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九十六章 九叔

一百九十六章 九叔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易正尴尬得不行,忽的,察觉到西面有人来了,哈哈一笑,“您自管乐吧,我先躲躲,您的陶哥哥来了。”

    说着,许易身形一晃,隐匿不见。

    “好胆!”

    宣冷艳一跺脚,娇声喝叱,正要追去,果见西面天际,有人影驰来。

    她心中一惊,暗道,“好哇,你这坏种到底暗自憋了多少本领。”

    “宣妹!”

    来人正是陶景圣,远远抱拳行礼,在宣冷艳身旁落定,新换了一袭宝蓝色的衫子,风姿绝世,似乎将天上的明月都比了下去。

    和宣冷艳立在一块,真是一对无双璧人。

    “陶兄不去陪苏妹妹,来寻我作甚?”

    宣冷艳抬手回了一礼,平静地问道。

    陶景圣深情地注视着宣冷艳,“宣妹,我知道你在怪我,怪我不该偏向苏行春。其实,为兄本是不愿意来的,奈何身负家族重任,不得不领命前来。我的为人,宣妹难道不知么?”

    宣冷艳道,“陶兄言重了,陶兄如何行止,不必与我解释,况且我也没怨恨陶兄什么。”

    生日宴上接二连三的冲突,已让陶景圣在宣冷艳心中的美好形象崩塌殆尽。

    她最无助时,陶景圣袖手旁观,要反击苏行春时,陶景圣出来,横插一杠子。

    若非许易,她今番非丢死人不可。

    她对陶景圣的好印象,几乎全是那一夜风雪,无数诗篇,堆砌起来的。

    宛若少年人的怦然心动,来匆匆,去无踪。

    何况,论文采风流,她那劣徒的一首致橡树,几乎破尽陶景圣的金身。

    现在再回想起陶景圣为自己写下的那些诗句,既空洞,又苍白。

    “活见鬼了,当时自己怎么就觉得那些苍白的文字,那样的情真意切?”

    宣冷艳暗生惭愧。

    陶景圣显然没有摸准宣冷艳的情绪变化,还以为是这位还在耍着小性,越发温柔了语态,说些个柔情缱绻的话。

    宣冷艳定定地盯着陶景圣,虽然她的怦然心动已经远去,但并不会就觉得陶景圣可恶。

    可此刻再看陶景圣,心里竟不可抑制地生出些许厌恶来,就好像面对那些总是刻意接近她的登徒子一般。

    宣冷艳正不知该如何令陶景圣离开,忽的,耳畔传来许易的传音,“要赶这人离开容易,我教你一计,你只需……”

    宣冷艳一边暗啐许易阴损,一边照行不误,便听她道,“陶兄,旁的事何必多言,适才苏行春来过,她与我说的话,陶兄难道非逼我当你面再说一遍?”

    陶景圣面上的惊容一闪而过,随即,满腹忧愁地望一眼天上的皎月,忧郁地道,“过往种种,我不想辩解,唯有天上明月,可知我心。”

    言罢,飘然远去。

    忽的,许易溜达了出来,笑道,“长见识了,这哥们儿都这会儿了,还在玩路子,不去作名伶,倒是可惜了。你当初应该也被他的路子装进去过吧。”

    “讨打!”

    宣冷艳挥手就朝他头上打来,却被许易避了开去。

    “就你一肚子坏水,你怎么知道我一提苏行春,他必然会走?”

    宣冷艳盯着许易问道。

    许易笑道,“这还用说么,姓陶的路子,无非是左右逢源,或许他应付苏行春真的是家族任务,但在应付苏行春的同时,让你吃醋,也是他乐见其成的。他这种玩弄女人心的套路,对付您这种小姑……”

    “哎呀”,许易惨呼一声,却是被宣冷艳挟带风雷的一掌,打得脑门儿生疼。

    “我看你是作死,再敢忤逆,为师诛了你!”

    宣冷艳满面通红,瞪着许易,怒声叱道。

    心中后悔不已,就不该失了师长风度,和这劣徒调笑。

    短短一日,这劣徒竟完全将师徒名分,抛飞了天,连“小姑娘”都端出来了,这是要上天啊。

    “接着说!”

    宣冷艳俏面含霜,不假辞色地道。

    许易没好气道,“还说什么呀,您也就冲我有能耐,遇到苏行春,陶景圣,便半点本事也没了。”

    宣冷艳心中好笑,面色越发冷峻,“你还说着了。当初我也和你说得明白,我收你为徒,不是看你丹道资质如何,纯粹就是看中你这一肚子坏水,拿你这肚子坏水,对付我的对头便好。怎么,你当我开玩笑不成。”

    许易哑口无言,这些话,这位当时还真的说过。

    宣冷艳道,“行了,你接着帮我分析陶景圣,研究这些坏人的花花肠子,你是最在行的。”

    许易苦了脸道,“适才不是说明白了吗,姓陶的想左右逢源,最怕的就是你和苏行春对面,你一说苏行春来见过你了,他自然自动脑补了苏行春可能和你说的话,自以为漏了陷,哪里还有脸在你面前待。陶景圣是漂亮的人渣不假,但到底还是要脸的那种渣滓。”

    宣冷艳怔怔盯着许易,忽道,“你整天就是这般琢磨人心的么,累不累?”

    许易道,“这是本能,没这两下子,我能混到你的面前?”

    宣冷艳道,“你还挺自得。对了,你能提前侦知陶景圣的到来,莫非你有感知异能?”

    许易点点头,对宣冷艳,已无隐瞒必要,否则他也不会漏出这么大的马脚。

    宣冷艳感叹道,“界子果然不是那么好当的。”

    许易道,“现在您总算知道,凭您的本领,做我的导师,有点那啥了吧,您若是惭愧,完全可以……”

    许易话没说完,宣冷艳又炸毛了,许易当先溜了开去,总算躲过一劫。

    宣冷艳掌中红光忽闪,“逆徒,最后警告你,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许欺师灭祖!”

    许易心头一寒,脸上堆笑道,“您这也太不讲理了,道理说不透,就动手,这也实在……”

    “严师出高徒!”

    宣冷艳寒声道,“若非我严加管教,你能有今日?才对你稍稍有些好脸色,你这逆徒便要蹬鼻子上脸。”

    许易正要答话,身形一晃消失不见。

    瞬息,宣冷艳身旁出现一人,却是高冠青年,面容俊朗不凡。

    “九叔,您怎么来了?”

    宣冷艳讶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