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九十四章 三堂

第九十四章 三堂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易此话一出,一众叛军全惊呆了。

    尤其是一干舵主,只觉天降一柄巨锤一下子轰在了脑袋上。

    头脑才恢复思考能力,一干舵主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许堂主疯了,否则怎会说出此等昏话,广龙堂如果没了八个分舵,还是什么广龙堂?

    “不,姓许的绝没疯,他定是在敲打我们,上位者司空见惯的手段罢了,一定是这样。”

    徐舵主定了定神,正待调整表演的策略,便听许易道,“废话不说了,从即日起,本堂闭门整顿,何时开放,等候本堂主通知,所有人不得离开堂口,违令者,杀无赦。此外,分舵自舵主以下,所有的职务暂时全部废除,留待整风结束后,依照各人表现重新委派,并发给告身。”

    说着许易拍出一堆令牌告身,满场因为他忽如其来的旨意,正轰然大乱,待见得这堆令牌,场面瞬息为之一窒,无数道目光,皆朝那堆令牌看去,皆充斥着火热。

    这些告身令牌非比寻常,是许易此次赴任广龙堂,宗门主动给与的唯一支援。

    有了这个告身令牌,便自动成为了玄清宗的门徒,享受外门弟子的待遇。

    在场的诸人,都是广龙堂的人,却不一定都是玄清宗的人,除了一干舵主都享受外门弟子待遇,其余的骨干则多是从试弟子中脱出来的。

    广龙堂的一干舵主,拥有告身令牌者,只有两人,这还是历了无数功勋才换来的。

    如今,许易一下掏出多达七枚告身令牌,立时搅动风云。

    本来就因为许易的强势,而不敢生反抗之心的一众叛军,在七枚告身令牌散发的光辉下,彻底偃旗息鼓。

    即便许易说要关了广龙堂,也断断无人敢出言反对。

    ………………

    “什么,那小子关了广龙堂的大门,邝熊等一干人进去就没消息了?这算什么消息?”

    左风重重一拍桌子,盯着来报讯的那人怒声吼道。

    江湖越老,经验越足,遇事不怕不好,就怕情况不明。

    报讯那人扎得很低的头颅,越发低垂,“目前收到的消息只有这些,没办法,广龙堂完全紧闭了大门,连个小厮都出不来,小的实在收不到消息,不过小的已经派了人在门口收着,只要有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咱们这里立时就能收到。”

    “滚!”

    左风冷哼一声,报讯人叩了个头,一阵风去了。

    “不好办了啊,事情。”

    王七绝低眉道。

    雷千啸冷哼道,“有什么不好办的,局面不是正如预料的一般无二么?”

    王七绝道是,“局势很明显,邝熊栽了,这回来的是条过江猛龙。”

    “此话怎讲?”

    雷千啸转头道,左风亦朝王七绝看来。

    王七绝道,“这不是很明显么,若是邝熊胜了,何必紧闭大门。显然局面落入了那位许堂主的掌控。这位自到来,便喜欢隐在暗处,如今控制了广龙堂的局面,连带着将广龙堂也拖入了暗处,真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左风面色顿黑,认可了王七绝的分析,沉吟道,“若是如此,广龙堂一时半会儿,怕是倒不了了。”

    雷千啸道,“奇怪,咱们这边都打听不到那许堂主的消息,玄清宗什么时候,把情报工作做得这般好了。”

    “敌知我,而我不知敌,我只怕不是广龙堂倒不倒的事,咱们的麻烦,可能要来了。”

    王七绝叹息一声,站起身来,行到栏前,正是午后,天色却阴沉得厉害,铅色的乌云,压得极低,“大雨欲来啊!”

    ………………

    “多谢前辈,晚辈这里已料理妥帖了,可以开禁了。”

    许易对着如意珠说道。

    “料理妥帖,怎么个妥帖法,若只是整合了广龙堂的人心,那算不得妥帖,内门中随便派个人来,都能做到,本座废了大力气助你,不是要听你说这个,本座需要的是盈利,是增长,你若做不到,新账老账一起算。”

    如意珠中传来赤火真人如炮仗般的声音后,一道流光如烟泡破碎。

    许易收了如意珠,暗道,“这老头性子也太急了!”

    今番他能如此顺利地收拢广龙堂,离不开赤火真人的帮助。

    当日,他和赤火真人辞行时,曾向赤火真人请求了一桩事。

    便是希望赤火真人代为封禁几日玄清宗山门,对外的联系。

    许易想要隐藏一段时间的身份,不然,就凭玄清宗目前的状态,有如意珠传讯,要不了多久,他的来历和过往必定泄露出去。

    一旦他的来历和过往泄露出去,很多该早早暴露的问题,也必定会继续隐匿。

    比如邝熊这帮人,若知道了他曾干掉秦内使,在内门压过了君无邪,除非是失心疯了才敢借他不理事的名目来纠合众人上告宗门。

    如果邝熊这帮人不自己跳出来,他要收拾人心,说不得也得大费心力,哪有现在这么松快。

    其实,如果消息能够多封锁一段,许易是宁愿他封锁下去的。

    毕竟广龙堂如今的核心问题,在外不在内。

    如今,他只是收服了内部,外部的敌人,他甚至还来不及顾及。

    最好的状态,自然是让自己继续神秘下去,但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偌大个宗门,怎么可能为了策应他一个广龙堂主,长时间隔绝内外。

    咚咚,厚重的石门被敲响,许易放开禁制,荒祖行了进来。

    “如何?”

    “姓邝的和庆修的死无关,这家伙是个软骨头,卢某才用了点小小手段,他便全招了。人是他撺掇的,许了不少利润,八大分舵烂透了,人人都在捞。不知道玄清宗到底是怎么在管理各个分堂。这帮混账,缴上去的利润连五成都不到,剩下的都按人头私分了。”

    荒祖一脸地愤愤不平。

    许易道,“广龙堂的家底可盘点清楚了?”

    荒祖点头道,“点清楚了,这边是逐月给玄清宗上缴利润,每月大约五万元丹左右,但从三个月前,就出现了积欠,压缩到这个月月中,总计要向玄清宗上缴十三万元丹。”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