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四十八章 反了(20)

第四十八章 反了(20)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杜川冷声笑道,“笑话,现在的你都奈何不得我,纵使化作幽魂,我就怕了?别废话,我只查十个数,十个数后,你若是还做不了决定,杜某便动手了。”

    “一,二……八……”

    “慢着!”

    孟伏喊道,“老陈分出一半与他们,这些恶鬼,不打发走,永无宁日。”

    共学社众人悲愤到了极点,却也只能接受,实力不如人,说破大天也是无用。

    看似是赵乾被人骗了,其实,自一开始,他们便是别人砧板上的鱼肉,任人料理。

    分出一半,结束眼前的这场混乱吧。

    “慢着!”

    许易跨出一步,朗声道,“不是有主事么,负责试弟子的胡主事呢,他难道就不主持公道么?咱们找胡主事!”

    “哈哈……”

    “哎呦,我的肚子,这货从哪里钻出来的。”

    “找金毛胡,天呐。”

    “…………”

    正气社和真要社的一干人,皆笑得打癫。

    一众共学社同仁,气愤之余,面上也现出尴尬之色。

    杜川笑得直拍掌,“好好,要叫胡主事,既然你说了,我怎么能不满足你的要求。”

    说着,他取出一枚珠子,催开禁制,对着珠子说了几句,很快,一道身影狂飚而来。

    从雾中钻出来的是个胖子,修士中罕见胖子,这人不但胖,还穿着一身金色的衣服,整个人像个满满当当的金色大水桶。

    “见过胡主事。”

    众人口上对此人极为不屑,等到此人到来,却都恭敬行礼。

    胡主事随意摆了摆手,“虚礼就不讲了,杜川你叫本座来有何事,不会是拿本座消遣的吧。”

    杜川忙道,“我有几个胆子,敢消遣主事大人,区区薄礼,不成敬意。”

    说着杜川竟光明正大,送上两枚元丹。

    胡主事微眯的眼睛,陡然张开,麻利地将两粒元丹收了,笑道,“你倒是乖觉,说吧,到底何事?”

    杜川道,“有人欠了杜某一笔债,却不肯给,不知主事大人以为杜某该怎么办?”

    胡主事眼睛一瞪,“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么简单的道理,还来问我,你自己看着办吧。”

    胡主事话音方落,杜川一跃而起,探手抓去,如变戏法一般将赵乾拿在掌中,连续挥掌击退了数名共进社成员的反击。

    共进社一干人,都是痴迷丹药胜过武道,战斗力都稀松平常。

    杜川一击得手,高高将赵乾举起,笑道,“丹药是赵兄自己给,还是我来拿,若是我来拿,就不是这个数了。”

    “姓杜的,丹药在我这里,你找错人了。”

    陈宫冷哼一声,掌中现出一把元丹。

    杜川果断地丢了赵乾,身形一晃便朝陈宫腾去,忽的,一道流影飚来,他冷哼一声,一道光球击出,下一瞬,身体一股剧痛传来,脑袋竟着了地,脸竟被按在地上,死命地和青坪摩擦。

    出手的正是许易。

    “混账!”

    正气社其余四人,狂冲许易而来,岂料四道光掌拍出,四人毫无反抗余地,被砸在了地上。

    下一瞬,四人的面部也被许易用灵气操控着在青坪上摩擦。

    转瞬,青坪的地面便被磨得裂开了,五人面部全非,痛呼不止。

    一众人全看傻了。

    “反了反了,我看你是反了!”

    胡主事怒不可遏,指着许易,气得浑身发抖。

    下一瞬,他的身子便不受控制,被许易稳稳摄了过来。

    许易揽住胡主事的肩膀,一脚将杜川踢得飞了起来,大手挥出,正印在杜川丹田位置,轰的一声巨响,杜川整个人好似漏了气的皮球,周身冒起大量烟气。

    “他,他……”

    所有人都惊呆了,正准备出手的董庆可一干人全惊呆了,正惨嚎的正气社四人也全部噤声,正暴怒的胡主事刷刷直冒冷汗。

    没有人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

    所有人的脑海中都同时浮起了同一个念头:这人疯了,这人是疯子,若不是疯子,怎么敢在这里下如此重手,若不是疯子怎么敢擒拿胡主事……

    “胡主事,天又不热,你流这么多汗做什么?”

    许易把住胡主事的肩膀,面带关切的问道。

    “不热,不,不热……”

    胡主事的舌头有些打结。

    他打心里恨死杜川了,什么人不好惹,去惹一个疯子。

    他胡某人混上这个主事的位子容易么,上面还不是一堆公公婆婆要孝敬,何必冒这丢命的风险。

    许易道,“胡主事,莫不是以为许某疯了?要对胡主事不利?”

    “你能问出这句话,你不是疯了是什么?”

    胡主事心中腹诽,一颗胖脑袋却摇得如拨浪鼓一般。

    许易大手一挥,一把元丹送入胡主事手中,“试弟子规章有载,凡试弟子之间发生殴斗,重伤他人者,罚元丹二十枚,坏人性命者死。我出手没个轻重,伤了杜川,这二十枚元丹便劳烦胡主事替我交上去了。”

    说罢,将那一把元丹塞进胡主事手中,又取出两枚元丹,“这两枚便算是胡主事的辛苦费。”

    胡主事拿着一把元丹,瞠目结舌,好似青天白日见了妖魔。

    许易说的那规章,他当然知道,可事实上,自打他当主事十多年以来,还不曾有人犯过。

    不为别的,二十枚元丹的罚金实在是太多了,没有谁乐意出一口气,花上二十枚元丹。

    以至于这条法令,很多试弟子都忘了。

    今天是破了天荒,为出一口气,人家一撒就是二十二枚元丹,对上这种人,和对上疯子无异。

    “好了,姓杜的丹田废了,也就是废物了,他拿储物手环,也没什么用了。”

    说着,他径自摄过杜川的储物手环,大手一挥,送入胡主事掌中。

    胡主事从来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收礼收到害怕,眼前的这家伙实在是太生猛了。

    他想拒绝,又怕激起许易的凶性,惹来不测的后果,只好将储物手环收了。

    他才将储物手环收了,又生了后悔之心。

    储物手环好进不好出,将来真把事儿闹大了,他说也说不清,因为谁也不知那储物手环中,到底藏了什么。

    不管他到时拿出什么充公,这块黄泥巴反正是落进了裤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