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一十九章 魂遁

二百一十九章 魂遁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不,我没有输,我没有输,胜负未定,既然没输,我为何要饮这忘川水,这局至多算平局。”

    汪明伦慌乱摆手,高声怒喝,身体剧烈颤抖。

    他如何不知自己是在强辩,他不能饮这忘川水,万万不能饮。

    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到,他一旦饮下忘川水,许易会问他什么。

    他和明道社的所谓勾结,只是外人的指认,但有个交流会的幌子在,有中央学院的招牌在,只要他不认,院方就无法将屎盆子扣到明道社的头上。

    既扣不到明道社的头上,自然也就无法扣到他的头上。

    可一旦他饮下忘川水,亲口承认了,他吃里扒外的帽子,他便被戴实了。

    私德有亏,一旦板上钉钉,恐怕中央学院无论如何不会要他了。

    而南院这边,为平息物议,也定然无他的好果子。

    如此一来,他算是鸡飞蛋打,不但中央学院没指望,南院的风光也必定不再。

    何况,还竖了许易这么个邪恶仇家,他怕是连南院也待不下去了。

    一想到有如此可怖的后果,汪明伦自是拼着不要面皮,也要胡搅蛮缠下去。

    “孙兄,你说这场到底是谁胜了?你是明德社的高人,虽是恶客,却也是客,我听你的。”

    许易依旧不理睬好汪明伦,笑着问孙习剑。

    汪明伦虽可恶,却不过是过河卒子,孙习剑这位派来南院的明道社的灵魂人物,才是此番许易要弄倒的终极目标。

    孙习剑大感为难,许易这招阴损极了,他本来还打算替汪明伦说情。

    许易这般一说,他反而难办了,许易说什么都听他的,孙习剑难道还能说直接放了汪明伦,抑或是赞同汪明伦所言,适才的比斗分不出胜负。

    这种话,岂符合他孙某人的身份?

    可若要汪明伦服下忘川水,却更不符合他和明道社的利益。

    真真是两难局面。

    孙习剑正想着如何拖延,忽的,汪明伦脸上青气狂闪,浑身筋络根根暴凸。

    “不好,汪明伦急火攻心,要走火入魔。”

    喝声未落,汪明伦头顶冒出一道白光,蹭地一下,白光遁走不见。

    汪明伦的肉身,盘膝坐在了台上。

    “灵魂离体,他竟灵魂离体了。”

    台下的喧腾声,震得天际的圆月几乎都要掉落下来。

    许易也着实惊着了,他真没想到危急关头,汪明伦竟有如此豪勇。

    灵魂离体,即便修炼到灵根期,也是一个极为危险的举动。

    虽然,修炼到了灵根期,灵魂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离开肉躯,肉躯也能保鲜活如初,但灵肉分离,终归是要大伤元气的。

    更不提一旦遇到危险,灵魂的战斗力,是远不及灵肉合一的修士的。

    此刻,汪明伦用了这一招,虽然危险,代价巨大,许易仔细替他一想,也忍不住要拍案叫绝。

    首先,众目睽睽,汪明伦的肉身必定能得保安全。

    其次,他用这种方式,成功躲过了眼前的危机。

    最后,一旦此时混过去了,事后再想聚集这么大的场面,几乎是不可能了。

    那时,汪明伦有的是办法,来兑现所谓的承诺,恐怕到时想要再饮忘川水,孙习剑已走,也没机会了。

    他只须不要脸地表演一番,这件事便彻底圆了过去。

    相通此节,许易也不得不在心里大大地写一个“服”字,他当真是小看了天下的无耻之徒。

    “没想到汪兄竟如此脸嫩,不过区区玩笑事,汪兄竟险些走火入魔,被逼到灵魂离体的地步。当真是至诚君子,受不得屈。”

    孙习剑抚掌赞叹,努力为汪明伦的脱逃行为,编造着低劣的动机。

    许易冷笑道,“老汪这个死不要脸地败类走了,这场交流会却还得继续,明道社的诸位,你们是一起上了,还是车轮战,许某都一并接下。”

    轰!

    今日令人震惊之事,发生的已太多了,但在许易这番话面前,先前的惊讶,根本就不算什么。

    孙习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或者说这家伙是疯了。

    要知道,今番的题库,那是从丹材三千问中选出来的。

    而丹材三千问,乃是每年一月,金册开刊时,选出来的上千道题,给天下丹士指明研究的方向。

    可以说,每一道题目都极为艰深。

    如今虽是年中,很多题已经有了答案,或是有所突破,但即便是孙习剑自己也不敢说能答出其中的一成来。

    许易竟敢如此大言不惭,单挑整个明道社,他完全无法理解眼前的疯子到底是什么脑回路。

    许易道,“当然了,也不能无休止的拖下去,若是许某答不出,便饮一碗忘川水,若是诸位答不出,便请孙兄饮一杯无忧水,看谁先撑不住,谁先倒下去,便算谁输如何?”

    孙习剑已不打算多想了,再多想一息时间,便是对他自己,对整个明道社的巨大侮辱,“此事我应下了,但只有一句话,题目得由我方来盲选。”

    他来时,上面传下过话,许易似有诡异本领。

    先前许易和汪明伦的比斗,许易选的题目,一击让汪明伦万劫不复。

    此事,他极为想不通,哪里就那么巧。

    前番的交流会,题库中的题目,常常出现双方皆不会的,不停轮换,直到有一方会,一方不会,这才分出胜负。

    有了前车之鉴,孙习剑岂能不长个心眼。

    听许易说什么直到一方坚持不下来,完全是障眼法,他根本不信有谁喝了忘川水,还能坚持住的。

    至于许易的那个什么无忧水,虽未听过,但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必定也不是善茬儿。

    所以,说穿了,他和许易的比斗,就是一局定输赢。

    唯一的区别,许易是一个人,他们明道社可以集思广益。

    即便如此,选题之权也极为关键。

    “好,就应了孙兄。”

    许易应得干脆利落。

    其实,孙习剑猜得不错,第一轮上,汪明伦的确被许易阴了。

    许易虽丹道研究已登堂入室,但丹道浩繁,岂能短短时间内,一人明尽诸理。htt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网址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