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三十八章 声名远扬

一百三十八章 声名远扬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原本嘴皮子功夫是许易的强项,眼前的铁大刚就是个浑货。

    他俩如今就好似对赌,赌注都是空头的,一个说我跟十万,另一个马上再跟十万。

    关键时,目前的牌面,明显是铁大刚占有,谁让人家是明码的灵根二层呢。

    即便是许易梭哈了,铁大刚这浑货大不了也梭哈,最终败的还是他许某人。

    许易从未遇见这种情况,一时间,倒被乱拳打死了老师傅。

    “你是许易,广龙堂堂主?”

    段天岱忽然发出一声惊呼,指着许易喝道。

    一时,众人皆朝段天岱看去。

    许易道,“正是许某,不知段兄是……”

    段天岱一拍床案,“果然是你,既如此,我这一票,就改投许兄了。”

    蒋飞、孟晚舟面面相觑,铁大刚气壮如牛,高声道,“出尔反尔,姓段的,你还算不算个男人,姓许的到底私底下许了你什么好处?”

    许易也是一脸茫然,他完全不知这段天岱从哪里冒出来的。

    “铁兄不必误会,诸位也不必误会。段某来自乌风国,这位许兄若是我说的那位许兄,定然也是来自乌风国。”

    段天岱盯着许易说道。

    许易点点头,“在下正是来自乌风国,未料段兄听过许某的薄名。”

    铁大刚冷哼道,“这么巧,原来二位是老乡,我倒想听听你段兄要说一段什么故事,能将这位灵根一层的许兄,镀上一层金身。”

    段天岱道,“其实,许兄的经历,在乌风国流传颇广,我也只当是传说,没想到今日见了真人。铁兄不必愤怒,段某不是诳言之人,说句诸位可能都不信的话,这金丹学府的开办,便和许兄大有相关。”

    “牛皮吹破了天去!”

    铁大刚大笑。

    蒋飞和孟晚舟皆皱了眉,显然认为段天岱吹得太离谱了。

    金丹会在他们的国度,几乎是突兀冒出来的,一问世便席卷天下,势力之大,超乎想象,怎么会和一位灵根一层的修士扯上关系。

    段天岱微笑道,“诸君不必多疑,且听我慢慢道来。其实我对许兄的了解,也是自他成为广龙堂堂主之后,弄出的惊天动静。后来,我才仔细了解了一下许兄这个人,许兄不介意我透你的底吧。”

    许易摊了摊手,“介意有用么?”

    段天岱哈哈一笑,“的确没用,咱们被憋在这么小的一间屋子里,若不说些有趣的闲话,肯定会憋疯的。所以,许兄您的传奇经历,我是忍不住不讲的,早讲晚讲,反正都要讲,索性现在就讲个明白。”

    “据我所知,许兄是四五年前加入玄清宗的,而且当时许兄还未进入灵根期,是一名试弟子……”

    段天岱才起了个头,便被铁大刚打断,“开什么玩笑,适才许易自己说他是玄清宗长老,五年时间,从一个试弟子升任了长老,你们二位不会是没对好词吧。”

    段天岱道,“这就是许兄的神奇之处,他不过用了两年时间,便在一次大比中,由试弟子直进内门弟子。尔后,又接手了玄清宗手下的一个商铺,唤作广龙堂。后面的就是重点了……”

    段天岱详细地将许易在广龙堂如何一番翻云覆雨,如何成功攫取到了巨额财富,渲染得淋漓尽致,好似亲眼目睹一般。

    许易毫不奇怪段天岱为何知道的这么详细,他听荒祖说过,他弄的那一出,已经成了经典案例,不知多少商会都在潜心研究,即便不能骗人,至少不能再被人骗不是。

    “原来金丹会是这样从幕后走到台前的,我说这个金丹会怎么就突然蹦出来了,看来,许兄先前在说瞎话啊,你入学院的名额原来是这般来的。”

    蒋飞拍案呼道。

    显然,他信了段天岱的话。

    因为段天岱说的内容,根本不可能是临时编纂的,而且这里的五个人,都是随机分配的,不可能存在提前安排。

    所以,段天岱和许易凑在一起,纯属巧合。

    而且,以段天岱的身份,根本也不会为许易去绞尽脑汁,编这么高难度的谎话。

    铁大刚冷哼一声道,“即便如此,又怎么了,能说明什么?和这个舍长有何关系,即便你将许易吹成一朵花,他还能许诺什么条件?”

    铁大刚显然也信了段天岱之言,他的高傲不能容忍他在确信无疑的事上,胡搅蛮缠。

    不等段天岱说话,便听孟晚舟道,“铁兄,你何必太执着,我也选许易。”

    铁大刚勃然变色,孟晚舟挥手道,“我不是和你斗气,而是从大局出发,一个舍长的名位是小事,带领整个小团体,渡过危险,采撷幽兰草,积累绩点,才是关键。许易能以微末身份,博得如今的地位,本身就证明了其超强的能力。换作是我,我也绝不能复制他的成就。”

    “广龙堂的崛起,万分精彩,我相信段兄便是临时编纂,也编不了如此严丝合缝。由此事足见许兄机变之才,率领一个小团体,可不光是战斗力强悍,主要还是看智慧和机变,此二者在关键时刻,足能拯救性命。”

    孟晚舟的分析,令蒋飞和段天岱连连点头,显然铁大刚大势已去。

    “看来煮熟的鸭子,注定是要飞了,铁某再是不甘,又能徒呼奈何,可叹铁某一身本领,却输给了一段故事。”

    铁大刚叹声说道,虽然不甘,却讲规矩。

    许易道,“铁兄如此执着,我取这个舍长,倒是夺人所爱了。这样吧,我和铁兄赌一局,铁兄若胜了,这个舍长的位子,在下心甘情愿让给铁兄。”

    “赌什么?”

    铁大刚粗中有细,不直接问“此话当真”,而问“赌什么”,干净利落地将比斗落实。

    许易道,“战斗伤和气,炼丹没材料,不如你我便赌一把气力,掰腕如何?”

    铁大刚陡然雄起,蹭地立起身来,头颅撞在木板上,险些将许易顶得飞起。

    “若是比输了,铁某便认你这个舍长,再不多放半个屁。”

    他是灵根二层,已打通了一百零八道隐窍,肉身强横,力量霸道,更兼他苦修族中的锻体秘术巨岩术,力大雄浑。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