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二十九章 我要走了

二百二十九章 我要走了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宣冷艳又赶紧将他抢了过来,不住给他拍打背脊,“行了,行了,不怀疑你了,消停些。”

    反正她是不信的,关键是这孽徒的演技太好了,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连她自己也闹不明白了。

    许易喘了一会儿,气色越来越好,不多时,便已站起身来,伸个懒腰,冲宣冷艳抱拳道,“多谢师尊搭救之恩,适才若非师尊灵药相济,小徒险些挺不过来了。”

    是真是假,实情如何,他心里最清楚,好容易将先前的尴尬遮掩了,他可不愿再再起波澜,借着这个机会,他赶紧将高帽子一顶顶地给师尊大人带上,免得这位又傲娇个没完。

    宣冷艳冷冷哼了一声,正待训斥许易几句,几道黑影连续飞回。

    接着,天上如下饺子一般,扑簌簌,连续人影跌落,总计有十余人,或生或死,即便是活着的,也只剩了奄奄一息。

    宣冷艳瞪圆了眼睛,怎么也想不到这帮巨兽如此神速,更想不到这些堂堂灵根三层强者,在巨兽手下竟没多少挣扎的余地。

    吼!吼!

    呜!呜!

    七头巨兽几乎同时对着许易啼叫,意思很明显:老板,该发工资了。

    许易摆手道,“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我这边处理完再说,再啰嗦,开革出队伍。”

    在灵液催化下,这帮巨兽成长得极快,尤其是智慧方面,早已能和许易有效沟通了。

    七头巨兽不满地咆哮一声,还是不敢造次。

    “穿绿衣服的,对,你就是你,就你喘息声最大,我来问你,到底是谁让你来的,苏行春还是陶景圣?”

    宣冷艳冷声喝道。

    她这一路,可是被追杀得惨了,对方明显对他行踪掌握得极为清楚,布局周全,不在仙殿世界围捕,而在这蛮荒境围杀。

    若不是她身携异宝,早就饮恨当场了,哪里还能冲出重围,突击到这里,碰见撞上许易。

    绿衣修士浑身不停颤抖,胸膛完全破开了,一说话,血水便往外冒,“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们是龙老,不,龙老贼请来的,该死的龙老贼,可坑死我们了……”

    许易一挥手,“都抓走吧,看得恶心,你们自己料理了。”

    “不,不要!”

    还喘着气的几名修士皆惊恐地大声喊叫起来,他们当真是吓坏了。

    巨兽的可怖,简直超乎想象,难以匹敌,又毫无人性。

    七只巨兽早就急得不行,巴不得眼前的这堆麻烦赶紧消失,许老板好兑现好处。

    哪里会管几名倒霉鬼要是不要,顿时,怪风迭起,活着的,死了的修士,俱备七只巨兽摄走,场中只余下满地狼藉。

    “孽障,这是干什么,为师还没问清楚呢!”

    宣冷艳画眉冷聚。

    许易道,“有什么好问的,不外乎是那两个人,不管是谁干的,这笔账两人头上都记一笔,准没错,是不是这个道理?”

    宣冷艳无言以对,便在这时,七大只讨薪民工又来了,各自神色不善,大有包工头胆敢再废话,就要拿家伙事儿开干的架势。

    许易难得老脸一红,尴尬一笑,“诸位,缓一缓,现在灵液真没有了,等上十天半月,一旦我这边凑齐……哎……”

    他话音未落,脾气最爆的怒鲅兽先就怒了,喷出一口白霜,方圆十余里,瞬间化作一片银装素裹。

    “好哇,敢动手,既然你们先翻脸,就别怪我也翻脸!”

    不要脸的许包工大手一搓,星火重燃,漫天火星瞬间逼得七头巨兽,嗷嗷乱飞。

    肉搏,这几位合力,还能和许易战上一战。

    无限制攻击,几头荒兽如何抵挡得住许易的九星流火术。

    眼下的场面,分明就是包工头早有预谋发了威,讨薪荒兽,有好果子吃才怪。

    “日升日落三十次后,再来这里找老子,都滚。”

    许易连呼带喝,终于将几头荒兽驱赶走了。

    非是他要耍无赖,实则是凝聚玄宫期间,他不仅自己要服用,还得给几个荒兽发薪水,弄到最后,他已经耗光了全部的灵液,连源珠能吞了。

    而灵液的形成是需要时间的,即便在此间,灵液形成的速度远比北境圣庭世界要快,眼下已诞生了几滴,但为保无虞,许包工也得留点流动资金,所以,只好拖拖几位荒兽的薪水了。

    噗嗤,宣冷艳笑出声来,这一笑似乎漫天都生出了烟霞,她指着许易笑道,“你定是又耍无赖了,连这些荒兽的便宜,你也要占,为师看你真是无可救药了。”

    许易双手一摊,“我也是没办法,您倒是作壁上观,什么也不用管,小人自然只有我去做了。”

    宣冷艳嘴角勾起惊心动魄的弧线,“师有事,弟子服其劳,合情合理,谁能说出什么来?”

    许易哑口无言。

    现如今,他一听宣冷艳的师徒之论,他就头大,万事都能将此论调抬出来,他纵有再好的牙口,也只能徒呼奈何。

    寒风送晚,雪山顶上已是极寒天气。

    许易架起了篝火,就地取材,煮了个火锅,师徒二人连吃带喝,整得热火朝天。

    酒足饭饱,雪面生霞的宣冷艳忽然道,“我得走了。”

    许易饮尽最后一葫芦酒,“猜到了,师尊大人近来可是发表了不少定文,俨然金丹会的一颗新星,南院的小池塘留不住师尊大人,也在情理之中。”

    砰!

    宣冷艳赏了许易一个爆栗,“什么话到你这孽徒口中,都要变味,怎么觉得为师,占你便宜了?喏,还你!”

    说着,宣冷艳抛过一枚储物环。

    她的确新发表了很多定文,那些定文基本都是基于许易用她名义发布的那篇上了丹书的至文的后续研究。

    因为许易将那篇至文的内容,讲的极为透彻,宣冷艳只要沉下心来研究,后续的发现,自然足有支撑她一篇又一篇的定文。

    而正是有了这些定文,才让宣冷艳的紫质徽章的得来,以及那篇至文真实作者的身份,得以坐实。

    外界的非议,也因此一扫而空。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