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九十章 把戏

一百九十章 把戏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宣冷艳道,“苏小妹,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我可不想搅合了,你还是热热闹闹过个生日吧,来的匆忙,没备什么礼物,别见怪。”

    苏行春咯咯一笑,“你人能来,就是最大的礼物了,谁不知道萱姐姐你如今已洗净铅华,遁入金丹学府,持拿教鞭了,一个大忙人,还能记得小妹,小妹感激不尽。不过,这些年来,临画作诗,是咱们的保留节目。今日是我生日,当然更缺不得此盛事助兴了。”

    苏行春话落,众人立时鼓噪起来。

    再是高档次的场合,永远不乏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

    何况是双妹斗诗,既美且雅,正好一娱眼目。

    “既如此,那我便凑个热闹。”

    宣冷艳从不是怕事的脾性,慨然允诺。

    宣冷艳自己的选择,许易当然不好插手,也犯不着插手。

    摄来一些吃食,酒水,寻了个高处,翻上去坐了,静看好戏。

    宣冷艳和苏行春的比斗,很有意思,不是单纯的指物作诗,而是先叫人画好上百张图画。

    图画并不复杂,只要具体的物象,然后,二人自上百张图画中抽取,根据所抽得的图画,现场制作诗词。

    两人共选取十幅图画,在半柱香内,做十首诗词。

    供诸人评议,决出优胜者。

    初始,许易还觉有趣,听着听着就变了味道。

    “奇才,当真是奇才,苏小姐当真是文坛奇葩,首首诗作都清新脱俗啊。”

    “风前横笛斜吹雨,醉里簪花倒着冠。此句尤合我意,出尘,旷缈,好句好句。”

    “宣小姐大作虽也堪称精品,短时间内,能做诗词十首,如此才情,已是罕见,但和苏小姐比起来,还是略逊数筹。”

    “…………”

    宣冷艳冷面不言,对于胜败她看得并不重,只是苏行春的诗词水准在哪条线上,其实她心中是有数的。

    今日,十首诗词论胜败,她竟败得毫无脾气。

    难道,年余不见,苏行春开了慧窍。

    诗词一道,可不是修行,下功夫就行,慧窍不开,便是穷经皓首,也只是末流诗人。

    “萱姐姐不会是看在我今日做寿星的份上,故意相让吧,这可和你的真实水平相去甚远。不如,咱们再挑几幅图比过,到时候,也好影印下来,散布四方,让世人都能一睹咱们仙殿第一美人的风姿。”

    苏行春咯咯笑道。

    刷的一下,宣冷艳的脸色沉了下来,盯着苏行春道,“看来苏小妹不止想文斗,还想武斗!”

    场间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一应宾客,不乏有自忖颇有面子的,出来打个哈哈,想将渐失控的局面压下。

    恰恰这两女都不是怕事儿的,苏行春摆出今天的架势,根本就不是为了过什么生日,就是奔着宣冷艳来的。

    “陶哥哥,萱姐姐生气了,她要打我,你管不管,管不管嘛。”

    苏行春扯着陶景圣的衣袖,叫得娇花婉转,我见犹怜。

    陶景圣笑道,“你们姐俩闹惯了,不过今天是个好日子,诸位高朋旧友难得凑齐,正是赏心乐事之时,不宜在拳脚上争高下。”

    苏行春咯咯一笑,“陶哥哥,你是怕萱姐姐伤着我,还是怕我伤着萱姐姐呀,我可听说,大明山一夜春雪,陶哥哥为萱姐姐作诗词十七篇,篇篇款款深情,羡煞旁人,不知陶哥哥何时也为我写诗呢。”

    陶景圣哈哈一笑,“我真有一篇祝寿赋,要献给咱们的寿星佬呢。”

    谁都看得出来,陶景圣在努力地平复着局面,分明是两边都不想得罪。

    苏行春道,“我可不要什么祝寿赋,陶哥哥你偏心。好了,萱姐姐,咱们是接着比呢,还是到此为止,我总觉得若是只影印咱们比斗的画面,未免篇幅太少,不如咱们多比几场,都录下来。好叫仙殿诸位老爷们,看清楚到底谁是真正的才女。您意下如何。”

    宣冷艳心头厌烦至极,她本来以为只是应付局面,输赢,她根本全未放在心上,哪里想到苏行春竟是这般奸狡,备下如此套路。

    其实,她并不如何在乎自己的名声,她在乎的是家族的名声,她向来为宣氏之花,为一族骄傲。

    如此影像流传而出,她成笑柄倒是小事,宣氏门楣必定蒙尘。

    “萱姐姐,你倒是说话呀,当然,如果你不想我把这影像流出去,你求求我就好,或者你让陶哥哥求求我,也好。”

    苏行春眼泛桃花,盯着宣冷艳说道,笑如春风。

    宣冷艳怒极,正待说话,一只大手抚上她的背脊,下一瞬,大手的主人行到她的身前来,不是许易,又是谁人。

    “妙极,这等影像,的确该传播天下,让我等一窥某些人的丑态,不然,世人怕是会以为生得有些妖媚,会三两小术,便是仙子了呢。”

    许易迎着苏行春的笑脸,朗声说道。

    苏行春耳畔传来传音,顷刻弄明白许易的来历,得意一笑,“原来是夷陵公子,想不到古地还有你这等妙人,我还以为古地尽是食古不化之辈呢。”

    人群中无数道鄙薄的目光,皆朝许易投来,诸人皆不齿他临时转变风向,倒向苏行春。

    “苏小姐谬赞了,对了,苏小姐传播影像之际,我这里亦有一篇影像,还要拜托苏小姐一并帮着传播出去,若是卖了钱,便也算苏小姐一人的。”

    说着,许易掌中多出一枚如意珠来。

    却见他催开禁制,光影浮现,正是苏行春和宣冷艳比斗的画面。

    “这有什么?”

    “这是在闹什么?”

    “……”

    才看片刻,场中顿起嘈杂。

    “你耍什么把戏?姓苏的可不好惹,相信你的身份破了,在她的地头,我也护不住你。”

    宣冷艳忍不住传音警告,心中却暗暗舒一口气。

    适才,她真的有些进退失据了,她原以为陶景圣会站出来,没想到却是这坏种站了出来。

    她抬眉扫了陶景圣一眼,却见陶景圣面有愧色,心中一软,猜到他必有苦衷。

    “你请我来,不就是为你解决麻烦的么,哪那么多话,看我表演就是。”

    许易虽面对苏行春,背对宣冷艳,对宣冷艳的情状尽收眼底。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