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零一章 斗篷人的身份

一百零一章 斗篷人的身份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易注视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暗叹,“市井之间,亦有奇士啊!”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适才大厅中,叫嚷最凶的红发老者和青袍壮汉。

    原来,这两人正是许易布下的托儿,引导场中气氛以及话题之用的。

    为了这次的交易,许易可谓是煞费苦心。

    他早打听清了,此番参与交易的人马,来自天南海北,极为广杂。

    正因如此,才给了许易足够埋伏托儿的空间。

    他选的两人,并没费多少心机,一是隐蔽,二是受控制。

    很快,白如水便给出了人选,竟是两个毫无存在感的低阶杂役,平素惯会弄些瓦舍杂戏。

    前日,白如水将刻意装扮了的两人,给许易领来时,许易也吓了一跳。

    哪里能从二人身上看到半点杂役的迹象,一番交流,二人竟也丝毫不怯场。

    至此,许易便定下了此计。

    二人这般一前一后,明搅局,暗烘托,将气氛把握得极好。

    为最后唐山海出场的一锤定音,做足了铺垫。

    “老荒,去请唐会长吧,他那边应该已经总好了账,我相信最后的数字应该超出预料了。”

    许易吩咐道。

    荒祖应了,脚步轻快地去了。

    他和许易虽越处越近,但荒祖自觉是越来越看不透公子的虚实了。

    再困难的局面,都会被他无穷尽的后手,轻松破开。

    比如这位唐会长,荒祖事先一点也不知道。

    如今,唐会长一出现,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而且以荒祖对广隆行的了解,他很清楚一旦广隆行掺和进来,自家公子这边不管要做什么,胜算必定大增。

    不多时,荒祖将唐山海请了过来,许易摆摆手,荒祖退了出去。

    唐山海笑道,“我看你如何收场,看来你得给我广隆行白使上数年。”

    说着,唐山海向许易出示了一张单据,许易扫了一眼,瞪圆了眼睛,“这么多,怎么会这么多,不会搞错吧?”

    唐山海出示的数据太吓人,完全超乎了许易的预料。

    唐山海道,“我却不觉得奇怪,你这边给出的价钱太高了,有一成的利润,就足够商人们为之奔走了。除却那些客商收拢丹材的各种成本,我敢保证你如今给出的价钱,让他们足有超过两成的利润,这已经足以让他们铤而走险了。”

    “如今那些客商看你就像是看揣着金元宝的傻子,这天大的便宜,岂有不占的道理?所以,这个数目,虽出乎预料之外,却是情理之中。”

    “其实,已经尘埃落定。我至今也想不明白,你到底是唱得哪一出,现在该与我交给底了吧。这回,为了配合你,我几乎调集我权限之极的资源。”

    “若非唐某出手,你准备的那点元丹,连付定金都远远不够。唐某这个忙,帮的不算小了吧,莫不是还不足够让你一吐为快,使我一开疑惑。”

    许易道,“唐兄这是做什么,你帮我不假,我可没让唐兄亏着,再说,若真是亏本的买卖,以唐兄的精明,我纵是喊破了喉咙,唐兄也断断不会应我。”

    唐山海老脸一红,打个哈哈,“许兄分明在骂我。”

    事实上,他得承认许易说的是实话。

    唐山海的背后的力量,在寻觅界子,要他拉拢许易不假,但并非不惜代价的拉拢。

    许易今番所谋,涉及的资源,几乎是一笔天量数字。

    即便是唐山海,也无法完全做主。

    他之所以参与到许易的谋划中来,甘为配合,无他,只因许易的方案对他而言,只有利益,而毫无损害。

    许易的具体计划,并非只是让唐山海抑或是广隆行做中人这么简单。

    其实,是一项借贷计划。

    所谓的十五日内付清尾款,不是许易给出的,而是唐山海给出的。

    他需要这个时间,来调集资金。

    而唐山海之所以同意借贷这批巨额资金,那批丹材作为质押物只是一方面。

    毕竟,按照市价,那批质押物是无法抵偿广隆行所支付的巨额资金的。

    而除了这批质押物外,许易前两批已经购入丹材,已经花了十三万元丹自三个堂口买来的丹材。

    这些有价资源一并合起来,也无法弥补广隆行借贷出的巨额资金减去按市价折算的那批质押物的价值的缺口。

    说白了,许易目前现有的全部资源,根本无法抵偿广隆行支付的巨额借款。

    唐山海为何能说服广隆行同意这笔借贷,无他,乃是因为许易向唐山海亮出了他的一张底牌——炼制元丹的能力。

    那日到访的黑衣斗篷人,不是别人,正是唐山海。

    许易选择宴请唐山海,正是意识到大量丹材的到来,靠他一人之力,是无法能应付的。

    前两笔丹药原材的购入,许易靠的不是别的,正是自己亲自上阵,大量炼制丹药,靠炼制的丹药来支付购入资金。

    故而,他才将每一次购入药材的时间窗口,拉长到一个月。

    也正因如此,荒祖才每次见到的都是一个精疲力竭的公子。

    终于,许易意识到靠这种炼丹购入丹材的法门,在天量的丹材汇聚之际,是行不通了。

    即便是他生生累死在炼房,也不可能改变局面。

    商业的较量还得落实到商业中来,金融的手段还需靠金融来解决。

    他想到了唐山海。

    他也知道唐山海不是开善堂的,凭着他的空口白牙,就会助他。

    无可奈何,许易当着唐山海面,演练了他的炼丹能力。

    唐山海一见之下,什么都同意谈了。

    比如,眼前的巨额借贷,除去许易将所有的资源做质押物后,还有一个颇为庞大的缺口。

    不过这个缺口,在许易高效的炼丹能力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还款只不过是时间长短问题。

    在意识到这笔买卖毫无风险,还会因为巨额资金借贷,衍出巨大孳息,唐山海除非傻掉了,才会将这笔生意推出去。

    这会儿,一切皆按照许易预设的剧本上演了。

    在许易称量各方人心、利益的大前提下,整场“演出”极为完美。

    与此同时,也让唐山海生出了巨大的好奇。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