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八十七章 尽管说

二百八十七章 尽管说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洪长老心绪万千,扫视全场,眼神悲愤而坚定,朗声道,“诸君,认为需要重新选择掌教的,可以举手!”

    他想看看苗长老到底拉拢了多少人,也想看看乱子持续下去,东华仙门会乱成何等模样!

    苗长老与何仙君率先举手,执法长老许长老紧随其后,孟长老亦大手高举。

    瞬息,十三位核心长老,竟有八人举手。

    下首的长老团,竟也有接近半数举手。

    洪长老怔怔盯着那一双双高举的大手,仿佛失了魂魄。

    他想不通为何会这样,即便是苗长老早有谋划,怎么可能一下子拉动这么多的人。

    他做兼理掌教,虽不敢说十分合格,却也是尽职尽责,近乎宵衣旰食,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反对自己。

    “不对,大不对,姓苗的没这个威望,唯一能结合这么多人的,只有利益。”

    洪长老能被朱掌教选为接班人,自非庸人,转瞬便想到了症结。

    他朗声道,“好,既是众意,洪某也不好违背。不过掌教之位,是否要重新遴选,洪某说了不算,苗长老和诸位也说了不算,须得朱掌教首肯。”

    “不过,洪某这个兼理掌教,倒是可以先拿出来选上一选。不知苗师兄意下如何。”

    苗长老道,“苗某说了,对朱掌教,苗某只有敬重,他老人家一日在位,掌教之位,自然是他老人家的。洪师弟的提议很好,便从兼理掌教开始选起。”

    苗长老知道,以朱掌教目下的威望,他若是硬要撼动,只能自折臂膀,而且也毫无必要。

    他已自秘密渠道,得到了朱掌教的消息,知晓朱掌教根本就命不久矣。

    他何必费偌大气力,和一个死人争。

    只要占住了兼理掌教的位子,便掌握了大权,待朱掌教一死,便能名正言顺的正位,更没必要争什么虚名。

    “不知除了苗师兄,还有谁要参选?”

    洪长老瞩目全场。

    便在这时,白长老站起身来,满场的气氛顿时古怪起来。

    执法殿许长老瞥了白长老一眼,冷笑道,“什么时候,一个毫无修为之人,也敢惦记起掌教之位了。”

    他和白长老早有间隙,昔年还同白长老争过功法楼掌舵人。

    何仙君的目光死死打在白长老身上,传心念道,“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也敢来掺和,图灵难道没教你如何行事!”

    白长老对何仙君的传讯充耳不闻,朗声道,“许师弟不必担心,这点自知之明,白某还是有的。”

    “既然要选兼理掌教,有几句话,白某认为该说在前头为好。”

    “第一,不管谁选上了兼理掌教,推动我东华仙门的俊杰冲击真丹后期之事,不可荒废。毕竟,今日的兼理掌教人选,全为此事而起。”

    “此言大善!”

    苗长老大喜,“还是白师兄老成持重,还请白师兄接着说。白师兄的为人,我等都信服,为我东华仙门壮大,立下的功劳,我等都当铭记。最重要的是,白师兄毫无修为,此点虽然可惜,却也增加了白师兄话语的说服力。谁也不会认为如此无私之人,会出妄语。”

    苗长老简直高兴坏了。

    此番他阴谋行事,圈入之人都有利益之求,偏偏这帮家伙又爱惜面皮,肯站出来为他做仗马之鸣,寥寥无几。

    白长老这无欲无求之人,肯站出来为他说话,简直将他身上的阴谋味道都冲淡了。

    “算你识相,且容你在梅山多待几年。”

    何仙君冷冷传过心念。

    在他看来,白长老到底是服软了。

    白长老冲苗长老微微一笑,“苗师弟谬赞了,不过白某的确是无欲无求了,只要对东华仙门有利的,白某自然忍不住要发声的。”

    苗长老大点其头,“白师兄接着说,接着说,今日之议,凡在场之人,都有议论之权,白师兄大可畅所欲言,苗某不信,还有人敢不让白师兄说话。”

    白长老点头道,“多谢苗师弟直言,白某要说的第二点便是,不管谁取得了兼理掌教之位,都必须制定一个公平的办法,来择取冲击真丹后期的人选。若是不然,有人以此为好处,收买人心,获取支持,这样选出来的兼理掌教,恐怕不能服众。”

    苗长老怔怔盯着白长老,仿佛生吃了一把苍蝇,他便是打破头也想不到,还有这般的峰回路转。

    他想破口大骂,想制止白长老的发言,可无数的目光投来,他竟然还得保持微笑,装作白长老说的那个人,根本不是他。

    洪长老点头微笑,恨不能抱着白长老那张满是鸡皮的老脸,狠狠嘬上几大口。

    他之所以同意重选兼理掌教,便是看透了苗长老背后的利益牵扯。

    他正准备找机会,将约束条件说出来,白长老却先下手了,说的正是他要说的话。

    而换白长老说这话,比他来说,效果好了一万倍。

    苗长老说的不错,白长老的身份最客观公正,而他洪某人却是当事人。

    何况若是他洪某人提出此约束条件,必定会得罪人,于事后的选取兼理掌教上,必定会有所损益。

    因着苗长老有言在先,此刻,苗长老一系的人马虽气炸了肚皮,却无人出言打断白长老。

    便听白长老接道,“第二个条件嘛,新任的兼理掌教,暂时不得独自对外联络,签订什么协议。毕竟大家都是尊重朱掌教的,他老人家尚在,这些大事,还是要经过他老人家的同意。”

    “比方说,今次祖祭,圣族和太清上派的人都来了,背后做的什么文章,恐怕难测。有道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岂能不小心。”

    “最最紧要的是,选取兼理掌教在即,免得有人利用外部力量,来扰乱人心,获得支持。”

    “老头子说来说去,还是想要个公平,不知道诸位同门,以为老头子所言得当否。”

    白长老话罢,满场俱是叫好之声。

    本来,先前举手支持重开兼理掌教选举一事的,虽看着不到半数,实际上,苗长老已经锁定了胜局。

    因为剩下的没举手的,并非一定全部支持洪长老,不过是或坐观形势的发展,或待价而沽。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