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八十章 祈天大典(30)

第八十章 祈天大典(30)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拜完明志殿,赵内使道,“从这一刻起,诸位就是内门弟子了,现在随我去执法殿拜见长老,领受教训。”

    说罢,又引着众人去了另一座山头的殿堂。

    不出预料,接待众人的是大名鼎鼎的赤火真人。

    赤火真人生着一张炭黑的扑克脸,一脸的煞气,才入大殿众人便自生凛然。

    许易明白,这种流程也当是一种套路。

    明志殿,让人感玄清之诚、之仁。

    紧接着拜执法殿,便是领教玄清之严、之威。

    果然,执法殿的赤火真人一上来,就声色俱厉地警告,将违反门规的后果说得严重至极。

    直喷了将尽一炷香,赤火真人终于有结束的迹象,众人心头才将松懈,便听赤火真人冷哼一人,“大比的事,本座已知悉,当殿杀人,杀的还是一介内使。名为奋起抗暴,实则阴险害人,可怜姓秦的到死还不知道怎么就落入了彀中。他也算得上是自作孽不可活,但某些人也不必自以为得计,而沾沾自喜,若是小聪明耍到本座的头上,或者被本座抓住把柄,嘿嘿,那时本座可不认你是不是什么天才……”

    许易暗骂晦气,这老家伙吃枪药了,好大的火气。

    心中不满,面上却不流露分毫,反而有松一口气的感觉。

    看来赤火真人执法极严的传言,果然非虚。

    虽然赤火真人对他产生了不好的观感,但最终也只是落于口头的严厉警告。

    显然,许易所坚持的程序正义,在赤火真人这里,获得了通过。

    而在赤火真人这里通过了,便等若在法理上占住了脚,暂时不会有哪个大人物会拿秦内使之死,来寻自己的晦气,即便是秦内使背后的那位闳长老,多半也会忍这一时。

    退一步讲,即便闳长老不忍,许易有灭掉贪蛇的实战,已经不如何畏惧灵根修士了。

    大道理,他已经拿住了,闳长老硬要明着来找不痛快,他接住就是了。

    赤火真人发作一通,终于结束了训话。

    很快,赵内使便引着众人出了执法殿,内事殿的一位龚主事引着一队随役行了过来,却是来帮助新晋的内门弟子走完后续流程的。

    玄清宗内,层级森严,每一个层级,便意味着不同的地位,和享受不同的待遇。

    内门弟子,已算得上玄清宗内的中坚上层了。

    其地位待遇,和许易当初的试弟子,可是大大提升。

    先是居住方面,试弟子只有一个在崖壁上凿出的洞府,而内门弟子已经能分到一整座山头了。

    不仅如此,还有十余名随侍,负责料理殿宇,伺候起居。

    另外,内门弟子不需要缴纳洞府的租赁费用了,每年还有近两百枚的元丹赐下。

    洞府中的地火使用,也不需要再缴纳元丹。

    四时八节,还有各种赏赐发下。

    灵果佳酿,各类奇珍,纷赐不绝。

    许易还在做试弟子时,便听过这样一句话。

    内门弟子是亲儿,外门弟子是干儿,试弟子是弃儿。

    比喻虽粗,却极形象。

    一转眼,许易成为内门弟子,已经十余日了。

    其实就他个人而言,目前还没发现试弟子和内门弟子,有什么不好。

    反而觉得在那个山壁中的洞府的修炼日子,更为纯粹、舒心。

    但对秋娃和荒祖来说,感觉不要太好。

    平白多了一座山峰,秋娃的活动场地大大增加,有禁制护持,许易不担心她的安危,秋娃以苍山莽林为家,玩得不要太开心。

    一连好几天,许易都没见她影子。

    若不是每日有如意珠报平安,许易都要漫山遍野地去找孩子了。

    荒祖的感觉就更妙了,他是多年的长工熬成了管家,有人使唤了,性灵都得到了升华。

    整日里将各名随侍要负责的项目安排妥帖,他也闭门修行去了,反正公子赐下的元丹多得和锅里的炒豆一般。

    他的元丹锻体,也一日千里地进步着。

    每每午夜梦回,他都忍不住要赞美自己,怎么就那么机智,那么当机立断。

    试炼场中,传送门前,那一跪,是何等的妙绝,简直完全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不然,说不定他现在正灰头土脸地被谁追杀,更说不准早就横尸荒野了。

    哪里有如今的悠闲日子,每日里就研究研究美食,打扫打扫卫生,各种资源自动来了。

    这样的日子,要是能千千万万年,该有多好。

    许易成为内门弟子的第十一天,共学社的一帮人前来拜访。

    当然,是许易主动邀请的,否则内门与试弟子间的重重禁制,便足以成为横在孟伏等人身前的天堑。

    身份、地位的巨大差距,让这场本该其乐融融的叙旧聚会,变得异常沉重。

    即便许易竭力调节气氛,但已成为整个玄清宗的超级传说的他,终于只能被孟伏等人谨慎的崇敬着。

    许易并不如何失望,这等变化,原在他预料之中。

    人情世故,可不就是如此。

    不一定是因为关系破裂,做不成朋友,身份地位的变化,同样能让原来的朋友变得无比陌生。

    许易请诸人来,无非是想了结一份香火、因果。

    宴会结束,许易赐下千枚元丹与孟伏,言说,此乃他赞助共学社的社费,并强调只此一次,要他勿要推辞。

    共学社众人知道许易之意,欣喜之余,也略感遗憾。

    送走共学社众人,许易临崖而立,山风料峭,幽月高远,极目远眺,心绪渐宁。

    忽的,荒祖行了过来,在许易身后三丈处立定,行礼道,“公子,您三天后的祈天大典的吉服做好了,一应规典,我已经整理妥当,放在您的案头,有时间您千万记得看,此事轻忽不得。”

    许易扭过头来,“有什么规章典范,还要整理,不就是走个形式么?”

    荒祖吃了一吓,赶忙道,“可不敢高声,我看过规典,这个祈天大的典,基本就是您唯一能见到掌教的机会,一年也就那么一次,灵根期的长老们,也都会露面,场面很大。”

    许易怔了怔道,“若是这样,那还有些意思。”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