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三百一十九章 松开

三百一十九章 松开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把齐家的位置点出来。”

    许易取出一枚玉珏,催开禁制,放出一片光华,光华在空中聚成一块巨大的光幕,正是紫域的地理图。

    蓝衣胖子并不在地理图上搜寻,道,“前辈定然通晓此界的定位法门,我记得齐家的定标,四九驳交,六三金水。”

    他话音方落,一道光芒自他头顶灌入。

    蓝衣胖子周身一窒,满面惊恐地看着许易,忽的,许易又抛过一枚白色灵核,入他手来。

    “不必担心,若你说的是实话,三日后,禁制自解,若是虚言,恐怕也活不了三日。”

    言罢,许易揽住晏姿肩头,飘腾而去。

    蓝衣胖子定定立在原地,嘟囔道,“难道我像精神不正常的?谁失了心疯,才会和你这大魔头说假话。”

    ………………

    蓝衣胖子一报坐标,许易便算出了齐家的方位,他便待赶去,只觉衣衫又被抽紧了。

    他看向晏姿,晏姿依旧背着身子。

    这一路,晏姿始终不和他照面,许易有意地侧过去,晏姿都会转动。

    许易知道小晏内心纤细敏感,怕是不愿让自己看到她这个样子。

    其实,他早拿晏姿当了亲人,又怎会在意她变成什么模样。

    他满腹话积在胸口,却道不出一句,只想顺着她,由着她。

    此刻,晏姿扯他的衣衫,分明是不愿他去冒险。

    许易微笑道,“好,咱们先找个地方歇歇,许久不见了,咱们先吃饭。”

    晏姿身子一颤,才止住的泪滴又涌了出来,无数温暖的回忆,裹挟着浓浓的烟火气,朝她袭来。

    许易虽看不到她的脸,却知道她哭得厉害,心头酸涩,面上堆笑,“久别重逢,我家小晏却是越来越像孩子了,走吧走吧,找个地儿歇歇脚。”

    说着,他揽住晏姿,调头折回。

    最近的歇脚地方,正是广龙堂的那个岛屿。

    许易去而复返,那边的战斗还不曾结束,还越战越凶。

    总的队伍分作了两支,各自结阵相抗,打得气势汹汹,激情澎湃。

    不知谁发一声喊,“看,老魔!”

    “妈呀!”

    热烈但有秩的场面,瞬息雪崩,不管是对手还是战友,这一刻的动作无比的统一,都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各种遁光疯狂祭出,不消片刻,先前还打得快要沸腾的一片热土,瞬息便死寂凉凉。

    许易轻轻挥掌,满场狼藉,竟皆被他推下茫茫虚空,他携着晏姿踏上岛来,在一间凉亭上坐定。

    晏姿依旧背着他。

    许易见她如此执拗,也不相劝,取出一件青衫,便想拆了,给她做个斗笠。

    岂料,他才将青衫取出,便被晏姿伸出满是可怖伤痕的手给摘走。

    “你老是转来转去,我给你做个斗笠,免得你难受。”

    许易说完,伸手来拿,却被晏姿躲过。

    许易有些无可奈何,眼前的晏姿,让他觉得既陌生又心疼。

    从前的小晏,从来不会违背他的意愿,如今的小晏似乎有了自己的主意。

    这种改变,若在平素,他自是乐意看到。

    可他深知,造成这种改变的根源,正是这十余年来晏姿遭受的数不清的苦难。

    晏姿轻轻抚摸着青衫,一点点摩挲着那细密的针脚,像是捧着一串值得铭刻的记忆,一串永远回不去的时光,一颗火热滚烫的心灵。

    许易沮丧极了,他不知多久不曾体味过这种滋味了。

    这些年,他失败过,愤怒过,但这种沮丧的滋味,真的很久不曾品尝了。

    只因眼前的小晏,让他无从下手。

    任他有千般神通,无穷力量,面对这个只是低下头,背过身的满是创伤的女郎,却是丁点办法也没有。

    静静坐了半个时辰,许易不知宽慰她,起了几个话题,她都不接。

    技穷之际,忽的灵光一现。

    他自芥子中取出一枚须弥戒,催开须弥戒,一整套做饭的家什挪移了出来。

    除了,齐备的锅碗瓢盆,各色调料外,还有一个简易的灶台,一大堆劈柴。

    尤其是那套锅碗瓢盆,还是当初他让晏姿帮着置办的。

    此刻,一取出,晏姿果然不再将注意力只停留在手中的青衫。

    “平时都是你伺候我,这回,也让你尝尝我的手艺,看看二十年过去了,有没有长进。”

    许易起身准备架锅生火,晏姿依旧拽着他的衣角,也站了起来,只是依旧背着身子。

    许易心头酸涩,微笑道,“就做四大碗吧,岐山四君子,留仙酒酿鸡,三水团蒸肉,媚儿鱼。”

    口中说着话,手脚麻利地点燃了灶台,洗好了锅碗瓢盆。

    此间虽动不得神意,许易的灵力使用如常,若是想做,同样可以安坐不动,催动精妙的灵力,烹饪起一桌美味来。

    只是,这回他不单是为吃饭,全是为了转移晏姿的注意力,让晏姿熟悉和他相处的模式。

    他也就顾不得琐碎了。

    洗净一应器具,他又从须弥戒取出一应食材。

    他是个真正的吃货,虽然很少真的动手烹饪,可一段馋劲儿上来,却难免做上一大桌。

    所以,一应食材,他是常常齐备。

    尤其是有了困在景宸殿二十年的经历,许易更是知晓广积粮的重要性。

    当他荣升东华仙门护教大长老后,下的第一个法旨,不是别的,就是要负责他生活的外门弟子,给搜集食材。

    而且他还就着自己的口味,给了一些备注。

    他现如今何等身份,下了法旨,外门弟子立即禀报上去,内事殿的主事明长老先是撮着牙花子头疼了好一阵,只好捏着鼻子亲自办了这荒唐的差事。

    明长老虽然头疼,但办事效率和办事态度,都是极高的。

    许易要的东西,他不仅从优从良,派遣专门弟子,从下界搜集起了,更用了专门的玉盒,将所有的食材,全部封存。

    本来,须弥戒内就能防腐保鲜,明长老用的玉盒,竟还能给食材增加灵力。

    此刻,许易芥子中有不少须弥戒,都只是单纯的存放食材之用。

    他要做的四道菜,都是早先在大越之界时,晏姿常做给他吃的,也是晏姿的拿手好戏。

    许易吃着吃着,便也会做了。

    这四道菜的食材,他自然皆有储备。

    不动用灵力,光凭手来掌握,饶是许易手脚灵活,一时间也忙了个手忙脚乱。

    尤其是他对食材要求精细,料理起来也异常精细。

    忙活了足足一个时辰,才将岐山四君子这个凉拼成盘,留仙酒酿鸡装鸡入酒坛埋在灶底,三水团蒸肉上笼。

    许易这才开始料理媚儿鱼。

    媚儿鱼并不是鱼,而是用面做成小鱼的造型,在浓骨汤煮好后,配着五种脆而香呈五色的小菜装碗,色香味俱佳,正是晏姿秘传的手段。

    面和好后,锅里的肉香已经扑鼻,许易取出蒸笼,开始熬制浓骨汤,一边捏着小鱼的造型。

    不知怎的,他怎么也捏不成造型优美的小鱼,待锅中浓香传来,他便将捏得乱七八糟的面团合在一处,嘟囔道,“还是做面条吧。”

    这时,他被攥紧的衣角终于松开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