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九十八章 测字

一百九十八章 测字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见火候差不多了,许易又取出一堆坛坛罐罐,却是各种调味佐料,小心地在篝火架上挥洒。

    待得浓香满溢,许易终于开动起来。

    他吃饭向来是风卷残云,不过半盏茶的工夫,数十条鲜美烤鱼尽数入腹,他饮尽最后一瓶果酒,将酒瓶抛进水中,盯着明亮的篝火,思绪渐渐发散。

    回想起和冲虚子的交手,许易依旧后怕不已。

    别看他醒来时,伤势尽复,那是二道龙门开启后,肉身具备的强大自愈功能。

    其实,交战之际,他很清楚自己的妖躯受伤非轻。

    真丹强者本就难斗,冲虚子狂怒之下出动了神灵之宝,威力之大,超乎了许易的预料,即便他突破了第二道龙门,妖躯的半边身子也险些裂开了。

    要知道,他可是以龙象相的法身,在和冲虚子战斗,狂化后的妖躯,本身的防御都会有个显著的加成。

    由此可见神灵之宝的恐怖威力。

    许易此刻脱出东华仙门,到底不想和东华仙门彻底闹翻,今次的乱子看似闹得颇多,许易相信还有回旋的余地。

    他没下死手,除了苏凤凰外,其余紫府府君伤势虽重,养养也就痊愈了。

    至于苏凤凰,那全然是这家伙先生了杀他许某人之心,许易被那魔宠困住时,感受很清楚,一旦那魔宠真的突破了他的肉身防御,他的下场必定极为凄凉。

    若是苏凤凰的魔宠只是将他包裹,死死限制,许易未必会对苏凤凰下狠手。

    可那魔宠分明就是想要了他许某人的性命,以许易睚眦必报的脾性,岂能善罢甘休。

    当时看似群情激愤,许易相信时间稍久,冲虚子会想通的。

    这个人是个合格的首座,看重的永远是宗门的利益。

    在苏凤凰已残,他许某人展现了超卓的实力后,就不可能被冲虚子放弃。

    何况,他对冲虚子下手,也是手下留了情,否则当时的龙象相妖躯,真的全力出手,一掌击实,即便冲虚子身具绝顶宝甲,能否撑过那开天裂地的一掌,也是难说。

    其实,自打修成龙象相以来,许易根本不曾试过龙象相的潜力极限到底在何处,反正一狂化,他周身就有使不完的力量。

    不说别的,就说这具狂化后的妖躯,能完全靠肉体的力量,轻松地将四散奔逃的谢武等人,先后追上,如拍苍蝇一般,尽数拍飞,便可以想象为了推动这具庞然妖躯获得绝对速度,这具妖躯本身又具备何等夸张的力量。

    话说回来,有一好,便有一坏,这具妖躯同样如此。

    关键便在于,他支撑龙象相的时间,太短了。

    就拿这一战来说,若非他走得及时,恐怕拖不到冲进星空碎片,便要力竭尽,到时,可真就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脱出来了,许易便不急着再回去了。

    东华仙门内,唯有晏姿叫他牵挂,但他丝毫不担心晏姿的危险。

    一者,旁人根本不知晏姿和他的关系,唯一知晓有牵扯的何仙君入了紫域,这层关系就比较隐蔽了。

    一个婢女,没人回去和他为难,许易相信,冲虚子连他独占的那座绿岛都不会动。

    二者,即便知晓了晏姿的重要性,只要他许某人逍遥于外,冲虚子除非是疯了,才会通过动晏姿来发泄。

    退一万步说,即便东华仙门真的要和他划清界限,也绝对不会将他许某人往死了得罪。

    最最紧要的是,当下大变在即,仙门连在紫域征战多年的紫府府君都征召了,正是担心力量不足之时,除非失心疯了,才会将一个足以和真丹强者相周旋的强大臂助朝外推去。

    焰火将尽,许易有了决断,他打算往圣辉城一行,目的是为获取大量的中品以上五行灵石。

    这些时日,他仔细阅读过白长老交付的那几本关于如何培育天元种子的册子。

    寻找精纯的火灵之地,只是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

    许易还需要构建接引发展,不断地培育,而这一切,需要大量的高阶五行灵石来维持聚灵阵法。

    如此,便需要个渠道,圣辉城那边的问仙阁正适合干这个。

    这日傍晚,许易来到了圣辉城,他没有忙着去问仙阁,而是朝最近的炼房行去。

    他打算祭炼些奇符,用来置换灵石。

    毕竟,他和问仙阁那位高阁主关系再好,也不可能白占这偌大便宜。

    “尊驾慢行!”

    许易才行到那家唤作“宜隐”的炼房正门前,一道声音传来。

    许易移目看去,却见一位面容清癯的中年,正含笑望着自己,一身道袍浆洗得极为干净,身前横着一张青色的竹桌,身后插着根幌子,幌子上书着“铁口直断”四字,在微微晚风中招摇。

    “阁下是在叫我?”

    许易微微一笑,停下步来。

    中年道人点头道,“我观尊驾步履匆匆,似乎心神不宁,不如卜上一卦,算算前程。”

    许易道,“我命由我不由天,何必多此一举。”

    口上虽如此说,一枚灵石落上竹桌。

    中年道人捡起灵石,朝许易丢去,许易伸手接了,头也不回便朝炼房行去。

    “七年了,我七年都不曾为人卜卦了,若非观尊驾非是凡人,某也不会起如此大兴趣,尊驾即便是修士,测测吉凶,趋利避害总是好事。”

    中年道人兀自劝道。

    他这般一说,许易陡然来了兴趣,若这人说的是真,七年才卜一卦,总该是有些本事的。

    因为见识了瑞鸭的神异本领,许易天然就对这些预知未来,预吉避凶的事,有极大的兴趣。

    “不抽签,写个字吧,我这一门,讲究以字观人。”

    中年道人取出纸笔,递到许易身前。

    许易顿时失了兴趣,若是抽签,他还有些兴趣,可这般玩拆字游戏,他真是兴趣缺缺。

    不过,既然答应了,他也不打算反悔,提笔落下一字。

    “一!”

    中年道人微微拂须,盯着许易道,“你诚心的?”

    “阁下答对了,反正你总有说辞,什么字都一样,只要出自我心。”

    许易微微笑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