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九十二章 陶出

一百九十二章 陶出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一时,喝彩声如雷,向苏行春道贺声不绝。

    宣冷艳心中又是惊异,又是担心,更多的却是困惑,以他对许易的了解,这坏种绝不会就这般简单落入彀中。

    可她想不通,事已至此,许易还有什么办法翻盘局面。

    “夷陵公子,不知我这首词作如何?当着这些人,你的承诺,不会这么快就出尔反尔吧。”

    苏行春笑吟吟地盯着许易道。

    许易笑道,“词是不错,不过是我的大作,你这般抄袭有意思么?”

    说着,许易掌中多出一本册子,稍稍翻了几页,在一页定住、展开,向众人展示,上面落着一首词,赫然是“明月几时有”,纸张已生了毛边,墨痕也淡了不少,显然是陈旧的纸张,作假是不可能的。

    苏行春如遭雷击,场间起一道惊呼,“这不可能!”

    随即,一道身影快速退去。

    许易知道,退去那人正是给苏行春传音之人,必是苏氏门下的词臣,先前冲苏行春举牌的便是此人。

    许易慨然应苏行春的赌局,正是用感知妙法,精准捕捉到了那牌子上的一行文字,陡生不可思议之感。

    苏行春拿来作假的词作,竟是他当年所作。

    不用说,必定是一道自北境圣庭流落至此界的老乡,传播出去的。

    而他此刻拿出的册子,正是雪紫寒的遗物,当初雪紫寒可是收集了不少他的作品,这本册子,许易一直为雪紫寒保留着。

    没想到,今日却用上了。

    苏行春简直要疯了,这首词作,她得来已有数年了,适才那词臣一提醒,她便想起来,用到此处最为合适。

    只因,她仔细探查过,这是一首完全没有流传于世的佳作,为了独占此篇,她不惜下了杀手,结果了原作者。

    只是一时没好机会,她也始终不曾将此篇展露,今日,遇上好机会了,她显摆出来,正要大杀四方,翻转局面,偏偏如见鬼一般,在这该死的夷陵公子掌中老旧的书册中,清清楚楚地睹见了那首词。

    什么叫天降灾劫,这便是!

    世上还有什么比偷东西被当场拿住更丢人的?那便是身份尊贵之人偷窃被拿住。

    苏行春气得一张妖艳的脸蛋黑气青气一并乱冒,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满场众人无不惊诧得失了神,眼前的一幕,简直巧得让人说不出话来,堂堂苏小姐简直就是夷陵公子的最佳拍档,为了给夷陵公子堆积威风,简直不惜以身铺垫,颜面扫地。

    宣冷艳惊讶地忍不住捂住嘴巴,尽管她早知道许易必有后手,却没想到,这坏种打起脸来,竟是如此地凶狠,噼里啪啦,看着都痛。

    只是她想破头,也想不明白,许易是如何办的。

    “哈哈,好手段,当真是好手段,听闻古地有神算徐老子,当初还以为是谬传,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名不虚传。”

    陶景圣哈哈一笑,打破了死寂。

    他这番话一出,满场的气氛陡然松弛下来。

    已被拱进云霄下不了地的苏行春,则好似找到了天梯,冷冷一笑,“原来如此,若非陶哥哥,我险些被他诓了去。”

    许易道,“天下神算多了,何曾有谁有未卜先知的本领,陶公子要做护花使者可以,但这番解释,怕是骗不过大家,也遮掩不住苏小姐的面皮。”

    话虽如此,许易也忍不住赞叹陶景圣的机变之才。

    什么徐老子,多半是这家伙胡诌的。

    神算的本事,他见过,没谁盖得住那只鸭子,即便是那只鸭子,也只能把握住大方向,绝不能将具体的细节都算准,遑论诗词文章。

    陶景圣微微一笑,“夷陵公子堂堂男儿,既已占了上风,何苦咄咄逼人。我等今日到场,乃是同为苏小姐庆生,求欢乐不求矛盾。”

    许易朗声大笑,“看来陶公子记性也不好啊,我一开始就说了,我来此是为了宣萱美人,可不认识什么苏小姐。何况,苏小姐自己与我打赌,此刻输了,该当愿赌服输才是。适才我听苏小姐说,陶公子和宣小姐也算旧识,却不知苏小姐先前咄咄逼人时,陶公子又在何处。”

    他来此,还真没打算要与谁交际,纯粹护花而已。

    人模狗样的货,他见多了,姓陶的不过潜藏得深一些罢了。

    对付这种货,他已是驾轻就熟,此辈往往好面子,不给他面子就得了。

    “大胆!哪里来的山野之辈,敢如此无礼!”

    一名青袍客瞪着许易,怒声喝叱,七八名贵公子竟一并朝许易围来。

    许易微微一笑,“这就是堂堂仙殿的上流圈子?是非不辨,因利而结,不过如此。”

    众贵公子才要发怒,陶景圣一挥手,“夷陵公子怎样指责陶某都可以,但请不要扩大到他人,今次是苏小妹的生日宴,陶某不想看到不愉快的场面出现。”

    “不愉快?从头到尾似乎都不曾愉快过吧。”

    宣冷艳行到许易身侧,与他并肩而立,“夷陵公子是我领来的,陶兄和苏小妹若是不喜,我与夷陵公子告辞便是。”

    陶景圣深深地看宣冷艳一眼,漂亮的眼睛似有一泓秋洼溢出,看得宣冷艳心头一颤。

    “宣妹,当知我不是这个意思。”

    陶景圣深情款款地说道。

    苏行春道,“哎哟哟,牙都倒了,好好,小女子才艺微薄,抵不过古地的神算,陶哥哥向来才高八斗,定有办法破夷陵公子的邪法。不如便由陶哥哥代我和夷陵公子一战,也好叫夷陵公子别以为我仙殿无人。”

    陶景圣道,“今天你是寿星老,都听你的,不知夷陵兄有没有问题。”

    许易微微一笑,道,“我听宣萱的。”

    “作死啊!仔细你的皮!”

    宣冷艳恶狠狠传音喝骂,口上却道,“我看不比也罢,陶兄不是说夷陵公子占了神算的便宜,既如此,怎么比也是夷陵公子赢,输赢既定的比试,未免无趣。”

    陶景圣微微一笑,传音道,“宣妹生我气了?我实有苦衷,还请宣妹见谅,此间事了,容我慢慢与宣妹解释,眼前的场面,还请宣妹容我支应过去。”

    传音的同时,便听陶景圣道,“神算一道,能测一二,却到底不能洞见万方。何况,陶某对自己有信心,便有神算妙处,陶某也无所畏惧,不知许兄可敢下场。”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