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三百二十八章 尽伏

三百二十八章 尽伏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彼时许易破碎圣族三号通道的影像传到三圣子处,三圣子,熊北冥,左岸三人皆震撼得一时失声,三人因此而散,各自闭关。

    彼时,三圣子对许易的这番攻击,有个准确而公道的评价,天下至强一击,但临敌却无作用。

    只因激发此巨剑的威力,需要聚集力量的时间实在太长,至少对强者交战来说,将近十余息的时间,足够敌人遁走数十里了。

    偏生此番许易巧妙地利用齐景峰四人自己的灵芽场域之威,获得了足够击发剑阵的时间。

    此番巨剑乃是极致浑天剑的演绎,几有极数道玄奇之妙,无数微小的剑气,在数道之妙下聚合成微小的剑阵。

    无数微小的剑阵再在数道之妙的聚合下,呈现出一种想不到的巨大聚合效应。

    “王道友,我等一身修为,得来不知耗费了上天降下的多少机缘,得来实在不易,道友何必毁我等仙途,若王道友肯放我等一马,苏某愿为王道友效力十载。”

    巨大的剑阵威压之下,白衣青年每说一句话都得鼓足全部的力量。

    “卢某也愿!”

    荒祖完全搞不清状况,赶忙也跟着表态。

    倒是齐家的两人知晓许易是来寻仇才打上门的,如今人家占了上风,想要讨饶,怕没那么容易。

    不过二人也就矜持了数息,在不断聚集的剑阵威力下,还是轻易碾碎了二人本就不多的矜持。

    “齐家已被你屠尽精锐,今日一战,我兄弟二人,自知不敌王兄神威,只要能化干戈为玉帛,还请王兄随意划下道来。”

    齐景峰高声喝道。

    事已至此,他心中并无多少窝囊,只因眼前的局势已危若累卵,随时可能丢掉性命。

    大好仙途毁于一旦,才是永恒的可惜。

    在性命交关之际,齐景峰和绝大多数修士的选择一样,先保全自身,再图将来。

    许易一言不发,那凌空的巨大剑气,却猛地排开了,四人周身的禁制陡然一松,四枚水滴状的纯色珠子凌空朝四人胸口弹来。

    那四枚珠子的速度并不迅疾,但四人没有谁敢动弹,任由那水滴状的纯色珠子,击中自己身体。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那水滴状的纯色珠子,才击中四人的身体,立时如空气一般消失了,又好似水滴吸入了海绵。

    便在这时,许易那把已演绎到极致的剑气,陡然划破天际,一团巨大而灼目的光爆,猛地在紫域的尽头爆开。

    好似炸开一朵巨大的蘑菇云,隔着数千丈,齐景峰四人依旧像被谁一拳轰在胸口,周身的防御被轻松撕裂,齐齐倒飞出十余丈。

    “这还是此界能容纳的攻击么?”

    白衣青年舔着唇齿间的血液,怔怔盯着那巨爆褪去已化作虚无的爆炸中心,喃喃自语,怔怔出神。

    庞大无伦的剑气射向虚空,炸出如山海般的焰火,向遁入远方始终不曾离去的三龙客,火速追赶而来。

    他们并不知道眼前的局势会呈现何种状况,唯一清楚的是,不管是何种结果,总要来看一看,才能心安。

    若是许易战败,即便不能救回晏姿,他们也打算奋力一搏,不为别的,只为还许易人情。

    真当三人赶到近前,却见交战的五人完好无缺地站立虚空,气氛沉静到诡异。

    这一幕,让三龙客简直要瞪瞎眼睛,便是打破头也没想到是这种局面。

    如此大战,谁死了都不稀奇,最稀奇的是谁都没死,战斗似乎结束了。

    这离奇的局面简直比场间诸人都同归于尽,还要让三龙客难以理解。

    “贤昆仲诚乃仗义之士,许某佩服,这个人情,许某记下了。”

    许易冲三人抱拳说道。

    他真有些感慨,像这样一个污浊的修炼世界,还有三龙客这等人物,实在令他讶异。

    他很清楚三龙客这个档口能赶过来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几乎是自蹈死地。

    荀匡抱拳道,“前辈言重了,前辈先前饶我等兄弟性命,便算我等兄弟的恩人,有恩岂能不报。况且我兄弟也没能帮到前辈什么。”

    许易摆摆手,“君子行事,但问本心,贤昆仲不必自谦。”

    “三龙客纯良君子,卢某早知,虽一别多年,但和贤昆仲交往的经历,卢某现在回味起来,也觉心折不已。”

    荒祖脸上堆着热情洋溢的微笑,热烈地赞叹着。

    徐鼎只觉心头一阵阵犯恶心,这老贼能修得真丹后期,也该自有一派风范,如此见风使舵,自降身份,真令人不齿。

    事已至此,三龙客便是再迟钝,也明白,这场战斗是许易占了上风,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许易笑道,“说到交情,我和卢兄七拐八弯也能扯上交情。”

    荒祖一听,先是一喜,继而心头一寒,便见许易身边多了个女郎,看形貌有一丝熟悉的味道,却想不起来到底在何时何地见过。

    当下,他运转秘法,朝晏姿眉心看去,这一看,惊得“哎呀”叫出声来。

    刷的一下,荒祖的冷汗就下来了,他分明在晏姿体内看到了熟悉的味道。

    他彻底明白为何一开战这魔头便疯了一般寻自己下手,原来根子在这儿。

    这魔头只因为齐家的人差点擒了这女郎,就将齐家满门杀了个干净,自己的蚀骨煞在这女郎体内许多年……

    荒祖已经不敢往下想了,他浑身一片冰寒,下意识地他转身想逃,却又死活迈不动腿。

    因为他同样很清楚,许易能在那等情况下,放弃杀招,打入自己体内的那团水滴状的纯色珠子,必定有着难以预料的古怪。

    许易笑道,“卢兄难道还要等等才解开我妹子体内的蚀骨煞?”

    许易此言一出,齐家兄弟,白衣青年如看死人一般盯着荒祖。

    尤其是齐家兄弟,他们甚至怀疑齐家遭遇如此大劫,根本就是在替荒祖背锅。

    不然,这女郎根本没被齐家擒拿,哪里来的这么大的仇恨,杀人还不算,还要灭门炼魂。

    就在齐家兄弟各自肺腑之际,荒祖手脚麻利地替晏姿解除了蚀骨煞,解毒的过程中,荒祖简直化身为复读机,一遍又一遍地强调一切都是误会,他心中是如何万分愧疚,愿意付出全部代价,求得晏姿原谅。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