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一十六章 寒酸的婚礼

二百一十六章 寒酸的婚礼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骄阳当空,春风向好。

    城郊的一座别业,占地足有十亩,纵是白日,大红灯笼围满了院前院后,来往的宾客颇多,气氛十分热闹。

    后院的高楼上一位华服美妇盯着远处的喧闹,掏出一枚界障珠握在掌中,冷哼道,“瞧瞧,来的都是些什么阿猫阿狗,就连二级星吏,也不满双掌,三级星吏一个也无,颖颖嫁给他,简直就是……”

    “事已至此,说这些做什么,人总算不错的。”

    华服美妇身边的中年男子气质柔和,轻声埋怨道。

    美妇眉头的怨气愈重,“不错?你满淮西打听打听,谁不知道你这位姑爷,到底是什么德行……”

    中年男子打断道,“颖颖也说过,绣画那是中了阴姹虫,并非本性如此,再说,这孩子我见过,礼貌周到,就是性子略显沉闷,最重要的是,他对颖颖是真心好,而颖颖也喜欢他,这就够了。”

    美妇蹙起的眉头并没有稍减,叹声道,“官人,你不用宽慰我,我虽不满宫绣画,却也知道颖颖嫁他,总比嫁给别人做小强,大伯子利欲熏心,你们瞿家迟早断送在他手上。”

    中年男子沉沉叹息一声,不再搭话,忽的,瞧见院中一位凤冠霞帔的俏丽女郎,朝这边招手。

    中年男子含笑点头,“走吧,夫人,你的宝贝女儿招呼咱们下去陪客呢,不管怎样,女儿如今已是宫家的人了,咱们总要给女儿做脸。”

    华服美妇收了界障珠,嘟囔道,“你去吧,这种小场面,你这个二等子爵绰绰有余了,我去做什么,回房歇着去了。”

    中年男子道,“好吧,我先去,夫人这话我原封不动转给小颖,等她来请你。”

    华服美妇美目一横,掐着中年男子手臂,一道下楼去了。

    俏丽女郎迎着二人,乐呵呵地道,“老瞿,老姚,快些快些,我们的头儿自万里赶来参加我的婚礼了,他可是少见的英雄。”

    女郎性子风风火火,跳到近前,便拖了两人朝西边的花厅赶去。

    整个西花厅只置办了一桌,除了一位青袍男子,和一位身着大红吉服的秀气男子,坐的皆是官人,人人胸前明星崔璨,皆是二级星吏。

    见得俏丽女郎,引来中年男子和华服美妇,众人皆起身见礼。

    俏丽女郎依次介绍诸人,皆是淮西府各大衙门的实权官员,家世也尽皆显赫,最后介绍青袍男子前,俏丽女郎冲面上始终没笑容的华服美妇传心念道,“老姚,您再绷着脸,我可不依,这位可是我们的头儿,真正的英雄豪杰,别看着一桌子都快坐满了,其实凭我绣画的人脉,最多来一半,剩下的全是看我们头儿的面子,您可别叫旁人笑您闺女没礼数。”

    一边传心念,一边介绍青袍客道,“爹,娘,这位是我们的头儿,大号许易,名满淮西的人物,他的英雄事迹,遍传淮西,如今在路庭履职,是我和绣画的至交好友。”

    来人正是许易,他听到宫绣画和瞿颖成亲,真的吃了一惊。

    说来,他和宫绣画的关系,极度复杂,他初入此界,没多久,便和宫绣画结下梁子,受他追杀。

    到后来,他隐匿身份,混迹淮西府官场,又随着宫绣画,秋刀鸣等一道参加了剑南路的恩科,他做领队,带领着宫绣画等人取得了好成绩,皆获得了官身。

    再后来,宫绣画发现了许易便是自己的大仇家,偏偏那时他男人身女儿心,对许易起了别样情愫,一场生死纠葛,许易发现了他身中的阴姹虫,帮他将毒虫拔除。

    因此阴姹虫,宫家内部又起一番龙争虎斗,在许易的插手下,宫绣画大获全胜,全身而退。

    没多久,许易便去了剑南路,两年前他回归淮西,宫绣画,秋刀鸣等曾专程赶来,热闹了一日夜。

    再后来,各人皆忙自己的前程,联系便少了。

    今番,给许易转告婚讯的却是瞿颖,当听说她和宫绣画要成婚,许易当真愣了很久,思忖片刻,便答应来赴约。

    经过秋刀鸣他们的解说,许易才知道,却是瞿颖倒追宫绣画,追得宫绣画全没办法,只好半推半就,成就了好事。

    此外,许易还知晓,这场婚事是仓促举办的,起因是因为瞿家似乎要将瞿颖许配给哪位顶级门阀的世子作小。

    而瞿颖父母心疼女儿,这才带了女儿远来宫绣画家乡的小城,举行婚礼。

    今番到了的皆是宫绣画这边的朋友。

    宫家早在那场家族内乱,家族势力消耗一空,此番到来的皆是宫绣画在官面上结交的一些朋友,大部分是看重宫绣画星吏的身份,前来道贺凑热闹,身份皆不高。

    除了曾经一起参加恩科的朋友,此场婚礼的确没有什么说得过去的重量级贺客。这也是瞿母不满的根源。

    瞿家怎么说也是淮西大族,瞿家家主瞿颖的大伯,还领着伯爵的爵位,瞿父其余的兄弟,也都或有爵位,或有公职,真是显赫一时的高大门庭。

    故而,即便是避难,瞿母也对眼前的小场面,分外不满,觉得委屈自己的宝贝女儿了。

    却说瞿颖介绍完许易身份,瞿父连道“久仰”,他的确听过许易的名号,知道掌纪司曾出现过一个狠角色,似乎武道上也颇有成就,但也仅限于此了。

    他暗暗给许易的评价,也不过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年轻人,并不觉得有多了不起。时下,正是大变之期,圣庭的许多禁制都开放了,尤其是这些世家大族,近水楼台先得月,以前高不可攀的阳尊大能,都不再多么了不起了。

    就拿他瞿家来说,上个月,便有三人成功晋升为阳尊。

    连他自己,也清楚,如无意外的话,用不了多久,自己也能成就阳尊。

    眼前的这位昔年或许惊艳一方,限于家世,可能一辈子也触摸不到阳尊的门槛。即便心中如是想,瞿父还是极为礼重许易,不看女儿的面子,只看因为许易,能来这些星吏,让自己女儿的婚礼显得不那么寒酸,他就极为承情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