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五十九章 二十年

二百五十九章 二十年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一骑远远地缀在小女娃身后,高高举起手冲小女娃扬了扬。

    雪白色骏马上的骑士,一身青袍,面容瘦硬,一头乌黑的墨发在脑后轻轻束了,胡子拉茬,年轻的脸上颇有风霜之色,看向小女娃的眼神,充满了爱怜。

    小女娃撒欢子跑出十余里,忽又折回,小脑袋得意地一扬一扬,小脸不见剧烈奔驰后的红润,反而极为惨白,咧开嘴才要说话,忽的,剧烈咳嗽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气息迅速委顿下来。

    青袍骑士大急,掌中多出个碧玉葫芦,抢过小女娃,赶忙给灌了几口,小女娃的咳嗽立时止住,大口喘着气,青袍骑士稍稍放心,眉宇间却闪过一抹阴霾。

    “胡子叔,不用担心,我很好,咱们能从那个鬼地方出来,已经很好了,你看,我多快活啊,要是姐姐……”

    小女娃躺在青袍骑士怀中,声音陡然低了下来,小手抹着青袍骑士的脸颊,“胡子叔,我想听你唱歌,唱湖水是你的眼神……”

    她人儿虽小,却心思灵透,不愿青袍骑士跟着自己不开心。

    青袍骑士拍拍她的小脑袋,缓缓策马,张口唱了起来:

    “湖水是你的眼神

    梦想满天星辰

    心情是一个传说

    亘古不变地等候

    成长是一扇树叶的门

    儿时有一群亲爱的人

    春天是一段路程

    沧海桑田的拥有

    那些我爱的人

    那些离逝的风

    那些永远的誓言一遍一遍

    那些爱我的人

    那些沉淀的泪

    那些永远的誓言一遍一遍

    ……”

    青袍骑士的唱功并不出色,但声音充满着沧桑,又急剧穿透力,舒缓深情的歌声,好似这草原上的风,吹过无数的花瓣,落在一个寂静的晚上。

    听着听着,小女娃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青袍骑士轻轻策马,继续前行。

    夕阳西下,火红的余晖掠过绵延的青甸,一支马队现出现在西北方向。

    忽的,那马队分出两名骑士,扬鞭策马追上前来。

    领头的红面大汉干脆利落地给了青袍骑士两条路,要么跟着他们的马队一并前行,到前面的镇子分开,要么青袍骑士就得快速离开,总之不得向南尾随。

    “凝液后期,感魂前期……”

    小女娃忽然睁开眼来,望着青袍骑士道,“胡子叔,我说的没错吧,你不是和我说当今世上,能修到凝液后期的都可以算是强者了么,怎么这而十几天逛下来,到处都是强者呀,这是怎么回事儿……”

    红面大汉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自己的修为水平,竟被这病恹恹的小女娃随口喝破。

    偏偏这小女娃根本看不出有修行的迹象,倒是眼前的青袍骑士深沉内敛,感魂中期的修为,颇为不凡。

    他赶忙向车队方向传出心念,禀告了这边的情况,要求做出戒备。

    “那便同行吧,也省得我一路界牌,人困马乏。”

    青袍骑士表示配合。

    红面大汉身旁的锦袍青年明显松了口气,“是啊是啊,这一路上,不结伙搭伴儿,真是不行,都是这世道闹的,还有该死的绿妖,好端端的,我等修士,明明可以乘云御空,现在却不得不靠马匹来助力,想想真是憋屈……”

    “够了,有的说,没的也说,哪那么多话。”

    红面大汉打断了锦袍青年的滔滔不绝,冲许易抱拳道,“阁下放心,我们东来商会,素有美誉,只要阁下不起坏心,和我们结伴而行,是个不错的选择。”

    红面大汉没有骗人,结伴而行,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至少,小女娃很开怀,她得了不少玩伴,皆是前后加入队伍旅客的家人。

    又行进百里后,队伍在一片高地驻扎了下来。

    队伍中的多是修士,但妇孺不少,吃喝总要兼顾。

    当下,队伍中便有不少人开始埋锅造饭。

    青袍骑士也选了一片空地,铺上锦布,不多时,便整治出一桌美味。

    可惜小女娃胃口不佳,吃了几块糕点,勉强饮了一碗浓羹,便随一帮玩伴去了。她身体弱,精神不佳,玩性却重,这点,倒是初见时模样,分毫未改。

    而这也让青袍骑士倍感欣慰。

    小女娃不吃了,他也没了吃喝的心思,提了一葫芦果酒,朝西边半山坡行去,那处正有人摆古,恰巧,他对这方面也极有兴趣。

    摆古的那人,他有些印象,似乎是一位家庭教习,姓胡,凝液前期修为,管束着三个气海境的半大小子。

    似乎是个四海的性子,极是健谈。

    这会儿,天刚擦黑,月亮爬了上来。

    以胡教习为中心,一帮半大小子和马夫,役夫,围着一个硕大篝火,烤着炊饼,干粮,熟肉,佐以老酒一干人聊得热火朝天。

    “胡爷,你说这天下,还要乱到什么时候,说实话,早二十年,圣庭还管着这片土地时,咱的日子虽然不好过,但只要肯下气力,酒肉总是管够的。现在的日子,是一茬不如一茬了,下个苦力,还得担惊受怕,这叫什么日子。”

    一个中年马夫啃一口炊饼,恨声道。

    “是啊,胡爷,您见多识广,这天下怎么说乱就乱了,咱们是睁眼的瞎子,整个西齐府,谁不知道胡爷您见多识广,您可得让咱们开开眼。”

    “说实话,这等消息不是胡爷这等有身份的人,旁人去哪儿听去,我这儿有壶玉泉酿,孝敬胡爷您呢,全当给胡爷润喉了。”

    “…………”

    场间气氛本就热烈,胡教习谈兴正浓,被这帮人一哄一抬,撮着牙花子道,“嘿嘿,你们还真不客气,一下子想把胡爷我脑瓜子里的那点高端货全掏干净。”

    “也算你们眼贼,天下大势,胡爷我还真能说道说道,想当初,胡爷我可是去过圣辉城的,啧啧,那是真开眼界,涨见识。”

    场中又是一阵吹捧,胡教习志得意满,大着声道,“要说这场变乱,还得从二十年前说起,祸乱之源,不在我人族的北境圣庭,却在妖域。”

    “莫非又是这绿妖作祟?”

    一个毛头小子大声道,“老子最恨绿妖了,老子爹娘,都是死在绿妖口中,反正妖族就没有好货,老子学成本事了,就去猎妖。”

    满场顿起一片附和,皆在咒骂妖族。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