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三十一章 织网

第三十一章 织网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所有的慌乱,都在巨剑袭来的瞬间,化作一声呐喊,“还等什么,出手,都给老子出手,宰了他,如此祸害,若不杀了,待他出了试炼场,便是你我的死期!”

    封四公子呼喊声嘶力竭,一柄大关刀险而又险地拦在了许易击出的巨剑前。

    下一瞬,六道攻击汇聚成一道狂暴的能量团,朝许易击来。

    许易念头一动,周身剑网密布,狂暴的能量团,和剑网纠缠一阵,终于还是将剑网彻底撕裂,轰在了许易身上。

    许易挨了一击,身体陡然扭曲,待满场狂暴灵力消尽,他的肉身又恢复如初,只是面上多了一分潮红,再不复从前的轻松。

    “都说了,让你们一起上,非要扭扭捏捏,若是早一起出手,指不定已将许某拿下,老封啊老封,你偏偏要面子,要给我机会,可你要面子,也要到底是不行。临到最后,还是慌里慌张到处喊人救命,不知你的师门知晓了你今日的丑态,到底还认不认你这个内门弟子,反正若我是你的师尊,非得活活气死。”

    许易好整以暇地换上件像簇新的青衫,而其余六名猎人显然也处在震撼之中,并未连续出手。

    许易此番话出,宛若最恶毒的毒蛇在喷洒汁液,本就心神不宁的封四公子又字字句句听真,承受能力本就不佳的他,哇呀一声,大口大口地往外呕血。

    睹见这一幕,荆春不由得脸色发白,耳畔传来苏大当家的传音,“老荆,他不是不怎么说话么,怎么一说起话来,就这般阴毒,落入到这等魔头的魔爪,你说咱们还能有从他魔爪下活命的可能么?”

    “苟活吧!”

    荆春回了一句,心如死水。

    他暗叹上苍的不公,已经给了这魔头让人羡慕的天赋,为何还要给他如此一副阴毒的心肠。

    许易毒液喷洒完毕,丝毫不止歇,不断地挥洒着灵气,大片的剑网,在他四周构成,一道又一道,转眼遮蔽了半边的穹宇。

    场中的一干猎人全看傻了,封四公子也停止了吐血,服下一些散剂,和一枚元丹,死死地盯着不断挥洒灵气,编织剑网的许易,完全看不明白许易到底要干什么?

    那一道道剑网,倘在平时,落在他眼中,自是绝美的风景,他从不曾见过谁能这般快捷自如的演绎入品的功法,那一道道剑网,透着一股最和谐的美,每一张网都闪现着令人入迷的气息。

    偏偏这张网,还有千变万化之妙,瞬间便能聚成巨剑。

    似这等变化的功法,无一不是珍宝。

    尽管,封四公子从心底赞美那一张张剑网,但他依旧想不通许易到底在干什么。

    若非他知晓眼前立着的家伙,就是一条毒蛇,他几乎要以为许易是发了疯。

    哪有这般浪费灵气的,编织再多的剑网,终究要消弭,他封某人自问便是不攻,稳坐钓台,也能让许易生生累死。

    看着看着,封四公子觉出不对来。

    密布在天际的剑网,越聚越多,却丝毫没有消弭的迹象,只是不断地幻化,游走,这一切和他所见的入品功法,皆不相同。

    隐约间,他意识到,许易必定还憋着什么阴谋。

    忽听一声凄厉地喊叫,“不好,这家伙又在推演功法。”

    却是猎人群中发来的惊呼声,封四公子浑身忍不住一颤,定睛朝许易看去。

    却见许易果然还在演绎剑网,但这道剑网和场域中的其他剑网,皆不相同,域源极不稳定,两道域源闪烁后,竟有第三道域源在明灭生出。

    第三道域源才现出一道影子,噗的一下,那剑网猛地崩碎。

    “他,他这是疯了么?”

    封四公子身边的巨眼中年失声道。

    于此同时,在心中问出这个问题的猎人不知凡几。

    入品的功法本就难得,两道域源的功法,已极为高明,几乎已是培灵大圆满修士能打出的功法极限。

    往往要击出二道域源的功法,也需要在灵芽的场域威力加持下。

    三道域源的功法几乎就算得上绝顶了,四级域源根本难得一见。

    正应了那句俗语:一普二高三绝顶,四级域源是传说。

    许易现场演出二道域源的功法,已经神奇得令人叹为观止。

    此刻,他竟痴心妄想地想演绎三道域源的功法,若真让他演绎成功了,岂非要崩坏无数人的认知殿堂。

    “不能等下去了,哪怕有万一的可能,也不能让他试了,杀了他,必须要杀了他。”

    封四公子尖利地呼喊着,面容扭曲到了极点。

    其余六名猎人显然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同时点头。

    当下,七人一道出手,合击聚成一道恐怖的能量光球,直射许易而去。

    许易念头一动,空中列布的大网,同时动了。

    能量光球在洞穿了五张大网后,终于消归于无。

    相比空中布列的无数大网,那崩碎的五张大网,不过占了不足百分之一。

    许易根本不做任何反应,继续推演功法。

    “我就知道,就知道,这该死的!”

    封闭咬牙切齿地咒骂道。

    他口中说着“早就知道”,其实是悔青了肠子,他若早知道许易列布在空中的这些剑网,竟能存在这么长的时间,竟有这般长远的谋划,他说什么也不能让许易如愿。

    如今,许易的阵网布成,成了拦阻在他身前的一座最坚实的大坝,要想攻击到许易,首先便要干掉这些绵密的剑网,想想便令人绝望。

    再是后悔,也知后悔药无处买去。

    他只得振奋起精神,和其他六名猎人奋力拔除那一张张大网。

    转瞬,半盏茶过去了,封四等人的工作效率颇为惊人,竟一口气拔除了近半数的大网。

    看到了希望,六名猎人匆匆补充了药剂,再度开始了“拔草”行动。

    许易几乎已经处在物我两忘的地步,他思想的小人又悬于自己观想出的虚空世界。

    他不断地演绎,不断地失败,一个个模型被建立,一个个模型又被推翻。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