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三十三章 邀请

二百三十三章 邀请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孟晚舟才张口,却听蒋飞道,“那么大动静儿,谁不知道啊,我还看过传的影像,果然有青龙,凤凰交缠,神女炫舞,真个一派仙家气象,不愧是上古著名仙人,也不愧是有史以来,最著名的一座即将开启的仙府。”

    铁大刚一拍大腿,“我想起来了,老大正是界子,要进仙府,非界子不可,这等仙家福地,可不是老天赐给老大的机缘。”

    “气死了,羡慕死了,凭什么好事都是老大的,啊啊,真郁闷!”

    段天岱捶胸顿足抱怨道。

    “我看未必是好事,老大千万三思!”

    孟晚舟沉声道。

    段天岱昂起头,“老孟,你又听说什么了,别阴啊阳的,仔细说说。”

    孟晚舟道,“不瞒几位,这次广成仙府之行,我家也是做了准备的,还特意培养了两名核心子弟作界子,悉心培养,几十年经营,准备不可谓不充分。然则,前几日,我收到家族来信,这次广成仙府之行,作废了。”

    “这是何故?”

    许易蹙眉道。

    孟晚舟道,“还不是因为这次的广成仙府,弄出的动静实在太大,神迹齐现,不止真格中洲大陆被震动,其他几个大陆都惊动了,可谓群魔乱舞,各种顶尖大势力,都决议要入内分一杯羹。近日来,我中洲大陆之仙殿,可谓是整个中洲最热闹的所在,各大势力走马灯一般你来我往,可以想见,内里有多少平衡,又有多少角力。”

    “可是不管怎么平衡,怎么角力,仙殿不可能一家独吞了。这就好比什么,对,就好比是世俗的科举,原来一个书生要参加的是县试,和一个县的书生比就行了,现在一家伙成了会试,全国的顶尖书生凑一块比了,可以想见去的都是什么水平?所以,我以为没有历劫的修为,进去了也只能是炮灰。”

    孟晚舟说完,铁大刚几人齐齐盯着许易,意思很明显,“老大,您还去么?”

    “去,怎么不去,多谢老孟的消息,改日,兄弟们再聚,我做东,中央城最大的酒楼,任兄弟们敞开了喝。”

    许易长身而起,抱拳道,“咱们兄弟,江湖再见!”

    言罢,许易闪身去了。

    离开南院,并非冲动之举,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在获得了黑质徽章后,通过南院来攫取金丹会的资源,已经是多此一举了。

    一枚黑质徽章的权限,远比金丹学府的一名学员的权限要大得太多。

    况且南院并不易聚集资源,所以许易决定抽身离开。

    这日上午,许易回到了广龙堂,才与晏姿、荒祖小聚半日,唐山海行色匆匆地赶来了,与他同来的,还有一位斗篷人。

    许易猜到必是当时和他谈条件的广隆行大当家,灰发老者,记得是姓邓。

    许易将斗篷人引入密室,斗篷人掀开沉重的帷帽,果然是灰发老者。

    灰发老者劈头盖脸道,“不知许兄入广成仙府之行,可曾生变。”

    许易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何必生变。”

    灰发老者盯着许易,忽然畅快大笑,“好好,短短一年不到,你竟又进阶了,天之骄子,天之骄子啊!哈哈……老夫无忧矣。”

    灰发老者乃是历劫大能,许易修为的精进,根本瞒不住他。

    “前辈似乎颇有心事,此间只你我二人,何妨一吐为快。”

    许易察觉出灰发老者的怪异,也猜到些因果。

    灰发老者道,“实不相瞒,老夫此来,还真怕你突然打了退堂鼓,今番的广成仙府之行,变数极大,我广隆行结下的界子,几乎都不再有价值。”

    许易早就猜到自己不会是唯一人选,笑道,“可是因为其他几个大陆的顶尖势力,同赴仙殿之事?”

    灰发老者道,“正是如此,原本即便你不改主意,老夫也不敢对你报多大希望,如今你竟又进阶灵根三层,绝对是天才中的奇才,如此天赋,上天岂不眷顾,我心已定。”

    说着,递出一枚储物环,“上回,你让老夫收购的那几种丹材,老夫竭尽全力,也不过凑足了七种,只是分量少了一些。”

    许易接过,催开禁制,念头侵入,大喜过望,内里的七种丹材,正有那两种最稀有的,如此,各方获得的丹材一汇总,基本材料已无忧矣。

    剩下的,就是要寻觅四神血了。

    “不对,这,这不是黑曜炉么?前辈这是……”

    许易竟惊奇地在其中发现了黑曜炉。

    前番谈条件,双方可谓锱铢必较,还互相盟誓,彼此皆竭力约束对方。

    这鼎黑曜炉,按事前约定,也是在许易成功取宝交割后,灰发老者再行交付的。

    哪知道,灰发老者此时就送来了。

    灰发老者道,“道友之能,我已知晓,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先行兑现宝物,也算为道友一壮行色,祝道友马到成功。”

    不是灰发老者突然转了性情,而是他原来多方撒网,重点捞鱼的策略,在此大变下,全面失效了。

    如今,就剩了许易这一条鱼,他不小心维护,怕是这最后的大鱼,也要漏网了。

    至于风险,相比养许多条鱼,养许易这条鱼,不管怎么算,风险也比从前要小。

    如今,灰发老者已不怕什么风险,最怕连冒险的机会都没了。

    送走了灰发老者,许易陪了晏姿两日,解答了晏姿关于修行方面的许多疑惑,连带着荒祖也跟着沾了些光。

    这日晚间,许易的如意珠有了动静,却是宣冷艳传来了消息,要他立即到中央城见驾,口气既急又厉,丝毫不给许易辩驳的机会,便中断了通话。

    没奈何,许易只好再度启程。

    …………

    “人家当然都知道,人家和胡子叔曾经在一个地方困了二十年,闲得无聊,当然什么话都说,什么话都问,胡子叔的四个红颜知己的故事,人家当然都知道。”

    一张暖玉雕琢的奢华大床周围,摆满了各种精美可口的零嘴儿,秋娃懒洋洋地坐在中央,一边说着话,一边摸摸这个,一边又瞧瞧那个,一双乌漆漆的大眼睛小星星扑闪。htt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网址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