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八十章 变与不变

二百八十章 变与不变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无垢世界,雪树琼花。

    坐落在烂漫琼玉花间的琼仙阁最顶层,许易品饮着琼浆玉液,品着灵气氤氲,芳香可口的仙果,对着高高天,淡淡云,浑身的血腥气都被冲淡了。

    许是有了伴儿,本就活泼的秋娃,简直要无法无天了。

    本来懂事的阿鲤,也没了在胡老等大妖面前的小大人形象,跟着秋娃从这阁楼顶楼追到琼玉林中,又从琼玉林中闹得没了踪影。

    正咂摸着杯中玫瑰色的酒水,到底是何原浆,许易忽然停杯,朝门边看去。

    头戴金冠,身着红色龙服的龙景绣走了进来,停住脚,朝许易看来。

    那一目,烟云竞生。

    许易抱拳道,“龙兄,久违了。”

    龙景绣微微一笑,“足足二十年未见,许兄却不复当年问情郎风采。”

    许易这才意识到自己如今的形象,青衫拓落,须发丛生,满目沧桑,的确是大变了。

    瞧见许易有些不好意思,龙景绣莞尔一笑,心中顿生温暖。

    眼前这人,虽不见二十年前让自己怦然心动问情郎的风采,却已成了盖世强者,弹指间诛灭了让自己头痛不已的龙剑及,却还能在自己面前,流露出如此情绪化的反应,足见对方却还认她这个朋友。

    许易哈哈一笑,“二十载不见,龙兄竟脱颖而出,登上东海王座,许某还不曾恭喜呢。”

    今日重逢,他亦发现龙景绣的变化不小。

    昔年,龙景绣看向自己眼中的火热情愫,早已消失无踪,虽依旧温柔温暖,却早非复原来模样。

    时间,果然能改变很多。

    龙景绣道,“许兄慢说恭喜,却是我要先谢过许兄,若非许兄之助,又怎会轮到我这一介女流,来做这东海之主。”

    二十年了,龙景绣的确变化不小,登上东海王位,则是导致她生出巨大变化的最大根源。

    权力本就足以改变一个人,何况是至高的权力,兼之她的权力并不稳固,为此,她几乎殚精极虑,哪里还有心他顾。

    至于,龙景绣对许易的感情,说是激情并不为过。

    完全是因为许易的完美形象和超卓文采,瞬间生出的巨大热爱。

    这种热爱,和前世的狂热追星族,因热烈而吸引,因吸引而热烈。

    但这种吸引和热烈,因为没有足够的沉淀,并不能持久。

    何况,在许易失踪之际,龙景绣还获得了巨大的弥补,那便是至高无上的权力。如今再见,龙景绣对许易的热烈早就消弭无踪,何况,当初许易也亲口对龙景绣言明了他心有所属。

    不管龙景绣对许易的情绪,如何改变,但心中的感激,却是诚挚的。

    不提许易替他解决了影响力最大的叛军,解决了心腹大患龙剑及。

    单是昔年,冬宫世界,迎春宴后,绿妖大乱,入侵冬宫世界,龙景绣等高层大妖悉数就擒。

    若非许易出手,龙景绣未必有命。

    何况,许易当时为龙景绣作人情,救人时说的那句“特来为龙七小姐救驾”,的确为龙景绣攒下了个天大的人情,而这天大的人情也发挥了天大的作用。

    自龙景天消失无踪后,东海无主,争雄者众。

    其中除了最有资格的龙剑及外,龙景天的两个亲弟,六个姐妹,皆有机会。

    最终,王位没落在龙剑及手中,也没落在龙景天的两个弟弟手中,却落在了龙景绣这女流手中。

    便是当日,许易这句话,攒下的巨大人情,发挥了作用。

    在一众上层大妖看来,他们的性命都是龙景绣救的,有这个人情在,便是天大关系。

    而龙景天骤然无消息,没有传下话来。

    主上由谁来做,自然这些上层大妖们最有发言权,毕竟,他们不承认,真王也是假王。

    龙景绣便这般登上了王位。

    龙景绣并不掩许易的功劳,将其中明细诉说罢,更是深深一躬,“许兄与我,虽交未久,却恩结极厚,景绣无以为报,只能铭记于心。”

    许易有些恍神,他怎么也没想到,东海之主的归属,自己的作用,竟产生了这般大的影响。

    他怔怔许久,方道,“举手之劳,许某也不知有此变数。”

    他暗想,若是龙景绣知晓龙景天也是死在自己手中,不知该作何感想。

    说来,当时凤九自四景图中脱困,乃是龙景天使的手段。

    但龙景天不愿让凤九知晓太多关于自己和景宸殿的消息,故而并未现身。

    以至于,凤九稀里糊涂地出了景宸殿,却根本不知龙景天成功返回景宸殿。

    故而,至今,也无人知晓龙景天的消息,只知道龙景天曾回归冬宫世界,灭尽入侵的绿妖。

    往后,再没了消息。

    当然更不会有人讲龙景天,和消失的问情郎联系起来,毕竟二人的身份,修为,差距实在太大。

    不知是二人的身份转变太大,还是二十年的时间制造了巨大的隔阂。

    许易发现和龙景绣的谈话,再没了曾经如风拂面的感觉。

    眼前的龙景绣说话措辞,不自觉透着深思,每一句话都挑不出毛病,却没多少温度。

    只偶尔看向他的眼神,还能找到一丝温暖。

    感激是真,感情已远。

    许易不由暗暗感叹,却也并不可惜。

    无趣的地方,颇为尴尬的重逢。

    既然见了,也就算完成了任务,又聊了一阵儿,寻到合适的机会,许易便即告辞。

    龙景绣并不挽留,微笑道,“许兄是盖世的人物,能和许兄相交,是景绣的缘分,沧海桑田,光阴流转,改变了太多,但景绣希望和许兄的友谊不变。不管将来景绣变作何等模样,许兄若有招,景绣必全力以赴,此为心誓。”

    “龙兄!”

    许易动容了。

    龙景绣可能真的变了,但这种改变也是不以她的意志为转移的。

    显然,龙景绣也意识到了这点,竟不惜以心誓来作约束,显然,她是真将深恩铭记。

    龙景绣微微一笑,“许兄何必担心,以许兄如今的本事,恐怕再也用不上景绣了,我不过讨个便宜话。”

    只此一笑,却又见当年风情。

    随即,龙景绣的身影消失不见。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