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三百二十七章 作茧自缚

三百二十七章 作茧自缚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狗贼,本座必将生啖了你!”

    荒祖目眦欲裂,狂声呼喝。

    受够了许易凌辱般的暴击,他每一根毫毛都透着滔天的火气。

    “荒祖兄好大的脾气,不过,此贼可不能任由荒祖兄一人处置,肉躯可以给荒祖兄,元魂必须归我齐家。”

    齐景峰森然说道。

    他已不打算再将许易收作奴仆了,最重要的是,拷虐许易的元魂,让许易吐露他那神秘锻体术。

    适才一战,便是傻子也看明白,许易的那套古怪的锻体神术,有多么神奇。

    进阶到真丹后期,基本已在此界触顶,修行的屏障,如同天幕阻挡了所有人踏上仙途的希望。

    尤其是几乎就不存在适合真丹后期强者的锻体术,这点尤为让人绝望。

    而许易的出现,无疑让四位真丹后期强者看到了打破关隘的希望。

    “先拿下此贼再说,诸位切莫掉以轻心。”

    白衣青年高声道。

    对许易,他已忌惮到了骨头里。

    灵芽状态几乎是真丹后期强者的最强战斗形态,四位真丹后期强者合力祭出灵芽,交织成的场域之威强大绝伦。

    许易置身阵中,好似被完全禁锢了,巨大的场域威压,几乎将他的身体压缩得有些扭曲了。

    他依旧纹丝不动,静立在场域之中。

    “该死,他到底修的什么炼体之法,竟是如此的邪异。”

    齐渺一颗苍头显得有些凌乱。

    白衣青年冷道,“不管如何,此贼的元魂,某要分一杯羹,不知齐家昆仲,允是不允。”

    齐渺眉心一跳,便要说话,却被齐景峰抢先开言,“这是自然,此等好事,谁要落下也会不甘,不止苏兄有份,荒祖兄也有份。只是当务之急,是将这狗贼拿下,诸君万万不可轻敌。”

    就在齐景峰四人各自肚肠之际,荀匡,徐鼎,洪野三人也彼此传音,焦躁到了极点。

    本来三人决定袖手旁观,乃是因为许易传音交待在先,不愿他三人扯进泥潭。

    可眼前的局面,三人实在看不到许易翻盘的希望。

    甚至,三人自忖,便是出手也已晚了,场域已构成,他们绝无力打破,更不可能同时应付四位真丹后期强者的反扑。

    “只能寄希望于前辈自己了,看前辈所行所为,无不惊世骇俗,前辈敢置身于灵芽场域中,料来必有手段,我等见识浅薄,何必自乱阵脚,若事不可为,我等拼死抢回那姑娘便是。”

    荀匡的传音为整场争辩划下了最终的句号。

    便在这时场上的局面又有了巨大的变化,更为焦躁的是四大真丹后期强者,头顶的灵芽忽地发出七彩光芒,整片灵芽交织而成的场域,爆发出惊人的光亮,光亮之中,起了一个又一个的烟泡,好似煮开了一锅水。

    场域中的许易的身体完全变形了,拉长了几倍,几乎完全扁平,就在齐景峰四人头顶的绿芽放出七彩光芒的当口,始终不发一言的许易竟然说话了。

    “贤昆仲速退!”

    三龙客吃了一惊,继而大喜,身影如电,狂飙离去。

    比三龙客更吃惊的却是齐景峰四人,他们简直难以想象在这种情况下,这魔头还能说出话来。

    四人对视一眼,面上齐齐青气一转,四道灵芽同时脱离了灵台朝许易驰来。

    便在这时,许易周身弥漫起惊天的灵剑气。

    一道巨大的剑气,竟在域场中挥洒起来,伴随着巨剑的挥洒,整个场域的禁锢皆在一点点瓦解。

    那巨剑越舞越快,也越拖越长,齐景峰四人惊得面无人色,想要散开大阵,岂料场域之力纠缠太过,一时间根本无法撤回,刷地一下,齐景峰四人皆变了脸色,四人都意识到一件可怕的事情似乎发生了。

    从一开始那魔头,根本就在诱使自己等人使用灵芽场域,迟迟不作反应,绝非不能反应,而是在等待时机,等待场域深刻交织,脱离了四人的掌控,这恶贼才肯出手。

    现在想来,这恶贼的谋算如鱼翔浅底,一目可辨。

    可事从头论,谁能想到这该死恶贼,有如此阴险的心思,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许易御使的那把巨剑,剑威越拖越烈,巨剑越聚越庞大,待到齐景峰四人终于撤回灵芽,分散了场域,想要遁走之际。

    四人陡然发现根本走不脱了,一股巨大的场域之威,自四方笼罩而来,丰沛至极。

    “剑阵之威,不可能!”

    白衣青年惊恐呼喝。

    齐景峰更是瞪圆了眼球,呼道,“王千秋,你是东华仙门的王千秋!”

    “什么!”

    荒祖,齐渺,白衣青年三人同声喝道。

    “是了,就是王千秋,毁灭圣族三号通道的一击,便是如此!”

    荒祖恍然大悟,高声道,“王道友,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必如此苦苦相逼。细论起来,我和你们东华的苗祖还有极深的旧谊。你就是看齐家不过眼,我与齐家也不过是适逢其会,你若答应,我愿助你诛杀二齐贼,这位苏道友想必定也乐意相随。”

    高呼之际,他却不忘向齐景峰,齐渺传音,“二兄放心,只要此贼稍有松懈,我必择机助二兄破阵!”

    齐景峰传音道,“荒祖兄言重了,你我相交多年,信不过谁,还能信不过你?此贼若灭,荒祖兄居功第一。”

    与此同时,他向齐渺传音道,“一旦此贼有丁点异动,破阵为上,灭敌次之。”

    几人浑不知他们的传音皆落入许易耳来,许易也恍若未听见一般,不做任何反应。

    依旧专心致志催演着巨剑,那巨剑越聚越庞大,几乎遮蔽了半个穹宇,恐怖绝伦的场域威力,几乎将处在场域之中的四大真丹后期老祖死死定住。

    眼见得剑阵的威力以超乎想象地速度攀升着,四大强者全慌了。

    这该死剑阵,和影像中所见,简直是天差地别的差距。

    那恐怖的威力,完全无法在影像中体现,一旦身临其境,让齐景峰四人生出了无穷尽的绝望。

    早知如此,为何要催动灵芽组建场域,简直是作茧自缚!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