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七十二章 龙凤斗

第七十二章 龙凤斗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随即,许易捕捉到了场中乱流的传音,弄清了关窍。

    原来,此次的首徒不仅要取胜一众挑战者,还要拿出千枚元丹的升格金。

    就只这一条,便足以将所有的试弟子排阻在门外。

    而且,听传音说,那个唤作刘主事的中年长须男子,摆明了是猖凤请来的审验官。

    一到场,也不等人聚齐,通知来了胡主事,便宣布了规矩,将香点燃了。

    走形式走得如此匆忙,倾向性昭然若揭。

    “刘主事,我数了下,场间的试弟子人数,基本已经囊括了所有的试弟子,不如宣布吧,何必浪费时间。”

    猖凤高声说道,丝毫不避讳台下的一众试弟子。

    刘主事正要说话,一道身影跃上台来,“且慢,如此盛事,岂能不战而决,传出去,外门师兄当笑我一众试弟子无人了。”

    身影落定,青衫落拓,脸型瘦硬,不是许易又是谁。

    许易到来,胡主事明显松了口气,急急传音道,“你怎么才来,可急死我了。”

    许易传过一道音去,猖凤已行到他身前,冷眼盯着他道,“你是何人,也敢无召而登此台,给我下去!”

    许易道,“我不过一名试弟子,你也不过一名试弟子,你既登的,我为何登不得?”

    猖凤被噎得一呛,顿了顿,道,“我是来应选之人,自然该登台,你呢,莫非你也要应选?那好哇,拿出千枚元丹来瞧瞧,看看你够不够这个资格登台,若是拿不出,就给我赶紧滚下去。”

    “老大,猖凤是在作死啊,哎,真可怜”

    台下一人悄然冲董庆可传音道,面上竟是怜悯。

    董庆可低了头,传音道,“别他妈多事儿,那魔头的手段,岂是你我能揣度的,我都后悔来这里了,若是让那魔头盯上,说不定又要被推上前去作炮灰。”

    便在这时,一道声音低呼道,“老大,老大,轮不着咱们了,真正的炮灰来了,哈哈……”

    董庆可闻声,急忙抬头看去,却见一道身影已落到了台上,不是景龙又是谁。

    看着景龙那张灰败的脸,董庆可全明白了,他本来就好奇为何不见景龙,这么大的事儿按道理,景龙不会不来啊,现在一想就全明白了,再看看已退到一边去的许易那张人畜无害的脸,董庆可莫名地打了个寒颤。

    “你,你……”

    猖凤盯着景龙,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一龙一凤,两张脸一白一黑,相映成趣。

    “你他妈怎么来了,不是都说好了么?你想出尔反尔。”

    猖凤勉强镇定心神,怒气冲冲地传音喝问。

    此番首徒,根本就是他们家花了大力气替他运作的,不仅沟通了上面,下面也沟通好了。

    所以猖凤才这般胸有成竹。

    所谓的下面,便是景龙。

    在现有条件下,猖凤清楚有实力且有能力和自己一争的只有景龙,在此之前,他可是派人和景龙沟通过,并许下了好处,支付了一百元丹。

    原以为景龙这一关,不太好过,事实证明,他猜错了,姓景的这回竟是无比的通情达理。

    景龙一被摆平,猖凤确信首徒的名份,便落在了自己的头上。

    却没想到,如今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景龙又跳了出来,自己那一百元丹,岂不彻底打了水漂。

    猖凤盯着景龙,一副恨不得要生吞了他的模样。

    景龙满面阴沉,看也不看猖凤,论心头的憋屈,他何曾比猖凤少半点。

    他为何不肯争这个首徒,难道他实力不够?难道他不想脱离选海?

    无他,只因有个许易,他知道他就是一场辛苦,还是为别人忙。

    所以,猖凤遣人来沟通时,他没多做犹豫,便答应了下来。

    景龙以为自己已经很低调了,选择了躲避,哪里知道还是被逼了过来。

    遣人来请他的是胡主事,只说了是许易的意思,不到场后果自负。

    他到场后,许易又传音威胁,说他不知尽忠,有此好事也不替他许某人想着,反倒想偷奸耍滑,容后必惩。

    还说,若是此番不能叫他如愿,两罪并罚,必叫他后悔生出来。

    景龙万没想到这魔头这般不讲理,他不招灾,不惹祸,就是闭门坐了,怎的也成了天大罪过?

    一想到老魔的阴毒,他心肝脾肺肾一并抽紧了,怒火无处发泄,迎着阴阴看他的猖凤,景龙的双眸一下就红了。

    都是奇葩人士,事儿出了,祸来了,总得找个人责怪。

    他已经不敢责怪许易了,这种不可抗力,宛若天灾,责怪来也没什么意义。

    景龙的一腔怒火,无可奈何直直奔着猖凤去了。

    “哈哈,我就说么,如此盛事,怎能没有龙凤之争,这不,景龙来了,刘兄宣布开始吧。”

    胡主事大声笑着,打着圆场。

    景龙是许易通知他派人招来的,胡主事已经明白许易的意思了。

    稍微一转念,他觉得这是个好事。

    许易离开了试弟子的阶层,以后就眼不见,心不烦了。

    这两年,许易虽没来找茬,可头上悬着这么一柄利剑,也着实让他难受,弄得他很久都没去试弟子圈子里作威作福了,以至于不少人都怀疑他是不是转了性子。

    刘主事没立即接话,眼前的一切似乎偏离了预设的轨道,秦使说好的,就是走个过场啊,出了这等意外,如何是好。

    “刘主事,宣布吧,景某既然来了,自是要会一会猖兄的。”

    景龙阴着脸,冲刘主事一抱拳,传音道,“众目睽睽,刘主事总不能直接私相授受,既然免不了,何必耽误时间。”

    刘主事还未说话,猖凤已气得眼前发黑,怒气冲冲道,“刘主事宣布吧,我今天必要让这背信弃义的小人,血溅三尺!”

    话说到这个份上,刘主事自知再坚持已无用,左右是猖凤自己要求的,他刘某人又无有责任。

    当即,刘主事宣布了决斗开始。

    景龙和猖凤的战斗,惨烈而热烈,在一干试弟子看来,简直精彩纷呈,血脉喷张。

    但在许易眼中,实在提不起兴致。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