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二十章 斩缘

二百二十章 斩缘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一刻,所有的视线都在许易脸上汇聚。

    有惊诧,有不屑,更多的却是“这人定是活得不耐烦的”蔑视。

    独独一人的眼神,极为复杂,饱含着数种情绪,若能汇成语言,孔璋定要仰天怒吼一声,“老子绝对是出门没看历表。”

    他认出许易来了,尽管许易变换了面目,可王千秋的眼神,令他做梦都惊醒过好几次,他又怎会忘记。

    孔璋想不通,便是打破头也想不通,自己远离圣辉城,正是为了躲这灾星,缓解情绪,怎么远隔这千山万水,竟又在这里撞上了。

    老子到底做了什么,如此触怒老天,让老天要这般玩死老子!

    窥见孔璋这复杂难言的眼神,宋国公怒了,感觉到一种深深的耻辱和危机感。

    瞿明通更是有种魂飞魄散的紧迫感,如此贵人放出这般眼神,自己再不出手,多半是要完蛋。

    宋国公指着许易怒喝道,“不知死活,今日就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正待出手,瞿明通先射了出去。

    区区一个阴尊小辈,他自问抬手就能灭了。

    可若是让许易死得太简单,怎对得起内廷使大人这如此有内涵的眼神。

    瞿明通才腾身而起,身子便化作一团血雾,陡然炸开,孔璋如一尊魔神,瞬息到了瞿明通身前,大掌如山岳直从瞿明通头顶压下,才进阶阳尊未久的瞿明通,连反应也不及,就被孔璋打成一团血雾,神魂尚不曾聚成完整的形体,便被孔璋的神念搅碎。

    “你要叫谁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如魔神一般的孔璋阴沉沉盯着宋国公,眼眸中尽是杀意。

    如果说杀瞿明通,乃是情急之下的自救,孔璋对宋国公这个拉他入火坑的家伙,才是恨之入骨。

    “我,我……”

    宋国公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昏,心乱如麻,他甚至怀疑不是自己疯了,就是这位内廷使大人疯了。

    “马上和这位先生道歉,他若不肯原谅你,嘿嘿,孔某定然叫你先前的猖狂之言真的兑现。”

    孔璋阴沉沉地发着咒,满面凶残,好似宋国公是他杀父仇人一般。

    “这,这是为什么呀,大人,您,您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曲飞扬高高抱拳,头几乎扎进胳膊底下,几乎是鼓起全部的勇气,才说出这番话来。

    他本是想问孔璋是不是哪里不适,憋到最后,却也只敢问孔璋是不是认错人了。

    岂料,他话方落定,孔璋再度发难,一道紫光击出,直接将曲飞扬炼成空气。

    “不!!!”

    宋国公立时红了眼,孔璋双目如蛇,死死盯着宋国公,“瞿老狗,若非你头上顶着这个副路尊的衔,你以为你还能站着跟老子说话,老子杀你如杀一狗。你若再不求得这位先生谅解,老子立时就结果了你!”

    孔璋滔天凶威,震撼全场。

    可比孔璋更震撼人心的,却是立在场中八风不动的许易。

    任谁打破脑袋,也猜不透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孔璋是圣族,堂堂内廷使,身份何等尊贵,怎么会向许易这般伏低做小。

    连宫绣画都想不通,尽管他再三拔高许易的身份和修为,也无法理解眼前的这一幕幕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不……”

    终于,宋国公憋出了两字,身子也缓缓向许易拜倒。

    许易理也不理,冲孔璋笑道,“你倒是乖觉,既然来了,就别忙着走了,帮我撑撑场面,我兄弟大婚,你帮着扇呼扇呼……”

    他如今何等身份,宋国公之流,根本入不得他眼。

    想当初,吟秋郡主大婚之战,岳子陵一个区区仙门外门弟子,便能和王世子等人平等往来,何况他许某人如今。

    “好,好……”

    孔璋连忙应承,一张脸却皱成了苦瓜。

    “莫非孔兄觉得委屈?”

    “不委屈不委屈,应当应分的,您的兄弟,就是我兄弟,应该的,应该的……”

    孔璋连声道。

    想他平时何等凶煞,何等威风,可对着眼前这盖世魔头,他只觉连神魂在灵台中都不甚安稳。

    若只是当初在圣辉城吃的一次亏,他也不至于畏许易如魔。

    可亲近他收到消息,连三圣子也在这魔头手中闹了个灰头土脸,同时去的,可还有两名真丹族老。

    这消息传来,他真觉得心肝都要碎了。

    如此魔头,避之唯恐不及,当即离开了圣辉城,本想在下界悠游一番,哪知道今日又撞上。

    他心中的酸楚,简直难言。

    “宫兄,瞿小妹,祝你们二位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许某尚有急务,就先告退了,改日,许某再登门拜访。”

    言罢,许易一抱拳,身影化虹,消失在天际。

    “他,他到底是何人?”

    瞿母轻声问道,眼神中尽是小心。

    “神人!”

    瞿颖道。

    “你就是宫兄吧,既然结婚,就像模像样地结,那个孟天,叫你老子把宅子腾出来,隆重布置,我只说一句,不止你们路尊老余会来,该来的都得给老子来……”

    孔璋发狠道。

    “不必吧,已行过大礼了……”

    瞿父心情复杂地说道。

    孔璋杀了瞿明通,他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和瞿明通虽为兄弟,但瞿明通为人功于心计,又一心钻研,对瞿父也只有利益之求,平素绝少往来,现在瞿明通死了,瞿父说太难过,绝对是假的,可到底血脉相连,此刻,他面对孔璋的感觉很复杂。

    孔璋大手一挥,“旁人就不必废话了,宫兄,你配合好吧,孔某别无他求,只想你风风光光结个婚。”

    ……………………

    辞别宫绣画等人后,许易感觉心中松了不少,似乎斩断了一些羁绊,这种感觉很奇妙。

    他很清楚,随着自己修行的加深和地位的提高,很多曾经的朋友,注定都会成生命的过客。

    包括天下第一门。

    从宫家别业离开,许易来到了天下第一门。

    许易悄悄地来,在冷阳峰中故地重游,半日后,他招来了方管事和赵无量。

    听赵无量兴致勃勃地讲述天下第一门如今的崔璨前程,听方管事讲述他在掌纪司的仕途发展。

    许易原本准备说些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留二人一餐饮宴,披着星辉,便离开了冷阳峰。

    临去,他知会了宫绣画,对这二人多加照看。

    他相信,有了宫绣画这个盛大的婚礼,足以庇荫很多很多人。

    许易取出腰囊,碎裂了几枚传讯珠。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