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三十章 君某惭愧

一百三十章 君某惭愧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易当众暴打君无邪,乃是事实,若按门规判罚,许易必败无疑。

    赤火真人当然知道许易不可能服输,只好赶紧让他撤,最好把事情拖下来,哪知道这位大爷走是真走,竟将君无邪一并带走。

    冤鼓的动静不小,这会儿,一众长老都朝这边赶来,许易带着一个人岂是这么好走的。

    果然,不多时,诸多长老和数十内门弟子,四面八方全朝这边赶来,诡异的是,竟无许易的身影。

    赤火真人暗暗称奇,到底何等遁法,竟能从如此包围圈中脱出。

    他正惊讶间,诸人已在殿前落定,皆问到底是何人敲击了冤鼓。

    宗门向来无事,有个鸡飞狗跳都是难得的热闹,何况冤鼓被敲响这般天大之事。

    赤火真人顿时犯了难,他有心将事情压下去,可总得找个由头,总不能说冤鼓是自己响的吧。

    更无法说冤鼓被敲响后,那人就离开了,没了踪影。

    这话远比冤鼓是自己响的更为荒诞。

    就在赤火真人挠头之际,一道人影远远飞来,轨迹有些歪斜,不是君无邪又是何人。

    君无邪落定,便冲赤火真人抱拳道,“在下一时激愤,敲响了冤鼓,转念一想,又觉实在突兀,同门之间有些龃龉,本就正常,何况一切事由皆由君某而起,想想甚觉惭愧,便即离去,岂料惊动如此之大,君某不得不前来做些说明,唐突罪过之处,还请樊首座责罚。”

    君无邪此话一出,众人全体石化,若非君无邪那独一无二的倒霉催气质,众人非得以为这位是调包的。

    “先敲鼓,再反悔,除非老子疯了,才能信此言。”

    “既然走都走了,又回来做什么,装高风亮节,这姓君的有这具根骨?”

    “明明你必赢的仗,你他娘的怕什么,不就是告姓许的么?”

    “…………”

    一时间,众人心念万千。

    有那观察入微者,看出了君无邪状态不对,脸色青白,神魂不定,似乎受了巨大惊吓,再联想到君无邪此刻的反常表现,便已猜到定是受了许易的威胁。

    可如此短时间内,许易能用什么手段威胁得君无邪,要自己挖坑埋自己呢。

    那活土匪的手段未免太恐怖了吧?

    “君师弟,你不会真当大家是傻瓜吧,这般说辞,岂能令人信服,许易到底怎么你了,你说出来,大家必定为你做主,他虽是新晋的长老,又是广龙堂堂主,可到底还是玄清宗的人,玄清宗上有掌教,中有长老会,下有执法殿,容不得任何人蛮横胡来。”

    极少发言的宋长老忽然慷慨陈词,作义愤填膺状。

    场间都是聪明人,宋长老话语中特意点明的“广龙堂堂主”一词,就似拨弄人心的痒痒挠,一瞬间,所有的看客都找到了掺和一脚的理由。

    以前,不是没有人想打广龙堂主意,一者是摸不清广龙堂深浅,二者是许易出手够狠,给出的好处也够多,三呢,也是怕弄倒了许易,广龙堂陷入崩溃。

    最最重要的是,始终缺乏一种机会,让众人的欲.望形成合力。

    而现如今,广龙堂的情况,便是傻子也看明白了,那就是一座元丹山,不然许易凭什么短短两年就成就了灵根。

    如此一座元丹山,即便因为拱倒了许易,导致元丹山坍塌,在废墟里拾捡一番,多半也比许易舍出的利润大。

    何况,有广龙堂的金字招牌,即便拱倒了许易,暂时利益受损,可是看长远,总归是大赚的。

    利益动人心,宋长老这一扇呼,顿时,群起呼应,皆在给君无邪打气。

    毕竟,许易如今已是长老之尊,要拱倒他,没有个正经的理由,岂好下手。

    许易收拾君无邪时,众人基本皆在场,当时,无一人喝止,只觉许易这活土匪难惹,自己何必挑头为君无邪张目。

    如今,冤鼓一响,事情的性质完全变了,君无邪只要伸冤,这场官司打下来,执法殿必须要给个说法,执法殿不给说法,长老会也会给说法。

    届时,众长老身挟大义,不怕许易不屈服。

    不管怎么看,这场官司君无邪已是赢定了。

    宋长老等人鼓噪不停,皆无比期待着君无邪出来申诉,他们甚至打算越过赤火真人,直接将案子定了。

    君无邪耳中充斥着鼓噪之声,甚至还有传音许诺,眼中忽地滚下泪来,怒喝一声,“君某无冤,何来诉冤之说,妄敲冤鼓是君某的不是,该怎么责罚,君某都领受了。可是诸位竟如此嫉贤妒能,着实令人不齿。”

    “许长老执掌广龙堂,夙夜忧叹,呕心沥血,方有今日之盛。诸位不知沾了多少好处,如今竟想借机挑逗我和许长老内斗,以此来倒许长老,夺回广龙堂的控制权。如此险恶用心,当真可诛。若真如此,我玄清宗以后,何人敢立功,何人敢出类拔萃,岂不要成了庸才和坏人的集中营么?”

    君无邪狂开地图炮,将一众憋着劲儿听他申诉的人们,全炸晕了。

    “这,这,这他马是姓君的疯了,还是老子疯了。”

    不知多少人在脑害中回荡起这个念想。

    察觉到君无邪被许易要挟的人不少,可再是要挟,也断断不能到这种程度啊,君无邪莫不是被姓许的夺舍了?

    众人想不通,只因他们不是君无邪,更不知君无邪遭受了何等样的痛苦。

    源印珠禁制一发,能将三圣子如此猛人,疼得灵魂溃散,肉身成泥,这种折磨又岂是血肉之躯能抗住的。

    才一个回合,君无邪就崩溃了,哭天喊地地屈服了。

    相比源印珠发时的恐怖,执法殿的那些恐怖刑法,简直就是痒痒挠、毛毛雨了。

    目下,在君无邪看来,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还远不能让自己远离那恐怖的刑罚。

    他打算超额完成任务,不仅要自己把自己挖的坑埋了,还轰轰烈烈怼众长老一番。

    这一波闹过后,说不定那该死的魔头,还会记自己一功。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