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五十四章 高回报的事业

第五十四章 高回报的事业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易逼胡主事在纸上落下“赤火真人是狗”几个字,胡主事真是彻底被拿死了。

    即便他反水,说这是在许易逼迫下写的。

    以赤火真人的脾气,也非得活剥了他。

    这位火爆大爷,绝对不会问什么真心还是被逼,他只看结果,只看面子。

    众人只是试弟子,对玄清宗说不上有多深的感情,对赤火真人这种传说级别的大反派,更没好感了。

    此刻大笑,无非是因为许易主意虽,促狭,却妙绝。

    气氛一松,孟伏接道,“炼房的樊九怎么处置,这家伙是罪魁祸首,可不能轻纵了。”

    提起樊九,许易想起了那座丹炉,那可是一件重宝,“对了,樊九是怎么拥有一座丹炉的。”

    樊九租赁给共学社等人的那座丹炉,只是一座杂炉,也就是丹炉中的最下品,即便如此一座杂炉也需数百元丹才能购得。

    按樊九的地位,不应该有此宝物才是。

    赵乾道,“樊九当然不可能有丹炉这等级数的宝贝,此丹炉应该是某个内门弟子的,樊九不过是作为中间人,帮那位内门弟子出租丹炉,赚些元丹。这种情况,在试弟子中,并不罕见。”

    许易暗道可惜,显然,樊九那座丹炉的主意,暂时是打不得了。

    他还没狂妄到忘记自己所处的大环境,以试弟子的身份冒犯内门弟子,是在挑战整个玄清宗的整体上层势力。

    许易道,“既然樊九背后也有靠山,暂时就不动他了,招呼董庆可来,相信他收拾这种滚刀肉,应该有些心得。行了,今日收获不小,不管是炼丹见识上的,还是捕获的余财,都足够了。我还有事,就先去了,咱们以后再聚,至于那三顿酒席,许某记下了,改日必定奉还。”

    言罢,他一腾身,径自去了。

    许易这一去,场中的气氛陡然一松。

    “没想到,真么想到,这平素老好人一样的许易,这一变身,简直就是洪荒猛兽,盖世妖魔,他站在那儿,好声好气地说话,我也觉透不过气来。”

    青叶拍拍胸口说道。

    青叶这一起头,众人皆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以后还真不知道怎么跟他相处呢,杀人如麻,手段可怖,虽说不曾害咱们,可一个老魔头在身边,怎么想怎么别扭。”

    “许易这人不错,对咱们也够意思了,没有他,咱们这回炼成的元丹,就成了催命符了,看看那一个凶神恶煞,急不可待要巧取豪夺的可恶嘴脸,就得许兄这样的魔头收拾他们。”

    “曹兄你说的诚然有道理,我只提一点,今后你如何与许兄相处,他和你说话,你别不别扭?”

    “…………”

    众声嘈杂,意见分散。

    孟伏忽地打了个哈欠,拍拍大张的嘴巴闹,“我说诸位,说这些没用的做什么。别扭不别扭,还能把许兄开除出共学社?如果谁觉得可以和那位许兄谈谈,孟某绝无异议。”

    此话一出,众人的争论声全平息了。

    是啊,讨论这个有什么用啊。就好比天上的日头太毒了,除了想办法适应外,还能把日头弄下来砸碎了不成?

    许大魔头横亘在共学社,那完全也是不可抗力啊!

    许易已经料到自己在共学社的形象和处境,必定会彻底改变,虽觉遗憾,却也无法挽回。

    索性,他也就不想了,返回洞府后,荒祖不在,他去看了看秋娃,见她依旧在熟睡,也不吵她,回到自己的休息室,清理了所得的一堆储物环,汇聚起来,也颇为可观,总计得了四百余枚元丹,其余七七八八的资源无算。

    “看来炼丹的回报率也不如打劫啊。”

    许易暗暗感叹。

    他整理了一下新得的文字典籍,便回到软塌上休息起来。

    一觉睡到天将擦黑,他醒了过来,将冰火兔在灵兽袋中装了,又去秋娃房间将她摇醒,说带她去个好玩的地方,要她化作草环环自己手指上。

    秋娃勉强应了一声,化作草环在他手指上环了,再没了动静,不知是否又睡了过去。

    许易轻轻摩挲草环,暗暗咬牙,无论如何也要将灵乳弄到手。

    他才出洞府,荒祖正从外面赶回,见得许易,荒祖猛地窜到近前,“公子,交流会的时间就在今晚,举办地点就在西去三百里外的紫阳山顶上,既然灵乳如此重要,即便不能进入到拍卖会,老卢以为还是要去一趟,在外围盯着也好,也许机会就来了呢。至于试弟子不得无故离开山门的禁令,我已经打听清楚了,那胡主事是个贪财的,咱们只要将他打理到位,一切无忧。”

    荒祖满面风尘,显然一直在为此事奔波,许易拍拍他肩膀道,“不必麻烦了,你看这是什么?”

    说着,许易将邀请函在荒祖面前一亮。

    荒祖瞪圆了眼睛,惊呼道,“真是什么也拦不住公子,可怜我老卢跑断腿,也只能想出这么个笨主意,公子一出手,就直接登堂入室了。”

    许易摆摆手,“你这几日也辛苦了,好生休养吧,将来还少不了你出力,去吧。”

    说着,便自青坪上腾空离去。

    许易没选择御空而行,绕过崖壁,他直接沉入江水中,取出一枚避水珠,一路在水底潜行。

    再出水时,天色已晚,望了望远方如屋脊的山脉,他轻身钻入林中。

    月上中天之际,许易到了紫阳山顶,再出现时,他一袭黑袍笼罩全身,厚重的斗篷将面部完全遮蔽。

    他到时,两名劲装修士,立在一座石室前,接过许易出示的邀请函,在一块玉石上一贴合,玉石点亮,便即向石门方向一挥手,“请!”

    两名劲装修士皆未对许易遮蔽全身的装扮,提出任何异议。

    许易行进跨进石门,内里豁然开朗,是一间巨大的殿堂,穹顶极高,显然是将山体凿空了。

    一名女修上前,装束与门前的两名劲装男修一般无二,胸前皆绣着具有辨识性地徽记,引着许易向左侧的过道行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