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零九章 巧遇

二百零九章 巧遇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还想动手的,可以站出来。”

    许易含笑说道,视线游走四方,无人敢与之对视。

    “误会,真的是误会,适才分明是那人少不更事,不知轻重,夷陵公子神威,无人敢冒犯的。”

    游海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赔笑道。

    当时,红脸胖子鼓噪之余,他是真的动心了,只差一点,命令就从嘴巴里喊了出来。

    也正是差了这一点,他才得以留下条性命啊。

    一念至此,他就恨不得洪世虎能复生,好让他亲自再杀这王八蛋一次。

    什么人不好得罪,去惹这天杀的煞星。

    “若无人动手,某就少陪了。”

    说罢,许易便要离开。

    便在这时,十余道身影撞了进来,一名白衣青年冷声道,“走,哪里走,真当我北晋王府的领地,是菜场货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么?”

    “参见少主。”

    游海急忙拜倒余地,声音极为激动,来的这位不是别人,正是北晋王府的少主薛匡,论修为或许还不及他,但身份高绝。

    薛匡身后立着的北晋王府,乃是真正的庞然大物,历劫当足有五位之多,威压当世。

    薛匡淡淡扫了游海一眼,冷哼道,“偌大一个千幻宗,被你弄成这样,阿猫阿狗也能欺上门来,你这个宗主我看是做到头了,换头猪来,恐怕都比你强!”

    游海被训得满脸冒油,不住叩头。

    薛匡指着许易道,“就是你闹事,好胆色,两条路,要么跪着认错,听我处分,要么我就在此间了账了你,你自己选吧?”

    许易微微一笑,“老段,你现在牛皮了啊,见了我,也当没这号人,成精了啊。”

    薛匡怔了怔,完全不知道许易在说什么,他身后的一名正与一位华服中年说着什么的金冠青年闻声,猛地抬头看了过来,哎呀一声怪叫,冲着许易飞奔而来,“老大,我他马可想死你了,老铁,老孟,尤其是他马老蒋,都快笑死老子了,你说咱们都在乌风国,我老段竟连老大你的面也见不着,这有多跌份。”

    金冠青年正是段天岱,自金丹学府放假后,段天岱真的是无数次邀约许易,奈何许易都在忙碌,始终没时间,弄得段天岱毫不气闷。

    哪里知道,竟在此间撞上许易。

    一通喷完,他才注意到场上的气氛不对,他生性跳脱,却是绝对的聪明人。

    很快觉出不对味儿来,哎呀一声怪叫,如疾风一般冲到薛匡面前,就是一耳光,将薛匡抽得飞了出去,“我草你大爷,薛老二,敢和我老大对着干,你真他马是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怒骂未绝,段天岱便又要冲上去,对还未回过味儿的薛匡下死手,却被游海死死拦住。

    薛匡醒过神来,也不干了,他堂堂北晋王府的少主,竟被人当众打了耳光,如此奇耻大辱,岂能善罢甘休。

    “我草,你他马长行市了,敢跟老子叫板,王保,给老子灭了他!”

    段天岱怒声喝道。

    一位锦衣老者身形一晃,杀入场间,立时和游海大战起来,锦衣老者手段凌厉,一上来便将游海死死压住。

    眼见着段天岱又要冲来,薛匡一晃身,折回了他先前的队伍。

    此刻,他心中真是又怒又惧,段天岱如此折辱,他当然火冒三丈,可平心而论,他真有些畏惧段天岱。

    本来,此次他来千幻宗,不过是适逢其会,领着一帮同圈子的公子,四处游玩,转到了此处。

    千幻宗是他的地头,风景一向不错,最重要是出美女,他本想在此招待一番,其中段天岱便是两位主客之一。

    论身份,他是北晋王府少主。

    而段天岱可是西秦王府的世子,论实力,西秦王府是乌风国最顶尖的那一拨,分明盖过了北晋王府。

    何况,两家向为姻亲,关系极为紧密。

    今日之事,他被段天岱揍得再惨,也是世子表哥打庶出表弟,他这个哑巴亏是吃定了。

    更何况,看这个架势,姓段的还要不依不饶。

    薛匡当真胆寒得紧,又觉得委屈,为了他马一个外人,你这样弄老子。

    其实,薛匡委屈,段天岱还觉得自己委屈大发了。

    本来这次放假,在段天岱看来,是拉近他和老大关系的大好良机。

    虽然,一三七舍的几个货,向来都感情好得远超旁的舍。

    可感情再好,五根指头还能分出长短了。

    不管别人分不分,反正段天岱和蒋飞这对欢喜冤家,是卯上了。

    他不能输给蒋飞,哪儿哪儿都不能,若是有了舍长的偏心眼,以后蒋飞就翻不起风浪了。

    何况,许易如今在金丹南院的行情,简直直上云霄,如此一根粗大腿,若不抱紧了,岂不是脑子坏掉了。

    故而,这边才放假,段天岱便下了指令,要人制定了接待计划。

    他打算好好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虽然他在金丹南院混成了甲乙丙丁,但在乌风国,他照样能笼罩一方。

    千算万算,没想到许易没接上不说,这里还出了天大岔头,该死的薛匡竟敢和自己老大叫号,还他马大言不惭开两条路,想想,他都要气炸了肺。

    此事若叫蒋飞知晓,他真不敢再回金丹南院了,弄不好便成了超级笑柄,能被笑上一整年。

    “段兄,段兄,算了,算了,不管怎么说,你们也是血脉至亲,何苦这般,何苦这般。”

    薛匡都被迫钻了过来,一众贵公子们也不好不顾体面,横在段天岱和薛匡中间,劝说着段天岱。

    “都他马别劝,老子今天非给他三刀六洞不可,敢惹老子的老大,真是活腻了。”

    段天岱怒气不减地骂道。

    薛匡已没了脾气,红着眼睛,大喘着粗气,他看得明白,段天岱这疯狗不是虚张声势,真是奔着要自己命来的。

    他就想不明白了,游海这蠢货,怎么就能惹上段天岱这疯狗都要叫老大的人。

    “小段,此事我做个和事老,就此作罢,你们到底是至亲,我也受过北晋王的恩惠,我既然在这儿,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说话的正是华服中年,先前段天岱便是和此人交流,没来得及兼顾场中,故而没认出许易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