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一十二章 生死要论

二百一十二章 生死要论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易冲朱掌教、冲虚子拱拱手,“劳动二位费心,惭愧惭愧……”

    冲虚子的表态,让他心中颇为意外,难得对东华仙门生出了些许归属感。

    冲虚子冷哼一声,朱掌教传心念道,“你可以张狂,前提是,你的能力能撑得起你的猖狂,我和冲虚之所以前来,一是不愿因你之故,在这个档口,让八大仙门和圣庭再起冲突。”

    “其二,你的才华和天赋,我生平仅见,连冲虚这般不喜你,也认为你出类拔萃,或可兴我东华一脉。说穿了,我们现在能来,皆是不希望一颗新星就此陨落,倘若你的修为始终停滞不前,让仙门中的其他后进超过,再想劳动我和冲虚这般万里奔驰,你自己也知道不可能。”

    朱掌教一改掌教应有的大义和教化,赤果果地道出一番诛心之论。

    “掌教放心,我保证,下回再有这等场面,绝不劳动掌教大人出场。”

    许易微微一笑,传出心念。

    死死盯着许易这张笑脸,三圣子双目几要喷火,怒喝道,“胡搅蛮缠,胡言乱语,今日之事,若不是朱掌教来此,你以为你能善了?”

    许易冷笑道,“圣子兄能说出此番话来,连我都忍不住替你脸红,你堂堂真丹神尊连我都奈何不得,还要招来两位帮手,却在此间对王某大言不惭,说什么善了,真是天大笑话。”

    “至于你说我胡言乱语,敢问封冰是何人,敢问那具丹尸又从何处借得?王某真不知何时得罪了你,竟要你圣子兄如此处心积虑,暗派杀手来戕害于我。怎么,你做初一在前,就莫怪我做十五。你不用故作镇定,你敢对天盟誓,那封冰不是你派来的,若是敢,那瓶子我立时就给你,若是不敢,王某奉劝你就此住口为好。”

    三圣子心头掀起万千海浪,他怎么也没想到,许易竟连封冰背后是谁都知晓,难道是封冰泄的底?

    显然,这不可能,可他又是怎么知道呢。

    三圣子当然想不到,许易光凭蛛丝马迹,就推测出了封冰背后是谁。

    若他早知道,烟柳江之约,他就不会去了,暗中干掉许易才是正经。

    此刻,被许易将此番阴私掀开,他面上虽依旧平静,心中却涌起了狂潮,一时不知如何接茬。

    孔东阁冷喝道,“什么封冰,不知你说的何人,我圣族并无此人,你不用胡言乱语,随意攀扯。至于誓言,嘿嘿,你小小蝼蚁,岂知真丹强者的誓约,通着天意,岂能轻立,若是不信,可问你们朱掌教和冲虚首座,他们生平可曾为谁立过誓约。”

    他这番话,正为三圣子搪塞,谁都看出来,王千秋所言怕是不虚,三圣子若迟迟不接口,岂非是不打自招。

    得了他的搪塞,三圣子终于缓了口气,冷笑道,“好一张利口,巧言令色,无过于此,旁的孔某就不问了,只问这宝瓶你还是不还,否则,这官司便是打到圣主处,孔某也定要讨回公道。”

    许易轻笑道,“圣子找圣主做主打官司,想来天下笑话莫过于此,传扬出去,圣子兄多半要扬名后世的。”

    若论毒舌,谁又能毒过他。

    顷刻,三圣子便被气得双目通红,几要喷火。

    “朱兄,东华门下,何曾有专门教授口舌之利的术法了,此子如此舌利如枪,确不似我辈中人”

    孔沧澜微微摇头,满面的可惜之色,似乎许易真是圣族子弟。

    “王某当然和沧澜前辈不是同道中人,惯因王某到底知道羞耻,绝不会干出三名真丹强者围捕一位未曾点元的后辈的事来。好在您主动和我划清界限,否则王某真不知该如何与你共立于这片穹宇之下。”

    许易一脸认真地说道。

    “你……混账……”

    孔沧澜活了一把年纪,何曾见过这般不把他当回事儿的,直气得胡子直抖。

    “朱兄,此间以你身份最尊,这件事怎么料理,你发话吧,我等绝不多言。”

    孔东阁朗声说道。

    他算是看出来了,论斗嘴皮子,自己这边三个加一块,也抵不上人家半张。

    不待朱掌教接茬,许易道,“这是我和三圣子之间的烂事,口舌上,怎能了结,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如何,圣子兄,敢不敢应战?”

    许易这一表态,场中的气氛顿时诡异起来。

    冲虚子急传心念道,“你小子不会以为靠你那具妖躯,就能横扫真丹境吧,别痴心妄想了,如果正面对抗,你那具妖躯,我的苍蓝印绝对用不了多久便能击破,你千万不可冒险。”

    在冲虚子传心念的当口,孔家三人亦飞速交流着。

    交流的重点,除了分析许易的实力和用意外,并没有什么卓有成效的建议

    顷刻,三圣子便下定决心出战。

    因为他实在没有避战的余地,堂堂真丹强者,若面对一个连点元都未曾的阳尊叫战而不敢应,传扬出去,他就毁了。

    何况,他还是圣族的圣子,将来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代圣主。

    若是今日避战,此事必成他一生的污点,圣族无论如何不会支持一个怯懦之人成为圣主的。

    “你要战,我便战,生死不论……”

    三圣子慨然道。

    他已打定主意加倍小心,全力以赴。

    前番在烟柳江的失利,只因稍稍大意,让这狗贼占了先机,今番再战,他绝不会留下任何漏洞,给王千秋抓。

    只凭真实战力,便是十个王千秋,又有何惧。

    思谋已定,三圣子信心满满。

    许易摆手道,“生死无论?圣子兄玩笑了。”

    “怎么,不敢?怕死?”

    三圣子冷道。

    许易道,“圣子兄玩笑了,之所以要和圣子兄论论生死,是因为王某根本不敢杀圣子兄,设想王某若杀了圣子兄,圣族上下不得寻王某拼命?反观圣子兄杀了王某,倒可以光明正大对我东华的掌教大人。”

    “所以,论生死,对许某是不公平的,因为王某根本没有杀圣子兄的勇气,这样吧,我和圣子兄交战,圣子兄若能杀得了王某,算王某倒霉。而王某若令圣子兄创见五脏,便算王某胜利。届时,这道梁子便算揭过,以后再碰面,是杀是和,另当别论,如何?”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