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一十一章 护短

二百一十一章 护短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易感谢朱掌教的回护和传讯,但绝不认同朱掌教的绥靖政策。

    他倒不是能伸不能屈,而是羊脂玉净瓶既然已经夺了,断然没有还回去的可能。

    按他的原计划,是要将三圣子引入东海腹地,再行围杀,到时候他只需做好伪装,通知妖族的皇军大人们,自然有的是大妖愿意将三圣子这位圣庭圣子留下来。

    他既诛了大敌,还不用落得满手鲜血,届时,即便圣族追查三圣子之死,最终也只能认为是三圣子时运不济,命中该有此劫。

    毕竟,没谁会相信王千秋这人族,能驱使得动一众大妖来围攻。

    如今,三圣子既然通知了圣族真丹强者来合围,显然原计划已经用不得了。

    既如此,他打算先脱离此处,将这段梁子先搁置,等他种下天元种子后,再找后账。

    念头才浮起,许易便暗道坏了,只因他神念分明捕捉到了海域上空有光门显现,两名道人才一显现,便放出强烈杀意,朝他袭来。

    许易催动疾风披风,直朝海底深处射去,遁速一起,三圣子立时大急,传神念道,“三叔祖,四伯,贼子不可小觑,当速速合围。”

    两名道人同时点头,各自身形化虹,分射两端,同在海中飚射的三圣子呈三角形状。

    却见三人同时怒喝一声,横跨十余里的海域顿时冰封。

    柔顺的水域顿时化做坚固的冰墙,只一瞬正飞速穿梭的许易,便被封禁在了冰墙中。

    “好一个真丹神尊,好一个演地水火风。”

    困在冰墙中,许易仍旧忍不住赞叹,真丹之强,真的非同小可,不再拘泥于五行灵气变化,五行皆在掌握,何等的强大。

    三名真丹神尊之力,竟能让这浩渺波涛,凝化成墙,如此神通,已近乎至大。

    “不过也没什么,我自有办法。”

    许易似乎自语了一句,下一瞬,如山的冰墙炸裂,包括三圣子在内的三名真丹强者,尽数被可怖的气浪,掀飞了出去。

    许易引爆了最后一颗中品极水珠,整座冰山立时化作一个超级大炸弹。

    “竖子!”

    “极水珠,元家的至宝,他怎么会有。”

    两名道人同声惊呼道,呼声中充斥着怨恨。

    越是在水域丰沛之地,极水珠的威力越是巨大,此刻,极水珠在水下数十丈引爆,可比在烟柳江中引爆,威力大了太多。

    许易才被冰封,三圣子连同两位道人,狂飙而来,急着抓现行,冰山爆裂之际,三人正好冲到近前,巨爆喷涌,三人被狂暴无伦的气浪卷得倒飞而回不说,周身的防御也彻底崩坏,肉身受创非轻。

    “三位,在下有个匪号,唤作浪里白条,在水中想捉住王某,难比登天,不信可继续试试。”

    许易放出心念,身形狂飙。

    “不信他有多少极水珠,不过是虚张声势,三叔祖,四伯,此贼不除,我寝食难安,他日乱我圣庭者,必是此獠。”

    三圣子朗声道。

    他已经放弃了在水中追击,和其余三位长老一般,贴在海面飞行,只以神意死死锁住许易。

    “三圣子何必如此凶戾,当我东华仙门弟子,是可以随意杀灭的么?”

    一道怒喝声传来,两名道人现在半空,怒喝之人,满头华发,是个老道,左首的方面中年,气质冲和。

    正是冲虚子和朱掌教。

    按冲虚子的话说,朱掌教就是太惯着王千秋了,凭小王的折腾劲儿,整个东华仙门非被这家伙折腾散架不可。

    即便口上不住埋怨,在听说了王千秋有性命之忧,冲虚子还是随朱掌教来了。

    宗门弟子,自己怎么管教都行,旁人要灭杀,那就是打脸,找茬儿。

    “原来是朱兄和华兄,有礼了。”

    一身锦袍的孔三叔祖彷若无事地冲二人稽首为礼。

    冲虚子冷哼一声,“沧澜兄,若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年齿也快三百了吧,怎么行起事来,还和小孩子一般无二?今天这事儿,总要给个说法,否则我东华仙门绝不罢休。”

    “不罢休又如何,莫非当我圣族是泥捏的,王千秋小儿,暗算圣子在先,又偷盗小三至宝,如此作恶多端,冲虚你还要袒护不成。”

    孔四伯先就炸了,他本是火爆脾气,素来以圣族身份为荣,自然见不得冲虚这般颐指气使。

    眼见冲虚要狂暴,朱掌教微笑道,“东阁兄无须叫嚷,还是听听圣子是如何章程吧。”

    事情闹到这般地步,三圣子倍觉窝囊。

    东华仙门的朱掌教赶来了,证明盖子完全揭开了,三圣子有志于继承圣主治位,自然深通权谋,明晓大局。

    当前的大局,就是各大派系偃旗息鼓,全面提升实力,以待大变。

    在这种前提下,圣庭根本不可能为了谁的一己私利,就和一派仙门完全对立。

    何况,八大仙门平素未必齐心协力,但一提到针对圣庭,必定又变得同气连枝。

    这个时候,再想强杀王千秋,根本不现实,即便能成功,代价也会大到他难以承受,至少圣族那些顶尖大人物对他的看法便会彻底改观。

    果然,三圣子正暗自揣测利弊得失,孔沧澜便来心念要他慎言慎行,不多时,孔东阁竟也传来同样的意思,强悍如他到底也知晓轻重。

    三圣子强压一口气道,“朱掌教不仅是前辈,也是我北境圣庭有名的仙人,既然前辈在,晚辈怎好多言,我与贵门王千秋本无冤仇,奈何此人屡次相辱,后来还在烟柳江上设局于我,趁乱盗走某的宝瓶,某乃真丹神尊,受此奇辱,朱前辈您说我该不该忍?现在既然朱前辈您说话了,唤出王千秋,要他将宝瓶还我,此事我便揭过不提。”

    三圣子几乎是咬牙说出的这番话,在他看来,他真的是给足了面子,让到了底线。

    与此同时,他也在心中暗暗发誓,待此间事了,他非要设个妙局,一举将这该死的混蛋装入其中,生生闷杀。

    “好大的口气,孔老三,你做过什么,当真不知,否则我姓王的失心疯了,和你这堂堂圣子过不去。”

    许易破海而出,冲天而起。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