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九十五章 原委

一百九十五章 原委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苏小姐,按金丹会的规矩,你既是金丹会的会员,见到紫质徽章的高等会员,该怎么礼敬,莫非都忘了么?”

    一片惊呼声中,许易的毒液适时地向已经呆若木鸡的苏行春喷洒。

    苏行春双目喷火,死死盯着许易,恨不得活吞了这混账。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全因为这该死的家伙,让她苏行春简直要成了仙殿的笑柄。

    许易笑眯眯地盯着苏行春,“苏小姐,你若不讲礼数,我可要用如意珠影印下来了,到时传给金丹会,不知苏小姐的那枚青章还保不保得住。”

    “哇!”

    苏行春呕出一口血来,掉头就跑,眨眼没了踪影。

    宣冷艳忍不住掩嘴,心道,“也只有这坏种能治得了苏妖精,这么多年了,还不曾见这苏妖精落荒而逃过。”

    苏行春一去,宣冷艳要找个僻静地方歇歇的愿望,终于达成。

    拒绝了一堆的邀请,宣冷艳登上了岛上的小山峰,随他登峰的,自少不得许易。

    宣冷艳可是憋了一肚子的问题。

    清冷的月华下,宣冷艳双眸如水,怔怔盯着许易,许易只觉浑身不自在,打个哈哈,道“我知道你要问什么,那篇至文,正是我写的,主作者落了你的名字,很感动,对不对,其实你不用多想,你如果肯解除咱们的师徒关系,许某便心满意足,你也不算欠我人情。”

    忽的,宣冷艳噗嗤一笑,好似冰山下春风,万谷花开,看得许易一呆。

    便听宣冷艳道,“你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么,不过是你自己根基浅薄,怕承担不住如此高的令名,所以才推了我作挡箭牌,亏你敢想,也亏你有如此智慧,我实在想不明白,同样是人,为何你的脑子就这般了不得,能写出那样的定文。”

    许易面色一苦,“您还真不领情,这就没意思了。”

    他没想到宣冷艳的脑筋竟这么好使,将他的心思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与宣冷艳会合前,许易去了边陲小镇一趟,取回的两件宝物,其中之一,正是这紫质徽章。

    其实,早在半月前,许易便投递了定文。

    金丹会是个开放性的组织,极为注重保护研究者的隐私,只问文章,不问其他。

    投递文章的徽章印记,便是唯一的信符。

    许易的定文,是直接通过他的灰质徽章,影印了文字传递过去的。

    距离他拿到紫质徽章,整整一月有余。

    如此漫长的时间,让许易几乎都不再抱有希望了。

    按惯例,审核一篇定文,少则三五日,多则十余日。

    岂料,真等消息传来,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审核小组是通过他的徽章联系到他的,说那篇文章被从金册转到了丹书,未几,丹书审核小组便颁下了赏赐,一枚紫质徽章和一枚黑质徽章,除了徽章外,还有额外的奖励,要等到紫质徽章颁奖大会结束后发下。

    阅读过许多资料,许易已知紫质徽章的珍贵,每一枚发下,都极为慎重,金丹会都必须举办高层次的会议,并会有创会长老出席。

    当时,看到这所谓的颁奖大会,许易便庆幸自己多想一步。

    他将学艳冷轩列为主作者,便是考虑到了这一层。

    正如宣冷艳所言,他自己身份低微,陡得巨赏,怕是非福反祸,只有宣冷艳这般家世,才驾驭得住如此赏格。

    果然,不久之后,金丹会便兑现了承诺,将两枚徽章按许易的要求,下发到了指定地点。

    许易本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和宣冷艳做比买卖的,岂料苏行春登鼻上脸,不得已,拿出来打了苏行春的耳光。

    果不其然,宣冷艳不领情了,他心中实苦。

    “领情,我自然领情,许易,你可能不知道,作为宣家人,我的压力有多大,好了,有了你送的这枚紫质徽章,为师今后的日子就彻底解放了,放心,为师何曾亏待过你,对了,那篇定文到底是怎样的,你若不与我分说明白。届时的颁奖大会,你让为师如何出席,上去丢丑么?”

    宣冷艳双眸扑闪,玉颜带笑,瞬间化身萌妹子。

    许易一阵恶寒,他绝没想到,宣冷艳有求于己时,还会有一张这样的面孔。

    “拿去拿去,不解除师徒关系也行,今后少拿师啊徒的说事儿就行。”

    说着,许易递过去一枚如意珠,内里记载的正是具体的步骤解析,他早替宣冷艳准备好了。

    宣冷艳接过如意珠,笑脸顿时收敛,挥手便在许易头上敲了一记,“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这逆徒,仗着些狡术,难道要欺师灭祖么?”

    许易一摊手,苦了脸道,“反正你心里有数就行。”

    解除师徒关系,基本不可能的,毕竟程序是在金丹南院诸位大佬的见证下举办的,除非他许某人不想在金丹南院混了。

    反正经历了这些事儿,他自觉不欠宣冷艳的了,人也混得熟了,没那么拘束了。

    副教长大人身上的光环一淡,在许易看来,也就那样。

    所谓师徒魔咒,不过是他心中障碍,心中障碍一消,形式还真就不重要了。

    不见宣冷艳这会儿宜嗔宜笑,自己都不绷着师尊的形象了。

    人呐,还是距离产生阶级。

    这不,有这一遭共抗强敌的机遇,宣冷艳放下架子,健谈得很,“对了,那首致橡树,是谁写给你的,夏子陌?雪紫寒?还是余吟秋,晏姿?真的是好才情啊。”

    许易满头大汗,心中碎碎念着秋娃,恨不得立时拖过来,狠狠惩罚一顿,原以为小家伙是自己的耳报神,哪里知道早就被策反了,挣着两家的钱。

    “傻徒弟,跟为师说说,有什么打紧,还怕我不替你保密?”

    今天一晚上,风头全让许易占了,便连她的这片天空,也是许易撑起来的,让她温暖之余,又觉栽面,何况,这倒霉徒弟弄出了至文,居然不提前和自己知会,处处耍聪明,抖机灵,如今有机会,奚落他几句,哪里还会留情。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