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八十五章 宣冷艳的麻烦

一百八十五章 宣冷艳的麻烦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宣冷艳冷哼一声,素手一抹,几本册子便消失不见,美目直视了许易道,“有这么一桩事,你帮我参合参合,怎么办合适……”

    许易听罢,念头转了转,道,“这事儿不难,那位苏小姐明明与您不合,做个散寿还偏要请您,摆明了是想当众要落您面子。那是她的主场,她既准备好了,您不去不就结了。不给她面子,就是最好的表态。”

    宣冷艳横他一眼,“若这般简单,我要你出主意,你那一肚子坏水哪里去了,是不是就是坑我……为师有能耐!”

    许易苦了脸,一言不发,心中暗暗画着小人,诅咒之。

    反正他现在是惹不起宣冷艳了,任由她作,就是了。

    宣冷艳发了一通脾气,冷道,“为师非去不可,但绝不能落了面子,就这两条,你自己想主意,想不出来,今天你就别回去了,就在这儿一直想,你给我站起来。”

    许易站起身来,面上波澜不惊,心中已苦海汪洋。

    忍,老子忍。

    其实,不忍又能如何呢?

    许易木了一张脸,立在一边,宛若随侍。

    宣冷艳理也不理他,自顾自优优雅雅地吃着饭,似乎觉得无聊了,竟取出一本册子,边吃边翻阅起来。

    许易的心绪渐渐平宁,脑子转得飞快。

    他换了个思路,不从具体的事件出发,而从宣冷艳的脾气秉性出发。

    以他对宣冷艳的了解,这是个傲娇自恋的家伙,若非是她自己愿意,别人强迫不了她的。

    所以,这场生日宴,宣冷艳不是不能拒绝,而是不想拒绝。

    不愿去,是不想见那位苏小姐的高光时刻。

    不想拒绝,必定是生日宴上,有想见之人。

    有想见之人,却不肯明说,那必是个男人,还是一个让宣冷艳心动的男人。

    再往深了想,那男人肯参加苏小姐的生日宴,说明和苏小姐的关系也不差。

    思维再继续发散,许易明白宣冷艳不能言道的苦衷了。

    说白了,宴会必须去,且还不能被早有准备的苏小姐压下了威风,在那男人面前失了体面。

    念头既定,许易道,“不如这样,您不妨邀请一位男性贵人同行,那人的身份必须尊贵,而且必须全场承托您,您意下如何?”

    宣冷艳的玉筷停在了半空,惊讶地盯着许易,怔怔半晌,“你果然是坏得冒烟了。”

    她确实不好和许易说明整件事情,毕竟涉及到太多的不能为外人道的心理活动。

    此刻,她看似在观书,一颗芳心无比纠结,在努力想着该如何渗透才不显得尴尬。

    哪里知道,这坏种竟似能看透她的心肠,三言两语,就把问题掰扯明白了。

    “坐吧,站那么直做什么,好似为师不慈一般。”

    宣冷艳慵懒地挥了挥手,“主意不错,但我识得的贵人,他们都识得,找个不认识的,太难。”

    “老子……”

    许易心里头暗暗发狠,却还是乖乖坐了下来,他只盼着快点应付了这麻辣教师,赶紧去经楼查阅典籍。

    心中已打定主意,以后纵是要好处,也万万不能来这儿,得看好了机会。

    在他眼中,此间与魔窟无异。

    “这难什么,找不出来,不会编么,反正要大家不认识就行了。您若是有需要,我倒是有推荐人选,保管不会坏了您的大事儿。”

    许易谏言道。

    他手下的确有精擅演戏的人物,前番,他摆弄广龙堂时,为应付那帮客商,可不就曾请了两个托儿,扮得惟妙惟肖。

    “好主意!”

    宣冷艳眼波在他身上一转,竟放出笑来,美艳不可方物。

    这一刻,许易仿佛看到了雪紫寒。

    便是许易也不得不承认,论姿容,宣冷艳的美貌,已堪与雪紫寒一较高下。

    “既如此,我就不打扰您了,告辞!”

    许易低眉搭眼地行礼,便待离开。

    宣冷艳一蹙眉,“急什么,说来你拜在我门下,也有些日子了,为师正经传授你的东西也不多,实在惭愧,今日正好为师得空,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不必局限于丹道,修行上,为师也当能指点指点你。”

    许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算是格外的恩赐么?

    宣冷艳的本事,许易是万万不敢小瞧的。

    不凭那道诡异红光,宣冷艳也能和他争锋,倘若是那道诡异红光放出,许易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

    而且,宣冷艳背景惊人,单看她年纪轻轻,便能成为南院的副教长,行事特立独行,威望不在两位副院长大人之下。

    秋娃这小耳报神,也多次向他叮嘱,要他一定抱住宣姐姐的粗大腿,必有好处。

    这会儿,听宣冷艳说要传道,许易岂能不喜。

    他微末的修行见识,还是来自赤火真人。

    他还未修通一百零八道隐窍时,赤火真人就不是他对手,何况如今。

    他太需要一个人来指点迷津了,他相信宣冷艳有这个能力。

    “怎么,觉得和我交过手,认为我不过如此,不配教导你?”

    宣冷艳轻哼一声,冷冷道,“你道为师如何现在才灵根三层,不是为师不能突破,而是不愿,我说这些,你不会以为是在说大话吧。”

    许易连连摆手,“那哪能呢?导师您虽有这样那样的不好,但品性高洁,矫矫不群,是世所公认的,岂屑于往自己脸上贴金?”

    宣冷艳点点头,目光柔和了不少,压根没意识到,自己已经中了许易的马屁大法。

    许易拍马,绝不会一味奉承,必定是峰回路转,让受拍者由衷地认为他不是在拍马,而是由衷地在说实话。

    宣冷艳道,“旁的不说,你的功法,缺陷很大,你虽能打出四道域源的攻击,但到底未入流品,十分遗憾。我传你一套神通,但你须立誓,终生不得对外道,此功法源于我处,你可能做到?”

    许易当即立誓。

    有好处来,他没道理不受,何况,宣冷艳自己要做好事不留名。

    况且,宣冷艳如此大言,他也对宣冷艳将传授的功法,生出了好奇。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