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五十四章 自求多福

二百五十四章 自求多福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唯一的相同之处,便是所有的骨骼,都无比的巨大

    其中,有一个人族的骨骼是完全呈站立姿势的,四肢、躯干、头颅皆完好无损,唯一的致命伤在胸口,一柄黑亮的巨矛透胸而入,卡在了胸膛间的骨缝中

    这具傲然而立的尸骨,竟有近十丈之高,似乎抬手间,能捉星拿月,虽过去了不知多少岁月,透出的豪迈不屈之意,依旧那样的动人心魄

    众人怔怔矗立在这片古战场前足有半盏茶的工夫,武修丙率先动了,如一道疾风冲向了古战场,他的目标正是那柄黑亮的巨矛

    他这一动,宛若在平静的水缸投下一块巨石,立时缸碎水溅

    所有人都朝古战场冲去,唯独许易和白集子未动

    白集子传音道,“许兄不心动?”

    许易传音道,“我见白兄未动,所以不动,跟着白兄走,总是不错”

    白集子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便在这时,武修甲已经冲入了古战场,才一冲入,便见古战场外围冒出一道金光,正中武修甲,将他狠狠弹了开来

    随后冲入的一众修士,也接连被弹了回来

    白集子长叹一声道,“历万年而骨骼不朽,可以想象这些人物生前都是何等的存在,诸君,似这等古战场多因亡魂临死前的意志,凝聚成了强大护阵,想要破之,谈何容易不过,既然上古战场已经显露,白某以为咱们要寻的宝地,已经不远了”

    ?“白兄何出此言?”

    秦空盯着白集子道,眉宇间闪过一丝阴霾

    许易和白集子的存在,让他感到不快,这不快全源自于不可控

    这两人事事都能想在别人的前面,凡事就怕个对比,一有对比,就显得自己特别愚蠢

    “莫非这两人是真界子?”

    秦空心中泛起了嘀咕

    白集子指着西边的海面,“秦兄仔细瞧”

    众人皆凝目瞧去,却见波光粼粼的黑水上闪跃着若隐若现的文字,仔细读一遍,竟是一篇祭文,似专为此古战场所立

    有祭文,必有做祭文之人

    看这祭文的遣词造句,虽古意盎然,但已通了文字,便通了文明,修行文明

    众人才绕过古战场不远,张机便先冲了出去,冲到一处崖壁脚下,便见他迎着崖壁,向上空疾驰而去,众人顺着张机行进的轨迹,很快便觉出了端倪

    那崖壁中央竟开了一扇石门,石门外虽已生了苍苔,但两个铜制的门环,却锈迹斑斑,在天光下闪着紫芒

    “啊呀!”

    不知谁发一声喊,众人皆朝那处奔去,白集子动了,许易也不例外

    秦空扫了武修甲一眼,后者竟腾空而起

    从海面到了陆地,空间禁制是否还在,谁心中也没个底

    武修甲这一动,震惊了所有人,几个闪跃,武修甲抢在张机之前,碰到了那扇石门

    大手挥出,石门轰然破空,武修甲当先跃入

    天上依旧晴空万里,哪里有半点雷云的影子

    这下,所有人都腾空而起,朝那间石室抢去

    抢入石室来,粗粗扫了一眼,所有的目光皆朝武修甲汇聚

    纵横近十丈的石室,没有任何隔断,生活的气息极重,不仅垒了灶台,四壁还钉着些挂钩,有的挂了草帽,有的挂着蓑衣,因为年代久远,因为众人的突入,造成的室内的气流波动,草帽和蓑衣在飞速的腐朽,瞬间变成一团轻烟,扑簌落了下来

    “秦兄,我需要一个解释!”

    张机面沉如水地说道

    秦空诧异地看了张机一眼,“不知张兄要什么解释?”

    张机冷哼一声,“秦兄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此洞府本来张某最先发现,为何却是武兄捷足先登”

    秦空哈哈一笑,“张兄这话有趣,为何武兄先登,难道张兄没瞧见过程么武修甲甘冒奇险,赌了一把空间禁制,如此大智大勇,能先登很奇怪么?”

    张机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场间众人皆是心明眼亮,都知道张机和秦空到底在争什么

    这事儿原也说不明白,夺宝的事儿,哪里来的温良恭俭让

    从来都是,胜者为王,达者为赢

    张机自己慢人一步,怪得谁来

    当然,这个档口,站在张机一边作想的不在少数,谁让秦空这边人多势众,谁都难免代入张机的人设,想着若是自己被秦空玩上这么一手,又该如何?

    “秦兄,蔡某告辞了,希望他日还有合作的机会”

    一名唤作蔡雄奇的中年修士忽然冲秦空抱拳说道

    他话音落定,接二连三有人向秦空告辞

    显然,适才的争宝事件点燃了某根导火索

    秦空才要说话,便听蔡雄奇冲许易抱拳道,“许兄,蔡某愿和许兄组成一路,唯许兄马首是瞻”

    许兄微惊,又听蔡雄奇接道,“许兄胸怀坦荡,在营救曾兄之事上,已见一斑,蔡某极为佩服,和许兄这等人合作,蔡某放心、安心”

    说着,蔡雄奇冲许易拜倒下去,许易才伸手去扶,身后陡然冒出一团银光

    下一瞬,许易便被一张光网网住,出手之人竟是始终没什么存在感的乌衣青年象水

    惊变突发,所有人都惊呆了

    本来拥挤的人群,陡然散开,人人皆露出防备之色

    象水收了收掌中的光网,许易被锁成一团,象水含笑道,“诸君勿忧,我们兄弟此来,只为夷陵公子”

    “我们兄弟”四字一出,所有人都朝蔡雄奇看去,显然,适才没有蔡雄奇的配合,象水绝不能如此轻易地得手

    蔡雄奇耸耸肩,“我们亦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已,与诸君无关当然,诸君中有谁若是硬要掺和,我们兄弟接下便是”

    霎时,所有人又向曾清风看来

    曾清风额头冒汗,喉头发干,棱着眼珠子道,“曾某和许易不过萍水相逢,他救我之情,曾某已用两枚珍贵丹丸谢过,蔡兄、象兄,和许兄有什么私仇,与曾某无关,告辞”

    言罢,曾清风如逃一般,奔出洞府外,心中暗暗道,“许易啊许易,你怪不得我,谁让你惹的尽是强手,蔡、象皆是风劫强者,我纵出手,又能奈何?你自求多福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