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四十九章 怨海

二百四十九章 怨海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不好,是空间禁制,赶紧降落。”

    白集子急声道。

    秦空赶忙降下乌兰船,乌兰船才在黑水上降落,那片黑云便即消失。

    乌兰船降落的一瞬,好像落在了空洞里,急速下沉,秦空赶忙催动禁制,乌兰船才又上浮,几乎是贴着水面漂浮。

    白集子拔一根头发,丢进水中,那根头发在空中还打着旋转,飘飘而落。

    可才一和那黑水接触,便猛地消失不见,像是被一道涡旋吸了进去一般。

    “怨海,果然是怨海。”

    白集子喃喃道。

    许易心中一动,在郑中执给的典籍中,也曾出现过怨海这个名词,但无过多的描述。

    白集子拔毫毛一试验便知是怨海,果然有些门道。

    “大家小心,传闻怨海接着六道轮回,说不得便有什么鬼物藏在其中。”

    白集子道罢,众皆应允。

    秦空催动禁制,一道光罩将乌兰船包裹着,暖色光亮,让人心莫名地多了一些安稳。

    众人皆警惕地盯着黑沉沉的海面,却是波澜不兴,乌兰船静静地前行着,静谧中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枯寂中,时间溜得格外慢,秦空起了个话头,让大家各自介绍。

    众人介绍完毕,焦点忽的转到许易身上来。

    本来嘛,场间就他一个灵根,其余皆是历劫,他想不受关注也难。

    白集子道,“夷陵公子的名头,我也听说过一些,算是新起的年轻一辈里的翘楚,在下很好奇,夷陵公子何以有自信,来闯这广成仙府。当然了,这是在下的好奇,夷陵公子不答也无妨。”

    许易道,“逼不得已,拼死一搏而已,何谈自信。我觉得诸位与其关注许某是如何有胆量做着包天之想的,不如先问问秦道友,到底以什么标准,在引领着航向。”

    不待秦空相答,一声道,“小辈修为不怎么样,操的心还挺大,秦阁主是老海客,观风辨位的本事还没有么,真是无知之问。”

    说话的是个白袍青年,唤作童新武,气宇轩昂,有着风劫的修为。

    许易道,“若是秦兄是以观风辨位的本事在领航,我恐怕要转航向了。”

    刷的一下,秦空变了脸色,盯着许易道,“你此话何意?”

    许易道,“难道几位不曾发现这里的天空,太阳与太阴同时并存么?”

    众人皆抬头望去,果见极东极西方向,两道显目的光晕正在破云而出。

    秦空愣住了,“这,这如何是好!”

    观风辨位的根基却是正常的时间、空间。

    太阴与太阳并存,便已证明此处的时空不对,间接证明了老一套的本领用不上了。

    “白兄,如何是好,这如何是好,谁也不知这怨海茫茫几何?可这乌兰船的能量却是有限,至多能运行三日三夜,如之奈何,如之奈何?”

    秦空有些惊慌地问道。

    他为此次广成仙府之行,做了大量的准备,不惜把自己也弄了个界子的身份。

    下的成本越大,自然便越是讨厌变量。

    白集子昂首而立,捻须道,“解铃还须系铃人,秦兄是问错人了。”

    秦空眼睛一转,在许易身上定住,笑道,“夷陵公子必有教我。”

    许易道,“秦阁主客气了,不知哪位有活物,灵智越低越好。”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许易打得什么主意,忽的,白集子掌中多出一只拇指大的黄色小鸟,“此物可用否?”

    “可用可用。”

    许易笑道,“难怪白道友声通四海,连这宝贝都时刻准备在身。”

    这黄色的小鸟,唤作空空鸟,飞行能力惊人,双目犹如如意珠,能自动影印画面,却是搜集信息的神鸟。

    许易接过空空鸟,示意秦空放开护罩,双手一送,那空空鸟扑腾上天,在天空乱飞一阵,忽的,向南飞去。

    许易道,“秦阁主,向南必能最快靠近陆地。”

    众人面面相觑,先前讥讽许易的童新武冷哼一声道,“真是无知无了,置众人生死于儿戏。”

    秦空冷眼斜睨着许易,显然对许易如此草草了事,极为不满。

    许易道,“诸位以为许某是儿戏,却是小看了动物的本能,敢请白道兄再放一只空空鸟。”

    白集子微微颔首,再度放出一只空空鸟,那鸟儿在空中盘旋一阵,竟果真又朝南遁去。

    两次结果,如出一辙。

    秦空面上惊疑一扫而空,笑道,“虽是小术,却见天才,夷陵公子果然名不虚传。”

    许易笑道,“秦阁主谬赞,在下不过是经历的凶险多了一些,会些雕虫小技而已。”

    这一招非是许易独创,而是跟蒋飞这望气宗师学的。

    据蒋飞所言,望气术里,有许多借助动物本能的妙用。

    “秦阁主的确是谬赞了,此所谓愚者千虑,偶有一得而已。”

    童新武冷声道。

    许易眉头一皱,暗道,这小子哪里跳出来的,怎的专与自己为难。

    正想不通,忽的,天际飚来,两道轰鸣。

    白集子长叹一声,“我的空空鸟!”

    显然是空间禁制发作,两道雷电直接轰在了空空鸟身上。

    说来,也非是白集子忘了禁制的存在,在他想来,空空鸟不过是没通灵智的蠢物,却没想到,还是引发了禁制。

    众人无不凛然,千丈外动静,无须感觉,就在眼前,那手臂粗的电光,谁能受得了一击?

    众人皆连声宽慰白集子,秦阁主更是当场表态,待此间事了,奉送白集子十对空空鸟。

    白集子笑着支应了场面,一段插曲便算过去了。

    秦空转动方向,乌兰船向南行进,不多时,便途经雷电轰击之处,平静的海面,忽然陡起觳纹。

    秦空皱了眉头,忽地高声道,“莫不是水下有东西。”

    刷的一下,所有人的心都抽紧了。

    纵然场间俱是强者,可身在波涛上,又无法腾空,一旦倾覆,这无尽波涛下,可是杀机四伏。

    “阁主!”

    武修甲高声道。

    此人乃是跟随秦空的四人之一,其余三名分别唤作,武修乙、武修丙,武修丁。

    秦空点点头,武修甲、武修乙、武修丙、武修丁四人同时动手,几人星空戒中,竟然各倒出十余个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