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五十七章 宣副教长

一百五十七章 宣副教长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易也瞪大了眼睛,他的心情很复杂,他既想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来历,修为,又怕那个女的出现在高台上。

    很显然,能出现在高台上的,都是学院的顶级大人物。

    可越是怕什么,越是来什么。

    仅仅在第一副院长离开后,又过了第二副院长,教长后,那女人便登台了。

    她改了那日的装束,一袭白袍,既美又仙,惹火的身姿,直击人本能的欲望。

    台下一片欢腾,声势竟然盖过了先前的院长大人。

    “要死了,要死了,我敢打赌,你们都不可能见过如此仙美的人物,天下美女多了,可这位若是肯和我做一夜道侣,我便是死了也甘。”

    蒋飞一手扯住许易的衣衫,一手扯住段天岱的脖子,一副被欲望击中,随时要昏迷的模样。

    全然没注意到,许易眼中的惊骇,不是看到了美人儿,而是看到了妖魔。

    蒋飞的话虽然出格,可场中乱声一片,溢美之词,亵渎之语乱飞,也不差他一个。

    故而,未激起任何风浪。

    “学员们静一静,静一静,我还没介绍呢。”

    薛涛高声喝道,各大督导立时起身游弋,场间的喧腾立止。

    薛涛冲台上面若冰霜的女郎,投去讨好似的微笑,朗声道,“这位是我们南院的宣副教长,宣副教长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不仅修行有成,于数道,丹道,皆是通才,乃是罕见的天才。我们南院能有幸请到宣副教长前来教导诸位,实在是诸位莫大的气运……”

    许易恨不能跳起来,将薛涛的嘴巴掰开,吐出些有用的。

    他眼睛不瞎,姓薛的给这疯女人的溢美之词,简直比院长都多。

    许易本就冰寒的心,简直要冻住了。

    他想知道这宣副教长,叫什么,来自哪里,什么修为。

    偏偏薛涛全漏了。

    到后来,似乎薛涛意识到宣副教长冰霜般的脸上,越发清冷了,终于结束了介绍。

    ………………

    “我感觉到现在,我才找到来这南院的意义,哈哈,今天的天气真是不错啊,都他马不热了……”

    蒋飞一路嘚吧不停。

    段天岱罕见地也不与他斗嘴,一对损友就着美而仙的宣副教长作话题,从见面会散场到回一三七舍的小院,一路上嘴巴根本没熄火过。

    各种的愉悦,舒畅。

    “老蒋,老段,还有老铁,老孟,你们几位谁备了黄历?”

    一直沉默不语的许易,忽地抛出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问题。

    四人怔怔许久,才由孟晚舟打破沉默,“这个真没有,我等修士,要这凡俗之物作甚?”

    铁大刚、段天岱,蒋飞皆点头。

    “兑换堂有没有,说不定上新了,我去看看。”

    说着,许易不待几人回答,一道烟去了。

    几人望着许易略显沧桑的背影,竟齐齐发出叹息。

    “我感觉舍长废了!”

    铁大刚又是沉沉一叹。

    许易自己都觉得要废了,倒霉催也没这般倒霉的。

    他见过的难题多了,可都有破解之法,眼前的这桩,却是格外棘手。

    以往,他打不过就逃,迂回战斗,总会有破解之法。

    即便是官场争斗,权力搏杀,他也不曾落在过下风。

    可眼下的问题实在麻烦,打不过,逃不走,对方还如此位高权重,看样子,那疯女人来头极大,管事的几位怕是谁也不愿惹她。

    如此一来,他连个申诉的地方的都没有。

    憋屈,真他娘的憋屈。

    许易绝未想到,更憋屈的事儿在后头。

    分完新舍,举办完开学大典后,便正式开课了。

    连课表都通过灰质徽章颁发了,第一课便是分析何叶果的三种药性。

    连心情压抑的许易,都稍稍振奋了精神,抛开烦心事,打算学了本事,便即闭关研究。

    他就不信自己终日躲在炼房中,还会出什么岔子。

    很快,许易发现自己竟也会如此天真的一面。

    这日才开课,负责教授的师长才登台,洪督导又推开门进来了,冲台上师长打个招呼,便朝已经色变的许易一指,“许易,你出来一趟。”

    许易心中咯噔一下,起身道,“启禀洪督导,学员马上就要上课了,什么事,不能下课以后说么?”

    洪督导立时变色,高声喝道,“老子让你立刻出来,你啰嗦什么!”

    众目睽睽,洪督导只觉自己的面子被许易剥开,踩进了地下。

    许易暗骂一句,只好站起身来,随他出去。

    院方规矩森严,督导的权力太大,他又没抓到姓洪的任何把柄。

    若是硬怼,保不齐姓洪的就得拿自己开刀。

    一个疯女人都折腾得他疲惫不堪,再多个洪督导,他干脆退学算了。

    许易阔步出了明厅,洪督导沉下的脸也松了,盯着他道,“你到底是怎么了,惹谁不好,惹教务的人?”

    许易才要解释,洪督导已转身走了,“自己放明白点,这里是学府,不是你的地头儿,别给我惹事儿,否则,我第一个拿你开刀。去教务七号厅。”

    许易没心思理会洪督导的废话,暗道,那疯女人莫非还要故技重施,这次不管了,哪怕使用龙象相,哪怕化出灵根,也要跟这疯婆子拼了,不喂他两颗源印珠,简直对不起阿鲤的一番辛苦。

    念头既定,许易心中一横,寻到教务七号厅,直接迈步跨了进去。

    才一推开门,他便呆住了,厅中四个督导,正对着如山的纸卷,埋头整理,各自脸上的气色都不好。

    “你就是那个特别精通整理案牍的学员?嘿,既然来了,那就赶紧开始吧,愣着做什么。”

    距离他最近的黑面中年头也不回地甩出一句。

    任凭许易心志坚毅如磐石,此刻也忍不住要爆炸了。

    “还愣着做什么,完不成任务,你就天天来,若是想走也行,自己收拾行囊,滚出学院。”

    又一道声音传来,显然是收到了谁的指示。

    “整理,这就整理。”

    许易的心绪陡然平静下来。

    他复杂的性格中,有一个极好的优点,那便是特别善于反躬自省。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