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五十二章 若要人不知(21)

第五十二章 若要人不知(21)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董庆可死死将头扎了,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

    他此时的心理极为变态,就像大家都在一条田埂上走了,他踩了一脚牛粪,偏偏不说,非憋着劲儿等后面人也中招。

    他很清楚,以大魔王的凶残,此刻的一脸的微笑下面,必定藏着无穷杀机,就凭景龙的实力,在试弟子中耀武扬威,自然是够了。

    可若和这大魔王比,根本就不够看。

    许易抱拳道,“当不起景社首的夸赞,具体情况,还请景社首入内详谈,至于其他人,景社首您看?”

    景龙大手一挥,中气十足地喝道,“都别惦记了,有不满意地找我景某人说,死赖在这里作甚,想当笑话么?”

    景龙的煞气,在试弟子中,非同小可,顿时,一干失望的人各自口中骂咧有词地四散不见了踪影。

    赵乾放开禁制,景龙一行七人,踏上青坪来。

    许易扬了扬眉,董庆可心领神会地一挥手,层层薄雾再起。

    景龙顿了顿,指了指董庆可道,“老董倒是懂事,早听说你和共学社的关系不错,没想到你们走得这么近,以后你们真要社,也可以多和我惊龙社多亲近亲近。”

    董庆可心道,“自然是要亲近的,都落入了老魔的魔爪中,能他马不亲近么?”

    许易道,“听闻景会首得了一张交流会的邀请函,不知真假。”

    突兀地迸出此一句话,景龙听得一呆,怔怔盯着许易,脸上的表情陡然冷峻,“你在那里听来的,我劝你说实话。”

    景龙如此反应,许易彻底放下心来,自打荒祖那里知道了五湖商盟的交流会不带他玩以后,他反复思量便是从哪里弄一张邀请函来。

    荒祖说试弟子中的顶尖人物,或许也会收到邀请函。

    孟伏才向他传音介绍景龙的身份,他心中的小九九就划弄开了,看向景龙的眼神,便像看一头闪闪发光的金猪。

    才出言试探,景龙的反应就漏了底。

    景龙死死盯着许易,许易却阔步朝他行来。

    景龙怒道,“你到底在笑什么,混账,别找不自在。”

    他话音方落,一道光掌便扑了过来,景龙冷哼一声,一道电网在身前织就,迎着许易的光掌扑了过来。

    光掌陡然变化,化作一把利剑,准而又准地挑在电网的核心位置,噗嗤一下,电网应声而灭,利剑威势不减,直接将景龙胸口洞穿。

    景龙瞪圆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董庆可、赵乾等人也看呆了,先前许易收拾杜川,出手太快,谁都没回过味儿来,杜川一伙人就满地趴了。

    此时,许易对景龙出手,他们可看得清楚,简简单单的一剑,便破了景龙成名已久的绝学。

    景龙的手段,纵然在一众外门弟子中,恐怕也是拔尖的。

    如此人物,竟连许易的一剑也挡不下。

    董庆可早料到了景龙会遭殃,猜中了结果,却没猜中过程。

    惊龙社的其余几人,才要动手,哪里还来得及,几记浑天剑演化的光掌,轻而易举地将几人拍翻在地。

    “疯了,你他马定是疯了,你可知道我是谁,你可知道我们景家是何等门第,内门的童师兄和我堂姐结为道侣,你敢惹我?不怕死无葬身之地么?”

    景龙疯狂咆哮着,他无法接受自己竟被共学社的一个小卒子给暗算了。

    “老董,教教他怎么做人,走一遍流程先。”

    许易根本不理会景龙的咆哮,冲董庆可挥了挥手,便下了命令。

    董庆可简直要疯,这该死的魔头,分明是要景龙恨死自己。

    “怎么?你不想帮忙,莫非是想和老景演一出有难同当,佩服佩服。”

    许易面带微笑,如春风般和煦。

    董庆可狂打一个寒颤,大喝一声,“得罪了。”

    一挥手,他手下的真要社的倒霉鬼一扑而上。

    论折磨人,谁都不是庸手,人性骨子里的罪恶一被放大,个个都是妖魔。

    董庆可这帮人完全都是看许易脸色做事,许易脸色沉上一分,他们手上就重上一分。

    什么弹琵琶,毒火龙,二龙钻山,冰火奇缘。

    其中有个黑脸小子最是恶毒,竟弄了一堆怪虫,要往人嘴里扔,那怪虫又腥又臭,浑身长满倒刺,黑脸小子还没介绍臭虫的功效,一帮人全服帖了。

    至少,嘴上是服了。

    许易收了董庆可交上来的几枚储物环,根本不去看其他几人的,直接拿过景龙的储物手环,破开禁制,念头才侵入,便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邀请函。

    和他想象的差不多,邀请函并没落什么名姓,就写了时间,地点,并点明邀请函为唯一准入条件。

    除了邀请函外,许易在景龙的储物环中,也只发现了不过五十余枚元丹,和他想象的差别极大,再一想,元丹是个大消耗品,景龙恐怕自己都服用不缀,存不了多少货,也是正常。

    收了邀请函,许易道,“老董,老景来头太大,你觉得该怎么善后?”

    景龙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他倒要看看这混蛋有本事惹事,有没有本事平事!

    董庆可心中暗骂,又他马的把屎盆子往老子头上倒,老子这回是将景龙得罪死了。

    心中再恨,已经上了贼船,抽景龙一巴掌,和抽景龙一百巴掌,往深了看,没他马什么区别。

    念头既定,董庆可一咬牙道,“我知道一事,许兄如果令景龙写下来,姓景的便再也不敢炸毛。”

    说着,董庆可盯着景龙道,“六年前童美之死,景龙,你就没什么想说的么?”

    景龙如遭雷击,怔怔半晌,“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想构陷我,做梦。”

    董庆可冷笑道,“你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那夜的红枫林中,你以为真的只有你们两人么?”

    景龙面色剧变,心中隐藏最深的秘密被董庆可揭露,他便是城府再深,也断然做不到面不改色。

    董庆可接道,“童美何等仙姿,兼之又是内门童师兄的胞妹,一入求道台,便是一众试弟子中的梦中女神。你仗着你家堂姐和内门的童师兄联姻,便处处以童美的护花使者自居,求爱不成,你竟起了毒念,在那红枫林中辣手摧花。可叹童师兄大发雷霆也查不到凶手,还将此案交给你来查,你弄了两个替死鬼顶上,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曾想过有今天?”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