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七十四章 树敌(28)

第七十四章 树敌(28)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然而,能让景龙将首徒让出,让胡主事明里暗里偏帮,又岂会真的是一个无名之辈。

    刘主事正心念千转,却见许易冲他一抱拳,“我知道主事大人恼我,坏了猖凤的好事。其实,不怪别的,只怪猖凤太无能,主事大人又何必迁怒于我,这样吧,我送上一份心意,给主事大人平平心火。”

    说着,许易掌中托着一大捧用灵气裹着的元丹,朝刘主事送来,刘主事略略一扫眼,便知不下二百枚,正要说话的嘴巴,再度张大,却吐不出一句话来。

    “这两百余元丹,便算是我坏了主事大人好事的补偿,到时候有什么雷,主事大人也尽可往我身上推,不知主事大人意下如何。”

    许易笑着道。

    “啊,嗯,啊……”

    刘主事喘一口气,惊三回。

    他简直太震撼了,眼前立着的真的是个试弟子么,送礼送的竟是这般的狂放霸气,一出手就是两百多的元丹,这,这到底是哪家的贵子。

    他本来还想着到了地头,借许易没交那一千元丹的升格金,好为难他一番。

    此刻见许易如此送礼,便知一千元丹必也难不住此人。

    何况,此刻,他心中根本半点没想为难许易的事儿,早被那二百余元丹塞得心头满满当当。

    “主事大人莫非真不肯原谅许某?还是嫌礼太轻?”

    许易笑着问,以他察言观色的本领,如何不知刘主事早已心如煮沸。

    刘主事一咬牙,颤着手将那堆元丹收了,叹道,“试弟子中竟出了你这种人物,我玄清宗当要大兴啊!”

    许易连道不敢,又说,既然那边在等着,是不是边走边谈。

    说着,将那一千的升格金,也一并交给了刘主事。

    收了这偌大好处,刘主事一颗心早就酥了,况且许易所要的不过是他刘主事不要推波助澜,顺道再透露些消息。

    这点要求,对刘主事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

    很快,刘主事就竹筒倒起了豆子,“猖凤这回走的是秦内使的门路,秦内使是闳长老门下的得力人物。

    修行到了灵根期,就很少有理俗务的,基本都是灵根期长老门下的得力人物,在管着门派内的具体一摊子事儿。

    猖凤家里走通了秦内使的门路,秦内使又恰好是此次负责审核外门大比的三名审验官之一。

    正是他的建议,才有了这破天荒的首徒之选。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结果出了这等变故,秦内使的目的没达到,便是我不挑事,秦内使必定也要为难你,你且小心应对吧……”

    许易道,“今次的大比,比的是哪些项目,具体获胜有什么奖励?”

    刘主事道,“哪些项目,我也不知道,每次比的都不一样,看审验官出题。一百六十名外门弟子,前十名,可进入内门。”

    许易心中一荡,“不知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有什么区别呢?”

    他混了两年的试弟子,还真没见过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前来试弟子圈中造访。

    好似一干试弟子所处的乃是污秽之所,来上一遭,便要浑身不舒服。

    所以,他至今还不清楚内门、外门的区别。

    刘主事道,“区别大了去了。外门算是真正的弟子了,但也只是有领丹药,赐功法,每月获得几个时辰使用地火的权力。而内门弟子却能获得权力,分赐山头,各项权限大涨,出则镇守一方,非同小可。”

    两人一问一答,刘主事带着许易穿过了层层禁制,来到一座建在山顶的纯白大殿前。

    刘主事引着许易立在殿外,高声道,“启禀赵內史,秦内使,方内使,试弟子首徒人选已定,现已带来。”

    “引来!”

    殿内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

    刘主事传音许易切不可东张西望,随即,头前大步引路,许易紧随其后。

    虽不东张西望,平视前方的许易,还是兼用余光打量清了殿内的景象。

    宽阔的大殿内松散地落着近两百个苍青色的蒲团,每个蒲团前后左右的距离极阔,几可跑马。

    大殿正前设了三张蒲团,三名形貌各异的男子,稳稳坐了。

    左首面目威严的中年男子甫一瞧见许易的脸,眉心猛地跳了一下,显然极为惊讶。

    只这一跳,许易便判断出他便是将要找自己麻烦的秦内使。

    果然,随后刘主事向他传音,介绍三名内使的身份,确定了此人正是秦内使。

    正中的老者为赵内史,右首的红面大汉为方内使。

    刘主事引着许易向三位内使行礼罢,居中的赵內史一摆手,道,“闲话休提,且入座吧,大比马上开始。”

    许易躬身一礼,正待转身离开,一道声音响彻全场,“且慢!”

    说话的正是秦内使,一脸严肃地盯着许易。

    许易就知道这位要作妖,因为自刘主事入内后,这位秦内使一直在传音询问,到底出了什么变故。

    虽然刘主事没有将主要责任往他许某人身上推,但如此结局,秦内使不记恨是不可能的。

    分明,秦内使将自己当了大人物,重礼都收了,结果答应人家的事儿没办成。

    传出去,他秦某人还怎么混。

    许易这种行为,在秦内使看来,就是彻头彻尾地打脸,若不狠狠将许易踩入泥泞,又如何立威。

    赵内使浑浊的双眼一翻,看向秦内使,秦内使起身向赵内使一抱拳,道,“人咱们是选来了,但合不合用,还不知道,若是连基本要求都达不到,我看这个首徒也就没必要参加大比了,哪里来回哪里去。”

    赵内使道,“秦兄有什么章程就说吧,若是合理,老夫不反对。只是时间差不多了,长老那边还等着结果呢。”

    此次大比,正是以赵内使为主,秦、方二人为辅。

    赵内使是个不愿多事的脾性,也不好揽权,只希望平平顺顺地完成好上面交待的差事。

    但他再不好揽权,也对秦内使这种想起一出是一出的毛病,略感不满。

    首徒是你要求的,现在人来了,你还要磨蹭,是不是太闹腾了。

    赵内使提了下时间,隐晦地警告了一下。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