他用得自暴兕的星空锁息术和界牌,才安然脱出东华仙门的世界,便一头扎进了一条宽阔的大江中。

    许易任凭身子沉下,一直沉到水下十余丈,他用残存的精神,催动神念不住将身子下压,深深地压进淤泥最深处,便沉沉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不知何时,周身的疲乏,终于缓解了,许易腾出淤泥,在江中清洗一番,便腾出水来,凌空便将一套青衫套上身来。

    仔细打量浑身肌肉,依旧白腻如瓷,并无丁点创伤,周身无有不适,只是腹中空得厉害。

    许易活动了下筋骨,在江边寻了颗空阔的地方坐了,神念放出,万千江中鲜味,自动破江而出,凌空解体,不远处的山林间,飞来无数干柴。

    不消片刻,一个巨大的篝火架便自动搭建而成,数十条鲜美的肥鱼便被炙烤的油脂大冒。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