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三十五章 验心

二百三十五章 验心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秋娃道,“四个不一样的姐姐,自然有太多不一样的地方。夏姐姐我没怎么见过,印像不深,但她的故事最为曲折,也最为惨烈,就像一朵燃烧的怒梅。”

    “雪姐姐,我跟她生活得最久,她性情单薄,意志坚定,容貌生得,生得,嘻嘻,我说了萱姐姐,你可别不高兴,是我见过美得最不像人的姐姐。”

    宣冷艳下意识地昂了昂下巴,陡起争胜之念,她号称宣氏之花,是仙殿有名的美人,论美貌,她从没输过人。

    她虽有争胜之念,自然不会在言语间流露出来,秋娃心中好笑,接道,“雪姐姐气质清冷,宛若空谷幽兰,她对胡子叔的心思,自以为藏得极好,但却瞒不过我的。”

    “还有晏姐姐,最最温柔可亲,一路行来,流转三界,也只有她始终陪在胡子叔身边,像一株窗外静竹,从不刻意惹人的眼目,但只要推窗,她总能悄悄地给胡子叔送来凉风,雨露,霓虹。”

    “最后便是吟秋姐姐了,吟秋姐姐命途多舛,胡子叔亏欠她极多,胡子叔虽刻意和她结为兄妹,怕是吟秋姐姐内心如将冬冷菊,凄凉哀冷,唯她自知。”

    秋娃话落,宣冷艳怔怔许久,轻声道,“梅兰竹菊,还挺雅致,你那胡子叔当真就这么招风,你这小疯子就这么有宿慧,说吧,是转的谁的话。”

    秋娃一扬眉,忽的,小眉毛又塌了下来,“就知道瞒不过冰雪聪明的萱姐姐,嘻嘻,不过,胡子叔说,鸡蛋好吃,难道非要认识下蛋的鸡么?只有俗人才在无关紧要的事儿上,穷根究底。”

    “你!”

    宣冷艳气乐了,“死孩子,也是命苦,看看跟什么人学什么样儿,好端端的一孩子,全毁了。”

    骂许易,是宣冷艳的日常,何况宣冷艳也是她认可的自己人,所以,秋娃毫不介怀,只笑嘻嘻地晃脑袋。

    “嘿,你这死孩子,还拿上了,得得,我不问了,不问了,成了吧,赶紧说。”

    宣冷艳和这爷俩较劲儿,从来就没赢过。

    秋娃嬉道,“说什么?人家都说完了。”

    宣冷艳气得直翻白眼,“你这死孩子,拿起来没完,诺,最后一点玩意儿了。”

    说着,宣冷艳递出一枚金色的小人儿,小人儿栩栩如生,轻轻摇晃,小人儿竟手舞足蹈,还发出一阵轻吟,像晨风掠过风铃,悠扬地让人忍不住心与神俱得安灵。

    “哈哈,就知道您打着埋伏。”

    秋娃冲宣冷艳甜甜一笑,却将那金色小人儿抛了回去,“刚才说了,收了蜜豆就说完的,这宝贝虽好,人家下次再找你赖,胡子叔说了,这叫盗亦有道。”

    宣冷艳惊讶地盯着秋娃,眼神迷惑极了。

    秋娃心道,“胡子叔还说了,千万不要让人太了解你,太了解你的时候,就一定要做出些出人意表的事儿,重新让对方迷惑,哈哈……”

    小心思得意极了,口上却道,“怎么一到该表扬胡子叔的时候,萱姐姐就不说话了,你这师傅当得可真偏心眼儿。”

    宣冷艳倍觉无力,小小年纪就被熏陶成了这模样,将来可怎么了得。

    沉吟片刻,宣冷艳决定转换套路,“好吧,你胡子叔把你培养成这样,你将来肯定受不了欺负?言归正传,那位高人除了分析了这个,又是怎么论断你胡子叔心理的。”

    秋娃道,“萱姐姐果然聪明,什么都瞒不过你,那高人说了,我胡子叔其实是个特别拧巴的人,尤其是感情方面,自己内心的教条特别多。若是有人问他,四个姐姐,他最爱谁,若非回答不可的话,胡子叔一定会说,最爱的是夏姐姐,并且一定会加上一句,他把雪姐姐当朋友,把晏姐姐当妹妹,把余姐姐当恩人。”

    宣冷艳瞪圆了眼睛。

    秋娃道,“要说胡子叔爱夏姐姐,更多的一种由怜生爱,由愧生爱,由震撼而生爱。这种爱,并非男欢女爱的爱,当然,也是一种诚挚的爱。而这种爱的迷惑性极大,大到我胡子叔自己都辨不清自己对夏姐姐是哪种爱,或者说,他也不允许自己去多思忖这里面的东西,因为一旦多想一分,便是对夏姐姐的亵渎。”

    宣冷艳催促道,“你接着说,我听着呢。”

    秋娃道,“其实,四个姐姐中,最大的问题,还是先入为主的问题。这就是胡子叔心里的教条了,哪怕他自己根本分不清对夏姐姐是哪一种爱,但胡子叔骨子里还是书生情怀,抱残守缺得厉害。有了夏姐姐在前,且夏姐姐又是那样一种令他心痛的结局。”

    “哪怕他潜意识再是喜欢其他三个姐姐,也只能防贼一样,紧紧关闭自己的心门,也只能将她们当作朋友,妹妹,恩人。如果几个姐姐任意打乱一下顺序,夏姐姐也定然会成为朋友、妹妹、恩人中的一种。”

    “这可不是凭空猜测,而是有作证的,最大的佐证便是余姐姐。胡子叔虽然和余姐姐结为了兄妹,其实余姐姐的处境最不好,一个恩人,还不如雪姐姐的朋友,晏姐姐的妹妹。”

    “为何会如此?那是因为余姐姐和胡子叔的经历,和夏姐姐实在太像了,比起雪姐姐和晏姐姐,胡子叔至少还能和她们正常相处,可面对余姐姐,胡子叔几乎是只有逃避。这里面的原因,难道不值得深思么?”

    秋娃举手投足间,老气横秋极了,似在模仿谁人。

    宣冷艳却没觉得有丝毫的好笑,定定宛若神游天外。

    秋娃也不催她,笑眯眯地盯着她。

    不知过去多久,宣冷艳醒过神来,幽幽道,“按你这么说,你那胡子叔这辈子估计都要孤苦无依了。”

    秋娃扬眉道,“姐姐这话可刺耳朵,有我陪着胡子叔,他快活还来不及,怎么会孤苦无依?”

    心中却道,“若要我胡子叔孤苦,人家何必和姐姐你说这许多。”

    便听她嘻嘻一笑道,“其实啊,我胡子叔这种人,要对付他的办法只有一种?”

    “什么办法?”

    宣冷艳脱口问道,“咿,你头上的这珠花怎么变成银色了?”

    ?

    ?

    ?

    ?

    ?

    ?

    ?

    ?

    ?

    ?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