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二十章 倒水

二百二十章 倒水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许易能恰好选中自己精研的题型,不过是超卓感知的妙用。

    题卡隐在箱体中,虽层层叠叠,许易却能清晰地感知到每一张题卡上,写了什么题目。

    若由他抽题,汪明伦岂有不败之理。

    孙习剑虽不明究竟,却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在猜不透汪明伦如何一局败北的缘由之前,岂会给许易二度施法的机会。

    孙习剑原本以为许易定不会同意,岂料,他话才出口,许易立时应承了。

    顿时,台下嘘声和鼓舞声并起。

    嘘声,自然是冲孙习剑,堂堂明道社,竟如此无耻,以多欺少不说,还堂而皇之地占便宜,毫无风度。

    鼓舞声冲谁,自不待言,一举摧垮汪明伦的许易,此刻在诸位南院学子眼中,就是盖世英雄。

    “水灵质与芝草的药性结合分析。”

    孙习剑亮出一题,许易果断摇头,“此题许某不会,列位请!”

    许易干脆利落得几乎要让孙习剑一头栽倒在地,台下众人也宛若被冰封了。

    明道社众人先是一惊,继而狂喜,聚合一众,努力研讨。

    解题也是有时限的,不过半柱香。

    而这题不过短短二十余息,明道社的众人便选择了放弃。

    孙习剑暗叫可惜,努力镇定心神,再度抽出一题。

    “许某还是不会,列位继续。”

    许易风轻云淡地说着,抬头望着天际的圆月,晚风轻抚着他的衣袂,明月之下,青衫落拓,写意得好似他不是来赌斗的,而是来赏玩月色的旅客。

    台下众人终于乱了,嘈嘈一片,皆为许易忧心不已。

    明道社众人也摸不着门道了,孙习剑传音道,“不管他做什么法,咱们做好自己。”

    众人领命,干脆不理会许易,拼命汇聚思路,然而,这第二题还是无人可解。

    一直到第四题列出,许易干净利落地弃权后,明道社的一名高个学员大声疾呼,一跃而起,高声呼喊道,“此题我会,我会解!”

    他侃侃而谈,说罢解题思路,随即,取出丹炉和焰心石,当众实证了起来。

    参加交流会已有七日,明道社众学员从来都是冷峻沉稳,何曾如这般为答出一题,而如此失态。

    半盏茶后,高个学员完成了实证。

    明道社众学员一片沸腾,便连孙习剑也兴奋得满脸通红。

    大事就此底定,大敌就此覆灭。

    孙习剑端出一碗水,宝瓶吐出一缕雾气,没入水中,顿时,一碗忘川水便送到了许易跟前,含笑道,“许兄,请吧。”

    许易接过,对着水碗发呆半晌,在孙习剑第三声催促后,他一咬牙将一碗忘川水一饮而尽。

    “哈哈哈……”

    孙习剑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猖狂,放声大笑。

    台下一片死寂,无数道饱含了各种情绪的目光,死死黏在许易脸上,无数南院学员皆心脏抽紧,盼望着奇迹出现,许易能挺过这一劫。

    “老铁,老大,他……”

    便是最为信服许易之能的段天岱,此刻也慌了神。

    “放心,老大就是老大,他可不傻,他要是没办法,那碗水一定会到孙习剑肚里。他这人我算是看透了,扮猪吃虎都习惯了,当然了,真干不过时,人家就耍混蛋,当时课堂上,老大怎么对付的副教长大人,这么快就忘了么?岂会被明道社的那般读书读傻的书生难住?瞧好吧。”

    蒋飞老神在在地说道,脸上殊无半点担忧。

    他话音方落,台上的许易眼神忽然朦胧,身形有些不稳,惊得蒋飞蹭地站了起来,“这,这不会真翻了船吧。”

    孙习剑大喜,传音许易道,“说,你和宣萱到底是什么关系,她是不是你的情人,你怎么就能知道苏行春小姐的所作的诗词,乃是旁人告知的,用的到底是什么秘法,说!”

    许易摇晃着身子,努力维持着身体不倒下,一字一句道,“忘川水味道不错,可否再来一碗。”

    话音方落,许易视线陡然恢复清明,孙习剑惊得眼珠子暴凸,失声道,“这,这不可能,心神蛊,无人能破!””

    轰!

    台下的呐喊声,尖叫声,宛若天地崩裂,几乎要将层云冲开,久久方歇。

    许易道,“原来所谓忘川水,就是心神蛊,想不到,真想不到,堂堂中央学院的高材生,竟会使用如此阴毒蛊术。”

    台下更是一片哗然,大骂明道社无耻。

    蛊术阴毒,不为正道所容。

    心神蛊,更有敛摄心神的奇效,一旦中招,简直心神为施术者所役,中招之人将毫无秘密可言。

    相比之下,拿住灵魂,搜罗记忆,就落了下乘。

    搜罗记忆,得到的只是记忆片段,时间越近,记忆片段越清晰,越远则越模糊,甚至毫无印记。

    而心神蛊则不然,中招之人,记忆如常,思维如常,就是不可抑制地向施术之人,敞开心扉。

    兼之无色无味,十分阴毒。

    世间多传心神蛊大名,见之者寥寥无几,更无人想到堂堂中央学院的高材生,会如此无耻,以心神蛊假作忘川水,来坑害他人。

    “不,不是心神蛊,我明道社岂会用心神蛊,再说,我若真用了心神蛊,许易怎会安然无恙!”

    孙习剑急中生智,来了手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许易丝毫不以为意,挥手道,“看来是我误会孙兄了,无妨,咱们接着比过,不过我以为这样一题一题的比,太麻烦了,不如直接一点。”

    说着,许易扫出一道灵气,将盛放题卡的箱子翻倒。

    顿时,大量的题卡,尽数倒出,在空中整齐的横列成阵。

    许易指着排列整齐的题卡道,“明道社的诸位,你们挨个儿看,能找出多少能答对的题,告诉我,我便饮多少碗忘川水,为了节约时间,我不需要诸位实证。不对,这样还是耽误时间,孙兄,不如这样,你说个数,你觉得就这么多题,你觉得我该喝多少碗忘川水,我便喝多少碗,就是撑死了,也绝不打折扣……”

    台下简直要乐疯了,台上的孙习剑及明道社的一干人,呆若木鸡,死死盯着许易,如看怪物。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