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九十四章 说三遍(贺想不到名子盟)

二百九十四章 说三遍(贺想不到名子盟)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吊诡的是,孔璋才死,苗祖冷冷盯了许易一眼,身子如水波,融进了空气中,消失不见。

    夏神尊更是冷眼旁观许易灭掉孔璋的元魂,身形一展,亦消失不见,临走之际,传心念于许易道,“孔家那边有消息我会知会你,山海崖后,我会留一枚传讯珠。”

    许易提起的封冰,瞬息点燃了夏神尊对圣族的怒火。

    对一个肯为不曾应七年之约,而放他一条生路的对手,夏神尊没有理由信不过。

    他也相信以许易如今的修为,根本就没有说谎的必要。

    孔藏多半是未完成任务,最终死在了圣族执法堂手中,孔家什么尿性,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到。

    该死的混账,杀了孔藏这蠢货,竟还敢骗自己为他们效力。

    夏神尊简直怒不可遏。

    夏神尊离去,仅余的龙丹青和杜少宗主,便显得越发碍眼了。

    龙丹青还好,始终镇定自若,风仪依旧。

    杜少宗主的脸色虽挂着微笑,却难看到了极点,眼神甚至不敢与许易对视。

    尤其是在许易干净利落杀掉了名声煊赫的圣族核心弟子孔璋后,杜少宗主一颗心简直被霜冻,身子甚至微微颤抖了起来。

    “龙道友!”

    许易才开口,杜少宗主竟脱口道,“王前辈,此事和我实无干系,我就是来开个眼界,都是孔璋和苗晴空前后串联的,咱们两派同气连枝多年,您可千万不能,不能……”

    “少宗主!”

    龙丹青断喝一声,杜少宗主虽然住声,却越发紧张了,脸上不见任何血色。

    作为太清上派的少宗主,他当然是见过大世面,也曾主持过大会战。

    在紫域中,也是颇历练了一番。

    兼之还背靠太清上派,所到之处,基本无往而不利。

    可他再有见识,也没见过如王千秋这般的魔头,一言不合,就念那老掉牙的门规,门规念完,就杀人。

    任你再有手段,再有身份,可在那魔头凶狠的杀招下,一切看似坚不可摧的防御,最终证明,都是泡影。

    许光明被一巴掌拍成了肉饼,苗晴空被万箭穿心,何仙君的神灵之宝都被捏碎了,被自己的半截神灵之宝割断了脖子。

    孔璋死得最不可思议,旁人不知,杜少宗主却是知道,苗祖是死保孔璋的。

    竟然在苗祖这位真丹后期大能全力出手的情况下,孔璋还是被割去了脑袋。

    以前所听闻的,谁谁是魔头,和眼前这既讲理又杀人的魔头比起来,都是他妈的好好先生。

    杜少宗主真是恐惧到了骨头里,这魔头连孔璋说杀就杀了,他杜某人头上的少宗主帽子,实在是太单薄了。

    他有大好的前程,完美的仙途,若是死在这里,他的元魂便是消散在天地间,怨气定然也要充塞天地的。

    岂料,许易根本不理睬杜少宗主,冲龙丹青抱拳道,“这趟浑水,龙道友就别趟了,贵派若还不死心,可择其他人前来,杜少宗主,此话可能代王某通传?”

    “能能能能……前辈的话,晚辈便是拼了性命也定当传回去,不,晓谕那些不明事理的老朽们知道。”

    杜少宗主简直就像听到了世间最美的声音,只要能回太清上派,就是许易要让他带回去再大逆不道的话,他也是千肯万肯的。

    龙丹青道,“常听清儿提起王道友,今日一见,名不虚传,龙某告退。”

    龙丹青是明白人,很清楚自己这回能活着回去,是托了自己家弟子的福。

    否则,就凭这人的狠辣手段,太清上派换谁来,都得饮恨当场。

    龙丹青才说告辞,杜少宗主便闪电一般射了出去,好似逃离魔窟。

    一场大乱,风流云卷一般,散了个干净。

    众长老皆盯着许易,许易却兴致缺缺,将乱摊子扔给了洪建通,先去山海崖后取了夏神尊留下的传讯珠,这才取出瓶子,将朱掌教的分魂放了出来。

    许易的那枚幽阴瓶,实有养魂之奇效,即便如此,此刻,朱掌教的分魂,也已衰弱不已。

    那分魂来不及化成朱掌教的形象,便朝远处遁去,许易于后紧紧相随,半盏茶后,入得一座绿岛,远远望见一处洞府。

    分魂所过之处,洞府内的禁制次第开启。

    许易一路追着分魂,很快便在一座简洁的炼房中见到了朱掌教。

    朱掌教斜靠在一张躺椅上,面色红润,那道分魂投入朱掌教的身体内,朱掌教沉沉的双目,陡然多了些神采。

    见得朱掌教如此面目,许易简直难以置信,他从不曾想到,一个人的气机会衰微到如此情状。

    他不知朱掌教用什么秘法,勉强吊着七魄不亡,但其肉身和灵魂,都几乎油尽灯枯了。

    来不及见礼,许易取出羊脂玉净瓶,柳枝轻洒,数滴灵液落在朱掌教身上。

    灵液没入朱掌教体内,朱掌教的气机陡然旺盛,但很快,似乎他体内有一个深渊恶魔,迅速地吞噬着那旺盛的气机。

    许易大为震惊,羊脂玉净瓶中的灵液的威力,他很清楚。

    即便是死人,只要还没死透,滴上两滴灵液,也能吊一吊性命。

    若是伤患,灵液滴落,几乎立时便能复原。

    可数滴灵液在朱掌教身上的效用,衰微得超乎想象。

    “不必费力了,能撑到你小子回来,我很高兴了。更高兴的是,还能起身走走,动弹这具僵躯。”

    朱掌教一拍躺椅的扶手,竟然站了起来,站在许易面前,凝视着他,轻拍他的肩膀,“很好,你真的很好,不过,我还是那句话,不管到什么时候,都别忘了自己是东华的一份子。”

    朱掌教和许易没交流过几次,全部的话加起来,也没有一百句。

    而这句话出现的频率,却是最高。

    许易微微一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掌教大人,这句话您对我可不止说了三遍。记下了,记下了,记下了。”

    朱掌教怔了怔,继而大笑,“如此最好!天下大变,东华飘摇,我却将死,正担心无法于冥冥之所,面对列祖列宗,你小子来了,天不亡我东华,老夫心中欢喜,你可知晓?”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