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七十三章 太奇怪了

第七十三章 太奇怪了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场中飞沙走石,光球乱飞,接二连三的大招撞在一处,打出了无边罡风。

    许是两人的实力,太过接近,战斗绵延的时间,超出了预期。

    足足打了半盏茶,也未曾分出胜负。

    许易知道该加把力了,传音景龙道,“别磨蹭了,你若还不拼命,我劝你还是找个地方自我了断,更为松快。当然,你若是拼命了,这回的惩罚就免了。”

    许易传音方落,景龙灵台处的灵芽冲了出来,灵力全速调动,铺天盖地地双域源攻击,层层叠叠地朝猖凤压去。

    猖凤苦苦防御,心中憋闷到了极点。

    他实在想不通明明是他猖某人受了愚弄,该怒火朝天,可这一打起来,景龙竟是不要命不惜力地狂暴攻了起来。

    姓景的哪里来的这么强的气势。

    猖凤当然不知道,对他而言,这场比斗事关前途,对景龙而言,这场比斗,关乎身家性命。

    谁更死拼,答案一目了然。

    论实力,景龙和猖凤的确在伯仲之间。

    正常交手,谁取得胜利,都不令人意外。

    可这边景龙处处拼命,尽是狠辣招数,连损耗灵魂的灵芽早早就催了出来,一阵攻击,发如暴风骤雨,终于,猖凤守不住了,被景龙重重一道双源攻击,打得如断线风筝,狂飞出去,砸在地上,呕血不止,再想动弹时,景龙化实的灵刀,已架在他的脖颈处。

    景龙朝刘主事看去,刘主事重重一叹,高声道,“景龙获胜!”

    随即,景龙收了灵刀。

    猖凤挣着身子爬了起来,一双眼睛满是怨毒,死死盯着景龙道,悄声道,“姓景的,你以为你去了外门就一定能呆得住,好,好,也好,这回老子非让你成个大笑话不可。”

    景龙冷哼一声,看也懒得看猖凤,这个可怜虫压根儿什么也不知道,就自己蹦跶得热闹。

    “好了,今次的首徒便是景龙了,大家可以散了。”

    刘主事有气无力地挥手,急于逃离这令人生厌的求道台。

    “慢着!”

    景龙一声话出,正准备退散的一众试弟子皆定住了脚,便见景龙向刘主事抱拳道,“既然是选首徒,自然便是试弟子中最出类拔萃者,景某万万不敢担此名头,景某知道一人,天资英秀,超群绝伦,甘愿将首徒之位让与他,免得贻笑大方。这位便是许易许道兄。”

    说着,景龙向许易一指。

    刘主事惊得汗毛都竖了起来,猖凤一双眼睛从暴凸到深深地内缩,脑袋嗡嗡作响,直似有千百个小人拿了锉刀,斧头,锤子等,在脑壳里玩命地敲砸。

    他想不通,到底是景龙疯了,还是自己疯了,景龙竟会将他费了千辛万苦抢来的好处,送给一个压根没听过的试弟子。

    不止刘主事和猖凤惊到了,场中的数百试弟子,除了知晓内情的寥寥几人,几乎全炸了。

    那可是首徒啊,那可是能换取一次进入外门的机会啊,何等贵重,说梦寐以求也不为过。

    景龙竟送人了,送了一个几乎从未在试弟子中出过什么名的人。

    这不是乾坤颠倒,阴阳逆乱么?

    “刘主事,首徒之位非许易莫属,还请刘主事宣布。”

    景龙高声又说一遍。

    猖凤如被踩了尾巴的猫,猛地跳了起来,指着景龙,朗声道,“这个首徒之位,是你自己愿意放弃的,好好,大家都听明白了,你既放弃了,至于给谁,就由不得你做主了。”

    说着,满面青白的猖凤三步并作两步行到胡主事面前,指着场下道,“胡主事,这些人既无争取首徒之意,令众人退散便是,何必横生枝节。”

    猖凤好容易抓住景龙的话柄,想要挽回局面,说到底有些丢脸,自不愿一堆人在这里围观。

    胡主事冷喝一声,“胡某以为该退走的是你猖凤,你既已经败在景龙手下,就已经失去了首徒的资格,你还在这里看什么热闹,难不成要选一个在上千人面前都败了的人,去当试弟子的首徒?上面的人知道了,该怎么看刘主事,该怎么看我胡某人,岂不要骂我们眼瞎么?”

    猖凤盯着胡主事,觉得脑子都要不够用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太奇怪了。

    胡主事怎么也不向着自己说话了,难道他以为自己会短了他那份好处?

    当下,猖凤急急向胡主事传音,再三承诺,必有好处奉上。

    胡主事心道,你就是送我一座金山,我也得有命花啊,真是蠢货。

    “刘主事,我看还是宣布吧,众目睽睽,咱们总要顾及宗门的体面。来啊,把猖凤给我拖下去。”

    胡主事高声道。

    猖凤有关系,能管教近千试弟子的胡主事自也不差在人事关系上。

    此刻,他占着道理,想不给猖凤面子,就不给猖凤面子。

    他喝声方落,几名随役拥上前来,将猖凤拖倒,拽下台去。

    事已至此,刘主事还能如何,他总不能说不选了,毕竟,外门那边将要大比,选一个首徒参比,是秦内使当着其他几位内使的面说的,岂能不作数。

    就是阿猫阿狗,也总要拎一只回去应付差事的。

    “我宣布今次当选的首徒……”

    刘主事高高的声音戛然而止。

    许易抱拳道,“在下许易。”

    刘主事老脸一红,喷薄道,“许易!”

    首徒遴选,至此尘埃落定。

    刘主事知道那边恐怕差不多了,这边既有结果了,这个首徒立时就得带过去。

    当下,刘主事便催了许易速速与他同行,若违令,后果自负。

    言罢,急冲冲先去了。

    对这个坏了既定剧本的家伙,刘主事自然半点好感也无。

    许易远远冲共学社的一帮人点头示意,随即腾身而起,追着刘主事去了。

    刘主事憋着一口气,飞遁甚急,心道,让你迟到,正好给秦内使一个发落你的机会。

    岂料,念头未落,下一瞬,眼前一花,一个身影横在了身前,不是那讨人嫌的家伙,又是谁。

    “不对,他怎么这么快!”

    这个念头一冒起,刘主事陡然惊醒,似乎一直以来,自己都不曾正眼瞧过这个人。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