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零九章 服软

一百零九章 服软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丹材价值上扬,直接让他拆借丹材的其他堂口反了水,都要雷千啸归还丹材,决口不提元丹结算的事。

    这一阵,雷千啸险些被逼疯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今日,他在东湖楼设宴,正为邀请一位贵宾,帮他纾解一下眼前的危局。

    此番设宴,关乎他雷千啸的身家性命,所以慎之又慎,带来了麾下的主力,全力负责宴会的各项流程。

    一切都托付给了心腹去操持,雷千啸却始终不能安心,急得在楼台上,不停地踱步。

    忽的,一道身影出现在楼下,雷千啸的脸色迅速沉了下来。

    那道身影一抬头看见雷千啸,身形一拔,出现在了雷千啸身边,冲雷千啸一抱拳,“才几日不见,雷兄却是清减了。”

    那人不是雷千啸的老熟人左风,又是何人。

    雷千啸没好气道,“老左,我没心思和你逗闷子,速速离开,今日雷某有大事要办。改日雷某在这东湖楼摆上十席,单独请你可好?”

    左风道,“老雷,我既然来了,岂能不知你心意,我看今日的这顿饭,咱们还是二一添作五,同做这东道吧。”

    左风此话一出,雷千啸哪里还不知道,他的用意已经被左风看穿了。

    如今想赶人也赶不走了,多了个难兄难弟,他心中还好受一些。

    “确定他能来么?”

    憋了许久,左风还是问了出来。

    雷千啸道,“那边收了帖子,既然收了帖子,多半是会来的。老左,你既要赖在这里,我也不赶你。只一样,你记住喽,在我的事儿,没解决完前,你可不要强行插入,否则别怪我老雷翻脸无情。”

    左风道,“由得你,由得你,你若能解决,我多半也能解决,你愿意冲锋陷阵,我作何要死拉着不放,就看你表演就是了。”

    “你我三家素来同气连枝,二位既要做买卖,怎好抛开我,如此可不是为友之道。”

    话音未落,王七绝的身影出现在了楼台上。

    “庆兴城真是他马的屁大点的地方,老子才放了个屁,你们他马都闻着了。”

    雷千啸没好气地向左风传音道,冷了一张脸,理也不理王七绝。

    左风传音道,“看来老雷你也收到消息了,奶奶的,姓王的真他娘的不地道,若非是他,老子们岂会落到如此田地,只是这混账既然来了,除非撕破脸,否则赶是赶不走的。不过,这个档口若撕破脸,那又是下下之策了,不管他,咱们先解决咱们的问题。”

    传音罢,左风朗声道,“王兄你的消息也不慢,怎的,没想到你堂堂王堂主也有服软的时候?可真叫左某不惯向,不过既然来了,废话就都别说了。今天咱们都是沾了老雷的光,你也知道老雷的光,向来是不好借。”

    “还没怎么着呢,老雷已经和我约法三章了,他的事不解决前,要我不要多话。王兄你是后来,我是先到,所以嘛,王兄你还得排在我的后头,咱们一个一个解决如何?”

    王七绝苦了脸道,“你二位都定下了章程,我还能如何?只能从善如流,亏得老雷能成功搭台,旁的不说,今天的一切花销都算王某的可好?”

    雷千啸依旧冷着一张脸,“当不起,这俩钱,雷某还是花得起的。”

    王七绝眉心一跳,左风打圆场道,“老雷,你这可就过了啊,若论事由,是我起的头,虽然后面咱们尽是听老王这狗头军师瞎指点,一起掉沟里了,但老王自己也没得好呀。你老雷有气,也别向老王撒,看看人家老王,几日不见,老得比我还快。”

    王七绝暗松一口气,向雷千啸抱拳道,“落到这一步,王某责任重大,雷兄责怪的是,王某实在无缘面见二位。”

    雷千啸还要说话,左风传音又至,便在这时,有下人匆匆来报,“尊客已经入了街口了。”

    雷千啸二话不说,如疾风一般冲下楼去,几乎在雷千啸冲下去的同时,王七绝与左风也奔了下来。

    他们三人在门口迎上了客人,并小心地将客人请上楼来。

    随即,雷千啸挥退了一众随侍,请客人在主座上坐了。

    “都坐吧,我与三位虽是头一次会面,却也称得上神交已久,算得上是老朋友了,都不必见外。”

    主座上的客人,一袭青衫,面容瘦硬,神态从容,一展笑容,便让人恨不能一巴掌糊上去的家伙,不是许易又是谁人。

    雷千啸不是失心疯了,而是实在没办法了,丢面子总比丢身家性命强。

    左风和王七绝先后到来,也证明了雷千啸的选择,不过是正常人选择罢了。

    许易这一吩咐,三人都坐了下来。

    雷千啸才落座,便举杯站起身来,“许兄批评的是,按惯例,我们四位是早该碰面的。哎,一番阴差阳错,别的不说了,千错万错都是雷某的错,还请许兄大人大量,这杯酒,我先干为敬。”

    言罢,雷千啸一口将杯中酒干了。

    许易却不端酒杯,只含笑盯着雷千啸,指了指桌上的席面,“不知今日是雷兄请我,还是王兄,或者是左兄请我?”

    雷千啸怔了怔,道,“是雷某相请。”

    许易道,“既是雷兄相请,敢问左兄和王兄坐在这里干什么?”

    刷的一下,王七绝和左风的老脸胀红起来。

    能折下面子来赔不是,二人已是做了许久的心理建设了。

    如今许易摆明了得理不饶人,二人皆是又怒又臊。

    雷千啸道,“不知许兄是何主意,还请明示。”

    这个关口,他已顾不上别人了,若是许易真要赶人,他也能抹下脸来照办。

    他请许易,都已经将尊严踢飞了天,哪里还会为了照顾王七绝和左风的面子,同许易过不去。

    许易道,“许某没什么要明示的,只有一点想要说明的,既然是三位同时请我,缘何我只见了雷兄的席面,却不知王兄和左兄的席面?雷兄乐意被王兄和左兄打秋风,许某作为主客,却不能答应。再说,眼前的席面,若许某放开了吃,还真不够填饱肚子。”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