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七十四章 姐弟

二百七十四章 姐弟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前辈,前辈,我有秘密相告,对你一定有用,你可知道我是怎么发现木植精灵的!”

    情急之下,卫开泰竟然福至心灵,想到了关键。

    果然,许易来了兴趣,他的确极为好奇。

    秋娃的本体,他用秘法掩盖得极好,便是他也无法察觉秋娃的伪装,怎的卫开泰便能察觉。

    霎时,许易便想起了卫开泰那条生着两只耳朵的怪鱼。

    “是那条怪鱼吧,莫非你以为就凭这个,就能保命。”

    许易嘴角浅笑。

    卫开泰连连摆头,“晚辈不敢,晚辈不敢,其实,前辈神通,已经将木植精灵掩盖得极为精妙,但终究忽略了有些奇虫异兽的恐怖嗅觉。”

    “多罗怪鱼能够察觉到木植精灵的存在,就是靠了他独特而灵敏的嗅觉。晚辈有祖传调制的圣品奇香,只要涂抹一滴,便能掩盖掉木植精灵那微妙的气味,晚辈愿将此奇香,进献给前辈。”

    卫开泰停止了叩头,跪伏于地,身体忍不住轻轻颤抖,等待着命运的裁决。

    “你倒是乖觉,拿来。”

    许易冷声道。

    虽说,他如今的本事,秋娃即使不加伪装,他也有足够的自信,让任何觊觎秋娃之辈,后悔当初。

    但能减少些麻烦,还是少些麻烦好。

    他可不乐意像卫家这般的折腾,再来上几回。

    何况,秋娃乐意在人间游戏,若是能完全隐匿了本体,帮秋娃也减少了极大烦恼。

    卫开泰如蒙大赦,赶忙献上一只小指粗细的玉瓶,再三交代,只要轻轻一缕香味附着在秋娃的衣衫上,便足够了。

    这一小瓶的奇香,足够用上百余年。

    许易收了玉瓶,腾空而去。

    顿时,演武场又大乱起来。

    毕竟许易这一出手,搅乱了原来的局面,他这一去,先前掩盖的矛盾瞬息爆发,场中顿起了大乱斗。

    这些,许易即便看见了,也懒得管了,卫家上上下下,乃至贺金麟,灵鳌上人,他都是半点好感也欠奉。

    这帮人便是打生打死,和他半文钱的关系也无。

    许易离开演武场,先返回卫家,将寄养在卫家马圈中的两匹马,摄入空中,放出神念,托着一大一小两匹马,也丝毫不见吃力。

    “胡子叔,咱们去哪儿呢,不骑马走么?”

    秋娃昏沉沉睡了一觉,精神见好,便从许易怀中跃起,跳上了枣红马驹。

    许易道,“不骑马呢,太慢了,等你想玩儿时,再骑,现在我带你去见个小朋友。”

    “小朋友,比我还小么?”

    秋娃立时来了精神,小脑袋一扬一扬,短发被吹得根根立起。

    “嗯,应该是比你小,不过个头应该比你高一点,算是你的小兄弟吧。”

    许易笑着道。

    他打算先去东海,看看阿鲤,再返回东华仙门。

    在景宸殿的二十年,因为是一方小世界中,连传讯珠都失效了,何况两心知。

    而他出了冬宫世界后,并没急着联系阿鲤,也不曾动用两心知。

    值得一提的是,两心知,只是方便双方心念交流,却并不影响双方的独立性。

    故而,阿鲤还不知晓他回归的消息。

    分别二十年,他也的确有些想念阿鲤了,何况,这一回归东华仙门,恐怕还得和阿鲤分开,再相见,也不知是何年月了。

    好在这里靠近东海之滨,要见面,并不为难,他决议去见上阿鲤一面。

    嗖!

    一丛火焰凝成了箭矢,直射秋娃背心。

    火箭才腾空,便自分散,下一瞬,漫天水箭迎着二人射来,在许易弹指间,完全崩碎。

    “不好,掌控五行,是真丹强者。”

    惊呼声陡然响起。

    数道剑气,自许易掌中激发,横空直射东南十余里外,隐在界障珠中的四人当场毙命。

    “果然是不太平!”

    许易叹息一声。

    他想起了那夜胡教习说的,当今天下大乱,修士凌空,都成了极大风险,总有那胆大包天的狩猎者,专门捕猎天空飞行的强者。

    许是他一直隐匿修为,才终于激起了那四人的贪念,这才对他下了黑手。

    摄走四只须弥戒,许易吩咐秋娃坐稳了,当下全力施为,托着两匹马,化作一条虹影。

    一路所过,不知惊呆了多少暗自潜伏的狩猎者,甚至连敌意都不敢放出。

    临及日落,许易赶到了东海妖域的边沿地带,不知从哪只须弥戒中翻出了一艘规模中等的船只,便和秋娃,连同两匹马,落在了上面。

    颇等了一会儿,却还不见阿鲤踪影。

    许易有些生疑,他联系上了阿鲤,而且阿鲤说了马上赶来。

    以阿鲤在水中的遁速,没道理,他都来了,阿鲤却不见踪影。

    他正待传出心念问询,水面陡然分开,一个身着火红衣服的胖娃娃跃出水面,直朝许易扑来,正是阿鲤。

    阿鲤抱住许易,还没说话,眼泪便吧嗒吧嗒滴在了甲板上,哽咽道,“公子,二十年呢,你去哪儿了,阿鲤想死你了。”

    “哈哈,果然是个小弟弟,还会哭鼻子呢,噢噢,真好,真真好。”

    秋娃拍着小巴掌,欢呼不停。

    她就像个孤单的孩子,偶然间,家里来了个比他还小的孩子,一种莫名的长大的感觉,和抛弃孤单的兴奋,油然而生。

    许易拍拍阿鲤,“说来话长,我何尝不记挂你,对了,这是秋娃,我的家人,她也来自大越,是木植精灵。”

    “什么!”

    阿鲤又惊又喜,他还以为秋娃是人族,却没想到也是妖族,即便是妖族中最罕见的木植精灵,但也是妖族,更令他欣喜的是,还是同来自大越的老乡。

    他赶忙冲秋娃行礼道,“阿鲤见过小姐。”

    “哈哈,酸酸酸,小小娃儿,还装大人,真是好笑。”

    秋娃跳上前来,捏捏阿鲤圆乎乎的小脸蛋,“记住啦,以后叫秋姐姐,再叫错,我可要打你屁屁。”

    阿鲤胖脸胀红,忍不住把圆滚滚的身子,往后退了一步,似乎真怕秋娃朝他屁股打来。

    秋娃乌溜溜的眼睛盯着他,“叫我什么?”

    “秋姐姐。”

    阿鲤小声道。

    秋娃窜上前,稍稍垫着脚,一把揽住阿鲤的脖子,“这才对嘛,以后谁欺负你,跟我说,我肯定帮你。”

    大姐头气概爆棚。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